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游泳池的水乾淨嗎?

游泳池的水乾淨嗎?

0

游泳池的水乾淨嗎?

2019國際泳總世錦賽,孫楊衛冕200米自由式金牌,這是他在游泳世錦賽中獲得的第十一枚個人金牌,孫楊個人金牌數僅次於菲爾普斯。但在頒獎儀式中,又上演了類似霍頓的一幕,獲得銅牌的英國選手斯科特拒絕和孫楊合影。在退場離開的時候,孫楊回應斯科特:「You are loser,I’m winner」。

原本孫楊計劃召開新聞發佈會,不過最終他取消了這一計劃。BBC在賽後報導中記錄了斯科特的採訪,斯科特回應拒絕與孫楊合影,他認為孫楊沒有尊重游泳這項運動,那他也沒理由尊重孫楊,還表示所有游泳參與者都會支持霍頓,希望這種事能發生在更多賽事上。

國際泳總對斯科特和孫楊發出警告信,分析23日在男子200米自由式頒獎儀式期間發生的情況,並決定向英國運動員鄧肯·斯科特和中國運動員孫楊發出警告信。兩位運動員在頒獎儀式期間都有舉止不當的行為,違反了國際泳總章程規則C 12.1.3。

回顧此前霍頓拒絕與冠軍孫楊合影,但霍頓隊友主動和孫楊握手並表示他自己的決定。7月23日,光州游泳世錦賽800米自由式賽後,被淘汰的霍頓接受媒體混采。霍頓將抗議泳聯警告,並說這樣做是為了“保護”游泳這項運動和澳大利亞游泳隊。

 

孫楊的兩大爭議

爭議一——2014秘密禁賽

造成孫楊現時災難性困局的重要原因,中國泳協和反興奮劑機構2014年對孫楊「秘密禁賽」事件。孫楊在5月17日被檢測出禁藥問題,但直到當年11月當局才公佈消息,而世界反興奮劑組織要求在20天內公佈結果。

 

爭議二——2018暴力抗檢

事情發生在2018年9月,當時負責賽外飛行藥檢的工作人員抵達孫楊位於浙江的家中執行藥檢程式,被要求在外面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孫楊11點之後才回到家中,並質疑藥檢人員身份,雙方發生衝突。衝突升級後,孫楊的母親楊明明指使一名保安人員拿錘子來銷毀血樣。此外,當檢查人員拒交第二瓶血樣並填寫報告時,孫楊搶奪報告並將其撕碎。衝突持續到次日淩晨三點,最終孫楊母親帶走了包括藥檢瓶子和報告在內的所有資料。今年1月3日進行的國際泳總聽證會上,國際泳總反興奮劑委員會在報告中坦言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接受了孫楊方面的說法,承認孫楊沒有違規。3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就孫楊暴力抗檢一事正式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聽證會的日期被安排在九月。

 

為什麼孫楊總被別人質疑「服藥」?

為什麼孫楊總是被針對,除了上述的兩大爭議事件以外,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只是一個「背鍋者」,在為中國游泳過去的一段歷史「還債」。

1986年,中國游泳隊請來了東德教練克勞斯。外界普遍懷疑,就是從那時候,中國游泳隊開始和「興奮劑」沾邊。因為東德人的慣用手法,是通過藥物增強女性肌肉生長,變得更男性化。

1992年巴賽隆納奧運會被稱為中國游泳「五朵金花」的莊泳、楊文意、林莉、錢紅和王曉紅,在女子100米蝶泳、50米自由式、200米混合泳、100米蝶泳和其它幾個項目中,一共拿到了4枚金牌和5枚銀牌,而4年前的漢城奧運會,同樣是這批人,只獲得了3銀1銅。從這屆奧運會開始,外國游泳選手開始私下裏提出質疑。

1994年的羅馬游泳世界錦標賽的所有16個女子項目中,中國游泳隊除了800米自由式沒有拿到獎牌,其餘15個項目全都進入前三名,其中12個項目拿到金牌,還有5銀1銅,並創造了5項世界紀錄!十幾個國家的教練,聯名上書國際泳總,抗議中國選手是靠藥物來奪取勝利的。

1994年的廣島亞運會,中國游泳隊一共獲得23塊游泳金牌,而昔日的亞洲泳壇霸主日本,只得到了7塊。就在比賽期間,日本泳協忽然向國際泳總上訴,要求對中國隊進行「飛行藥檢」。同時,日本泳協提供了中國游泳隊隊員服藥的證據錄影帶。據說,在那次亞運會,中國運動員居住的房間內被事先安置了竊聽器和針孔攝像機,中國運動員在房間內注射吃藥以及隨意丟棄的針頭,都被認為是服用興奮劑的鐵證。最終,中國隊有7名選手被查出服用了違禁藥物「諾龍」,這種藥物能明顯促進肌肉的生長,新增肌肉的力量和耐力。

1998年,世界游泳錦標賽在澳大利亞的珀斯舉辦。中國女子游泳隊的隊員原媛與教練周哲文,在抵達機場後,被當場查出攜帶生長激素,直接被警方帶走。那一張照片在短時間內就傳遍了全世界。此外,中國游泳隊的隊員王薇,雖然比賽中名次非常靠後,但組委會依舊要求她參加興奮劑檢測,結果果然被查出服用禁藥。

1999年初,當時的中國游泳隊總教練周明的弟子熊國鳴和王煒,再次被查出服用禁藥。熊國鳴被終身禁賽,周明被終身禁教。

 

中國反興奮劑的決心

連續被查出使用禁藥,也讓中國下定決心反興奮劑,1999年,中國體育總局正式出臺反興奮劑規定,態度只有一個:「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跑一個」。

2000年悉尼奧運會之前,中國國家體育總局砸下了幾千萬,對所有耐力項目的運動員進行了血檢。當時女子200米混合泳世界紀錄保持者吳豔豔直接被禁賽四年,失去參加奧運會資格。那一年的悉尼奧運會,中國游泳別說金牌,連登上領獎臺的機會都沒有。但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管理者在醒悟,運動員也在醒悟,他們開始變得不願意參與到一池渾水中去。

中國游泳雖然在洗刷自己,但是欠的太多,其自證清白之路,艱難而坎坷。

 

澳大利亞游泳清白嗎?

當霍頓以及他的戰友甚至前輩不斷地質疑孫楊的時候,澳大利亞游泳池和其他國家的游泳選手就真的是乾淨和正義嗎?

2013年3月22日,澳大利亞游泳隊舉行了一場特別的新聞發佈會。他們宣佈,參加了倫敦奧運會游泳比賽男子4×100米的澳大利亞接力隊成員公開承認,奧運會前夕,他們集體服用了違禁藥物。倫敦奧運會上,美國的女子800米自由式冠軍,15歲的萊德茨被英國媒體一致攻擊服用禁藥,而英國一名38歲的醫生承認,曾給包括游泳在內的150名頂級選手開過禁藥。另一游泳大國荷蘭,他們的四枚奧運金牌得主德布魯因,在退役時還在辯解自己沒有服用過禁藥。

最近,澳大利亞悉尼晨報的記者安德魯-吳在一檔節目中表示,「托馬斯-弗雷澤-霍姆斯,他也是澳大利亞游泳隊成員之一,他曾經也因為禁藥問題被禁賽。他在12個月內3次確系禁藥測試,最終被禁賽12個月。」

游泳這個項目,不是誰比誰乾淨,只是雙標而已,畢竟指責一個陌生人,比指責自己的朋友要容易的多。

就在剛剛,7月27日,據澳媒《先驅太陽報》等多家媒體報導,澳大利亞游泳隊選手莎娜-傑克被查出使用興奮劑。就在韓國世錦賽開賽前幾天,傑克以「個人原因」為由,神秘地離開了世錦賽,當時澳大利亞游泳協會拒絕詳細說明她退出比賽的原因。

 

結語

孫楊到底服沒服藥,現時其實並沒有負面的答案,所以既然他有資格參加世錦賽,霍頓等人即便質疑,也應該通過官方通路表達自己的疑問,而不是拒絕登上領獎臺這樣的管道,這本身就是對於游泳項目的不尊重。

其次,孫楊之所以被質疑,跟中國游泳協會對其太愛護也有關係。運動員誤服禁藥經常出現,但是2014年的「秘密禁賽」如果做的公開一點,也許他就不會這般受到質疑。

再者,聽證會非要被安排在世錦賽之後的9月份才舉行,如果可以在世錦賽之前就舉行,可能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離9月份的聽證會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無論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吧。

在這個池子裏,大家都已經習慣相信——沒有人絕對乾淨。游泳和田徑,歷來是奧運會興奮劑的「重災區」。體育圈裏都知道有句話:「查得出的是興奮劑,查不出的就是高科技」。

全世界都是一樣的,哪有真正的清白,不如10年之後再回頭看看吧。

 

 

 

「」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