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植根澳洲反思

植根澳洲反思 3 – 香港人移民澳洲的路徑

週二, 莫里森總理在AFR的商業高峰會上發言時, 把焦點放在新冠大流行後, 如何推動澳洲經濟復甦。其中, 他提到澳洲面對自二次大戰後, 首次淨移民負數的特殊情況, 更提出會對現時移民政策作出修訂, 持開放態度。莫里森強調臨時工作簽證, 會讓澳洲更快及機動性地填補重要的勞工短缺,他認同有更多短期勞工, 會對澳洲經濟發展作出重要的貢獻。

Published

on

莫里森指出, 澳洲人要是不願意做的工作, 更多可以由外地短期勞工來承擔。工黨發言人, 也支持有更多的移民來振興經濟, 不過會關注高企的短期工作簽證者, 並且盼望有更多途徑, 為這些人仕提供成為永久居民的途徑。

        我相信這政策的改動, 將會改變澳洲新移民的面貌, 而香港人移民澳洲, 會受惠於這政策的改變。

不同途徑進入澳洲的華人

            160多年前, 華人以淘金者身份進入澳洲, 不過華人種植蔬果, 也佔了一定人數, 以農場工人身份留在澳洲華人也不少。在白澳時代, 能夠繼續進入澳洲的華人, 大都是以接替家族生意來到澳洲的華僑。

            70年代, 香港來的留學生定居, 英語較好, 多以從事專業工作身份留在澳洲, 他們人數不多, 卻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 以成為澳洲人為榮。80年代, 東南亞華人以難民身份來到澳洲, 言語不通, 在這裏創建事業, 他們的第二、三代都融入社會,不再強調華人身份。從馬來西亞來的華人, 以說英語為主, 多以留學途徑開始成為澳洲人, 他們大都能投入主流社會。90年代從香港來的專業移民, 多是職場上的成功者,在融入主流社會, 遇上不少困難, 他們往往要花上不少時間和氣力, 才能站穩。也有不願意在澳洲重新再來者, 不少回流香港, 尋求更好的機會。

            最近10 多年從中國來的移民, 以留學生及企業移民者佔多數。他們多是在中國改革開放中, 取得經濟優勢的人。留學生往往是政府或企業幹部的第二代, 而企業移民者大都是成功小企業主。這些人都會把家庭在中國的資產轉移到澳洲, 或是把企業發展擴展至澳洲, 為自己作一個保障。也因為如此, 華人移民在經濟上影響澳洲亦相當之大。不少人相信澳洲房地產持續向好, 與中國移民帶來資金, 有一定的關係。

            不過現時中澳關係日益緊張, 這些移民的動向, 及對澳洲經濟發展或中澳間貿易的影響, 也受到關注。

港人移民趨勢

            港人移民澳洲, 高峰期在1992年, 其後每年來澳洲定居的港人並不太多。也因如此, 廣東話自90年代後期在中國移民日益增多, 已漸失去在社區中的重要性。從香港來的留學生, 每年數千人, 其中留下成為移民的並不太多。因為這些學生或他們的父母, 會認為香港發展及生活比澳洲更好, 要離鄉別井留在澳洲, 並不是他們的主要選擇。

            不過, 過去數年來, 香港年輕人, 由於對社會的不滿日增, 一些曾經留學澳洲並在這裏生活過的人, 回流移民, 每年都有二、三千人, 總算說廣東話的人還是有增長。但這些新來的人, 多關注香港政治, 支持民主政制發展, 更同情香港的抗爭者。他們與對政治並不熱衷, 早期來澳洲並而已經老去的港人, 並不相同。早期來澳洲的港人, 其實並不明白現時香港的情況, 其中更有認為是新一代的年輕人, 與中國抗爭, 導致今天香港的社會倒退, 對年青人強烈不滿。不過, 把香港的情況, 認為責任是在無權受壓迫的抗爭者身上, 就像把強姦罪, 看成為是受害者衣著暴露而引起一樣的不合情理。

            不管老港僑如何看待香港現時情況,去年7月1日實施國安法後, 及在 1月6日香港政府拘捕參與立法會預選的候選人, 並於2月28日提早扣押並開始一連五天檢控及保釋審訊後, 相信港人及全世界已看清中國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方式, 已和24年前不再一樣。結果相信只有一個, 就是大批港人, 不管政治取向如何, 都會走向英、美、加、澳等地。

            去年7月9日, 澳洲總理莫里森提出給港人的特別支持, 讓留學生及短期技術人才可以長期留在澳洲, 相信會大大改變, 在澳洲的華人社區。

先定居 後移民的香港人

            往澳洲的移民途徑一直是先申請, 獲批準後才到達生活, 然後是安頓適應。要獲得批準, 總要有一點本事, 不然怎能得到澳洲的垂青? 年輕、高學歷、有技術、專業工作有成就、從商有成績、有管理大企業經驗、投資能賺大錢者等,都是澳洲挑選移民的原因。不然就是因為家人是澳洲人, 如通過婚姻關係, 或是子女移民了澳洲等原因。

            不過莫里森給予港人的優惠是, 留學生只要願意留下, 就不用跟別的留學生競爭。 多留5年, 適應了生活, 不用政府負擔照顧, 就可以成為澳洲永久居民。或是有技術者, 得到雇主認可提供工作, 只要5 年內能在這裏生活下去, 都可以留下。又或是把企業移到澳洲, 協助澳洲經濟發展者, 都會受到歡迎。

            其實這並不只是澳洲政府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表示。這些人來到澳洲, 我相信澳洲政府並不會盼望他們要在這裏繼續與中國抗爭。更多我相信是因為香港人一直是對澳洲社會有很大貢獻的移民族群, 並沒有成為澳洲社會的負擔。港人多努力工作, 極少倚靠社會福利, 對澳洲社會貢獻極大。澳洲要吸納移民, 收取更多香港來的移民, 有利無害。

            不過, 香港人要重新考量, 要來這裏的途徑。現在澳洲提供的, 是先定居後移民的安排。港人不管是讀書,或是從短期工作入手, 要先來這裏生活5年, 適應下來,就可定居, 而不是確保獲取移民資格, 才決定來澳洲。

            作為澳洲人, 我不認同澳洲要特別為香港人設立移民類別。全世界受政治壓迫的人何其多, 澳洲有政治難民一項, 每年數千名額, 受政治迫害的香港人, 已可以用這途徑申請, 沒有理由要排在這隊伍的前頭。不過, 既然澳洲政府支持港人爭取民主自由, 讓感到受到迫害的港人留下, 若他們真的願意成為澳洲人, 現時的政策還是可以接受的。

            先定居, 後移民讓澳洲及港人都可以有好處。面向中國收緊香港管治, 不願意失去自由或思想受操控者, 大可以從學生身份或短期勞工身份, 定居澳洲, 然後利用政府的保證, 在5年後留下。這樣, 留下的人將會是證實對澳洲社會有貢獻及幫助者, 因此不用與其它打算移民澳洲者競爭。

定居者的適應

            打算定居澳洲的港人, 要面對很多適應的問題。最基本的除了是語言、生活習慣、工作等情況外, 更要問自己, 要在澳洲成為怎樣的人。今天, 有流亡英國的許智峰表示已到了澳洲, 要在這裏展開爭取澳洲政府支持香港抗爭的工作。明顯地, 許智峰先生是一位旅客, 並不打算為澳洲貢獻甚麼? 要是許先生要定居澳洲, 或是成為澳洲公民, 就要宣誓效忠澳洲。要是港人定居澳洲, 卻仍以爭取香港政治訴求為最終目的, 我相信這樣的移民, 並不會受澳洲人歡迎。就如今天不少從中國移民來澳洲, 仍拒絕接受澳洲社會制度、價值觀、法律等, 要求澳洲跟隨中國的制度來生活, 引起澳洲社會的排斥一樣。

            把香港的抗爭帶來澳洲, 是個人的選擇, 並不是澳洲政府的義務, 亦不會為澳洲華人社區帶來好處。我相信澳洲是一個能給受壓迫者安慰、支持、恢復、重新開始的地方。打算定居澳洲的港人, 要在自己選擇定居的地方, 扮演一個當地社會能接受的角色, 才有機會適應下來。

            不然, 我們只會有更多的過客, 停留在仇恨和傷痛之中。定居的意義, 在於安定下來, 開展人生新的一頁。

周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