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新州議員被調查引發的思考

Published

on

/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警察和情报人员对该州工党议员肖凯·莫索曼在悉尼的住所进行了搜查

 

上週五,新南威爾士州工黨領袖麥凱(Jodi McKay)表示,警員和情報人員對該州工黨議員肖凱·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在悉尼的住所進行了搜查,對於其議會辦公室同樣也發出了搜查令。澳大利亞聯邦警員證實了這一消息,表示出於調查目的搜查了莫索曼的悉尼住所,而並非因其住所可能給周邊社區帶來威脅。目前,肖凱·莫索曼沒有受到任何犯罪指控。本週一,肖凱·莫索曼否認自己是間諜調查的嫌疑人,並表示自己正在配合調查。目前媒體爆出的資訊反映,此次調查與該議員和中國「走得過近」有關。如果這項調查引發指控,那麼這將是澳大利亞依據聯邦《反外國干預法》針對個人發起的首次法律訴訟。

 

扯不清的利益關係

新州工黨領袖麥凱對媒體表示,這次搜查讓她很驚訝,認為此次調查很令人擔憂,十分糟糕。畢竟,對於議員的期望是,其任何所作所為都應符合民眾的最大利益。同時,麥凱表示,「我希望議會中的每一位議員——這裡指的不僅是工黨這邊的議員,也包括自由黨、國家黨以及中立議員席位,都將這一點作為其行動的核心」。目前,涉該調查的議員肖凱·莫索曼已經被暫時撤銷黨員資格,期間將不再參與工黨議會會議。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

今年4月,肖凱·莫索曼辭去了新南威爾士州助理議長的職位。此前,他剛剛高聲誇獎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防疫舉措,稱習近平顯示出「堅定不移的領導能力」和決斷力。據《悉尼先驅晨報》有關消息來源,肖凱·莫索曼更是自從2009年進入議會以來已9次私下訪華。獲披露的記錄顯示,其機票和住宿費用常常得到中國政府官員或者機構的贊助。另據澳媒《澳大利亞人報》報導,肖凱·莫索曼是澳大利亞上海同鄉會的名譽主席,也是澳大利亞華人協會的創始成員和前高級副主席。

 

 

/肖凯·莫索曼参加澳中关系论坛

 

肖凱·莫索曼是位名副其實的「中國通」,出生在黎巴嫩南部,在12歲時與家人一起移居澳洲。中國官媒「中新網」曾在2018年5月對肖凱·莫索曼進行報導,其中提到肖凱·莫索曼強調「華人社區應當受到尊重」,並表示身為移民的莫索曼多年來一直致力於華人社區的工作。

澳洲是一個移民國家,在最近的一次人口普查中,資料顯示華裔人口增長迅速,全澳華裔人口更已突破121萬。這一不斷增長的人口促進了華語媒體的繁榮與發展。許多華文媒體在社區服務和華人社區與主流社會之間的聯繫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值得一提的一件事是,肖凱·莫索曼在2012年創立了澳洲多元文化傳媒獎,後更名為多元文化和原住民媒體獎。過去多年中,肖凱·莫索曼作為該獎項主席,已經表彰了許多傑出的媒體人物,這其中不乏很多華人和華文媒體。

華文媒體若融入澳洲主流社會本是喜事,越是多元化的社會,越需要傾聽不同的聲音。只是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智庫研究報告表明,統戰部已控制澳洲的中文傳媒,「以便針對海外華人宣傳」,目的就是進一步控制澳洲華人社區。畢竟,華文傳媒要想在主流社會爭取一席之地,必然離不開資金的扶持,而這一點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從來不是什麼難事。可是這樣一來,澳洲的華文媒體就很難再秉持客觀獨立,甚至會主動為中國政府說話。而組織多元文化傳媒獎的背後大佬肖凱·莫索曼,是單純得推動多元文化在澳洲的發展,還是背後有何利益牽連,特別是考慮到肖凱·莫索曼在政壇中的影響力,必然要好好地查一查。

 

外國干涉從來不是危言聳聽

2018年初出版的《無聲入侵:中國如何將澳大利亞變成傀儡國家》這本書引發極大爭議。書中稱,中國政府正在通過其當地代理人網路削弱澳大利亞的主權。該書作者、澳洲學者克裡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在書中明確指出,北京的影響範圍已經擴展到澳大利亞的政治、經濟、教育和宗教團體。如今,兩年過去了,當年的很多指稱沒有淡化,反而更加呼之欲出。如果說曾經秉持「韜光養晦」對外政策的中國對此類指稱還極力掩飾、強力否認,今天本著「主動出擊」原則的中國政府或許已不再將其他國家的指稱看在眼裡,而是更加沿著自己向外滲透的思路堅定地走下去。

/澳大利亚反外国干预法

 

一個在過去幾十年間努力融入國際秩序的政權體制,在具備了雄厚的經濟實力和一定的軍事實力後,開始出手反擊,期待創造以自身為主導的新的國際秩序。在這一刻之前,這一政權體制早已做了很多鋪墊工作。而此時啟動調查新州議員一事件,無疑是將以往遮遮掩掩並未明朗化的種種懷疑曝光于天日。

要知道,肖凱·莫索曼曾在2018年發表具爭議的演講,他為中國說話,稱國際社會需要一個「新國際秩序」,讓中國得以發揮最大潛力。而其更是在2009年初,就任命澳大利亞中華經貿文化交流促進會(華貿會)副主席張智森 (John Zhang),成為其辦公室職員,工作時間為每週一天,工作內容為「協助他處理多元文化事務」。而張智森在2013年,曾參加中共統一領導海外統戰工作的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組織的培訓班。該培訓在中國國家行政學院舉行,是培訓中共高級官員的同一機構。

一位在澳大利亞從事30年民主運動、化名「春申建康」的人士,早前多次向澳媒揭露中共滲透內幕,指稱張智森是中共在澳大利亞培養的一匹試圖安插入政壇的「黑馬」,是中共的一個長期戰略。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者馮崇義亦指出,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CPPRC)因為前負責人黃向墨涉及政治獻金等醜聞,其代理的中共影響力正在消退。但華貿會開始悄然上位,進行新一波的「統戰」。有中國問題專家認為,華貿會儼然成為中國共產黨在澳大利亞運作的最大組織。

/澳中关系堪忧

 

就新州議員被調查一事件,總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調查顯示,外國行為人的威脅「極為嚴重」且日益升級。對此採取行動是必要的,澳大利亞政府下定決心要確保沒有人干涉澳大利亞方面的活動,並不會放過任何試圖干涉澳洲政治體制的人。澳大利亞聯邦總檢查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表示,間諜行為和外國干預會威脅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他在一份聲明中指出,澳大利亞政府非常關注該領域的活動,徹底重新修正有關間諜活動以及外國干預、外國影響的法律(澳洲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就是明證。

澳大利亞國會於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並在2019年底成立反外國干涉工作組。該組織由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一名高級官員領導,成員包括聯邦警察局的調查員和一系列安全機構的工作人員。該工作組的成立是由於各界對多項國家安全事務的高度關注,這些事務包括針對中國間諜活動的指控、澳大利亞政黨受到的壓力和影響,以及各大學和聯邦機構多次受到的網路攻擊。

如果此次經調查,肖凱·莫索曼接受中國政府資助、遭到滲透的指稱被坐實,這無疑是對澳洲政府的一記重擊。近些年來,對澳洲政府的各種提醒不少,可是由於價值觀、文化與意識形態的不同,西方世界對中國政府的種種洗腦、滲透手段並不熟識,警惕程度亦不高,往往發現時已未為晚也。當然,這對澳洲政府也是一個極佳的警示,以調整下一步的對華政策,甚至調整對在澳有可能受到中共滲透的華人社團、媒體的政策方向。而《反外國干預法》極有可能適用於此,對相應的外國代理人進行懲治。

當然,現在下任何的結論都為時尚早,更何況我們更不能因此事矯枉過正。雖說中國統戰部所針對的目標是華人社會組織、華文媒體、學生社團、專業人士社團和商界菁英,但這並不代表身處這些社團的華裔必然會被統戰。很多自願投身社團組織、社區服務的留學生、新移民是抱著服務澳洲社會的心願,如果被無端冤枉與中國統一戰線相關,自是無理可講。問題的關鍵在於,當澳洲政府去雇傭具備多元文化背景的人員為員工時,必要的背景調查絕對不能缺位。以此調查中涉及的華人僑領張智森為例,其在中國接受的相關培訓、其在議員辦公室任職的動機,都需要審慎調查,否則這樣的聘用則有可能帶來潛在隱患。而更加關鍵的是,澳洲作為一個致力發展多元文化的國家,聘用各族裔背景的精英人士並非只是為了滿足多元文化政策而做的「表面文章」,而應是誠心邀請有學識有才幹的、和原國籍國無任何利益瓜葛的獨立人士,進而為澳洲社會獻計獻策。

 

脫鉤,是最好的選擇嗎?

最近數周,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愈加緊張。莫里森在上周曾表示,澳大利亞遭遇「國家級的」網路攻擊,他沒有點名是哪個國家,很多外界人士懷疑莫里森指的是中國。再之前,中國針對澳大利亞最大幾家牛肉屠宰企業頒佈進口禁令,對澳大利亞大麥舉起關稅大棒,並警告國民不要前往澳大利亞旅遊。中國方面的這些舉措被很多人解讀為北京對澳洲政府要求對新冠病毒起源和傳播進行獨立調查的報復。

近來,澳大利亞智庫公佈年度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澳大利亞人對中國的信心度跌至歷史新低,94%的澳大利亞人認為應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性。特別是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目前亦成白日化,作為美國的盟友,澳大利亞如果擺正與中國的關係,十分艱難,極端考驗政府的處理技巧。雖然目前美國的意圖非常明顯,正在逐步與中國全面脫鉤,可是缺乏第二產業、旅遊業、留學行業、礦產等嚴重依賴中國的澳大利亞,是否適合這條路呢?

《無聲入侵》一書指出,親中國政府的支持者已經「幾乎完全接管」中國人在澳大利亞的社區團體,入社會組織、學生團體、專業機構以及中文媒體。這些群體得到了中國大使館的支持,並且向澳大利亞政治家進行「微妙的北京宣傳」。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想見,這些滲透也不是一天之內完成,其從前期的籌謀策劃、到具體執行、再到期間的調查,都是經過時日的,且並非一朝一夕。因此,脫鉤也不會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而脫鉤後的直接影響陣痛,也需要澳洲政府審慎評估。

/中国渗透影响严重

 

不只是澳洲,中共在美國也是兢兢業業佈局幾十年,經營多方人脈關係,已將中共政府的大統戰戰略推向全球不同國家。曾經,彼此深知各自擁有不同的體制,但在可能的情況下還是盡可能與中國架起橋樑,在能夠互惠互利的方面進行來往,但是一場席捲全球的疫情讓人們看到了嚴重依賴中國後各自國家遺留的種種後患,如夢方醒。所以,此時是要明確劃出紅線的時刻了。

對肖凱·莫索曼啟動調查,無論是什麼結果,絕非是一個終點,而很有可能會是一個新的起點,為澳洲聯邦和州兩級政府提供一個契機,思考如何調整對華政策,以及如何真正讓新移民更加認同澳洲價值觀,而非只是享受澳洲的福利卻對澳洲居民身份毫無歸屬與認同感。這必然是一條難走的路,兩國之間的磕磕絆絆甚至涉及大是大非的寸步不讓都是會出現的。確定的是,澳中關係再也回不去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