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新冠狀病毒反思 - 周偉文

新冠世情反思20

Published

on

周偉文

因檢測而停刊

兩週前週二,由於有一點傷風,按照維州政府建議,我到了博士山醫院的檢測中心,進行了新毒冠病檢測。其後,我要進行自我隔離,等待檢測結果傳到手機,確認為陰性後,才可離家。我雖然可以在家辦公,不過由於雜誌排版工作,需要在與設計同事在辦公室進行,因此原定在週三送到印刷廠去的《同路人》222期,無法完成。所以讀者見到這文章時,我們已停刊一次。

這一次的檢測經驗, 確實是獨特的。從新冠疫情開始, 我一直在寫這反思專欄, 不過要進行檢測, 卻是意料之外。我覺得有傷風徵狀, 我問自己:「你真的肯定是傷風嗎?要是有極小的機會受新冠感染的話, 一家人就會是密切接觸者, 我願意忽視這極小極小的風險嗎?」十多個月以來的報導, 我知道新冠病毒的厲害, 叫人不能掉以輕心。但我要去檢測嗎?要是去了檢測, 就有義務留在家中, 因為若檢測為陽性而你又不留在家中, 照常工作, 就是妄顧家人、同事及社區的安全。若是陽性的話, 回去上班就會在工作場所不遵守維州法律, 更要負上刑責。不過, 在出版《同路人》這兩天不上班, 其他同事根本不可能靠我留在家中遙控操作, 完成排版等工作。這表示, 一去檢測, 雜誌就要停刊一次。

我從未想過結果會是這麼嚴重。 首先停刊就表示要向廣告商交代, 不過這時期廣告各戶不多, 工作量不大, 也沒有多少影響, 這是我稍為寬慰的。其次, 要不停刊就要向同事交代, 因為辦公室要遵守政府的新冠安全規則, 要是我不遵守而堅持上班、工作及出版, 若因此可能導致有同事受感染, 我能向我的同事交代嗎? 我相信我的一群同事, 都是熱心支持《同路人》的人, 他們不該要面對這風險, 所以我可以說是一定要選擇停刊一次了。第三, 我們要向社會交代。作為媒體, 我們多月來宣傳公眾要守安全守則, 同心抗疫, 其實是人人都要付上代價。要是我因為停刊的不便, 而在檢測後仍然上班, 那麼我就是說一套、做一套, 我覺得是失去作為媒體的操守。第四、停刊一次我們亦要跟進發行及聯絡等工作, 其實是多做了事。讀者們在預期的時間, 找不到該已出版的《同路人》時, 大概會認為本刊也像不少刊物一樣, 停刊了。叫讀者們失望, 甚至誤會我們不能走下去, 確令我再思這決定。不過我相信, 一直支持我們的讀者, 同樣會支持我們作對的決定。最後, 我們得了兩天的假期, 因為出版工作推遲到下一期。

當然, 這事之後, 我還在想。要是我們能加強在網上發行, 大部份的讀者都是通過電子訂閱, 那就好辦了。因為我不用趕這出版的時間表, 稍為延遲出版, 因為不涉及印刷廠的安排, 其實還是可以的。

所以因檢測而停刊, 令我深信我們要加強電子出版版的策略。我盼望能得到你的支持, 讓《同路人》能轉型, 成為可以是印刷, 也可以在電子平台上發放的刊物。

 《同聲同路人》每天播放

十年前, 我們開始在3WBC播放二小時的中文節目, 稱為《同聲同路人》, 以移民生活、社會及時事話題, 作社區廣播。 我們相信, 除了像SBS由政府撥款經營的少數族裔電台之外, 社區仍需要電台提供這樣的媒體空間。有人曾問我, 墨爾本不是已經有了一個24小時播放的中文電台, 為甚麼我們還樂此不疲去找義工作社區廣播?

不過參加《同聲同路人》廣播的義工都覺得, 他們覺得一個每天以播放中國節目(或許是用以收取中國電台播放費), 並不是墨爾本華需要的電台。也有在ZZZ多年播放的朋友, 和我們一樣, 不管如何艱難, 或是有多少聽眾, 都堅持每週播放。直到2018年初, 我們增加了在3WBC的播放時段, 也取得了在3WRB Strereo974 的週日四個小時的節目時段, 我們為著調整, 每週提供共8小時的中文廣播而感恩。不過在堅持差不多兩年後,  Stereo974停播了, 我們又回到每週四小時的廣播。疫症來了, 3WBC的管理層擔心廣播室的傳染, 因而要求提供預錄節目, 《同聲同路人》一眾義工, 二話不說, 把每天晚上十時至午夜的節目時段承包下來。一下子之間, 《同聲同路人》變成每天播放的節目, 直到11月1日墨爾本解封後, 恢復正常的廣播節目表為止。

在這隔離時段, 《同聲同路人》有幸每天能為困在家中的墨爾本華人每天送上兩小時節目, 其中超過一半時間是提供疫情最新評論。創辦《同路人》之時, 我們相信要服事社區, 神竟然在新冠疫情最嚴峻時, 使用我們, 與墨爾本華人在《同聲同路人》節目中, 一起經過最困難的這些日子。我為著這機會及挑戰而感謝那揀選了我們的神, 能有為墨爾本本守望的機會及榮幸。

不單如此, 在五月初開始時, 我們遊說主流社會機構, 要求提供多元文化疫情社區新聞, 在八月中, 維州政府答應支持, 自九月開始, 我們到今天, 我們每天參與制作4分鐘的疫情新聞, 以22多種語言發放。我為著能有機會祝福多元文化社區而更加感恩。我從未想過, 我們小小的《同路人》能在社區中發揮著作用, 既可與政府對話, 反映華人意見, 亦可在需要時, 在非常時期, 協助政府向多元文化社區發放重要信息。

是的, 自這經驗後, 我不斷在檢討, 要是神許可, 祂會如何在日後繼續使用我們呢?不過,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 是我們一定要願意給神使用, 祂才會願意使用我們。在這疫境之中, 我們見到有華人教會主動幫助身邊在隔離中的社區, 但亦有更多基督徒, 只是關注能否繼續有聚會, 或是彼此聯絡。我聽到一位傳道人說, 在解除隔離後, 立刻邀約長者們飲茶, 坦白說我不以為然。維州州長安德魯斯不是提醒我們, 現時病毒仍存在社區之中, 就算解除隔離, 也不代表我們應該有更多的群聚, 對於長者來說, 他們仍是高危一族吧。

BlessingCALD 祝福多元族裔

不是所有少數族裔, 都像華人一樣, 有原居地國家照顧, 不斷發放訊息。雖然來自中國有關疫情的訊息很多, 但大多與澳洲疫情生活無關, 所以我相信本地華人媒體要更加努力。不過, 不確或錯誤的訊息, 混雜在政治宣傳之中, 確引起了澳洲政府的關注。在疫情期間, 澳洲政府已開始有人注意, 要讓少數族裔能接觸更多澳洲本土化的消息。對新移民融入澳洲, 掌握更多澳洲社會文化及價值觀, 相信已是入籍的基本要求。我相信這為我們創建的BlessingCALD疫情訊息平台, 提供了更大的推動力。

七月時我們見到在維州少數族裔中感染個案, 比起主流社會白人更高。 也見到如南蘇丹裔移民只佔人口不到0.15%, 違反隔離限制罰款超過5%, 明顯是接收不到有關疫情消息。因而我們想到要設立這一個平台, 服務多元族裔。

是新冠疫情讓我們見到政府的無能, 及對少數族裔無動於衷。政府只告訴我們把大量的資訊翻譯成為多種語言, 卻只是放在網站之內, 無人問津。ABC的一項研究顯示, 這些資料錯漏百出, 不同語言錯配, 或是根本不能被理解, 卻用了大量公帑, 實是浪費。制作的不同語言字幕的宣傳短片, 平均不夠一百人曾經觀看。大量電話聯絡社區領袖, 是事倍功半, 卻無人願意問責。少數族裔媒體, 卻得不到支持, 倒閉者眾, 令人傷心。

我盼望BlessingCALD能起著一些作用, 堅持下去, 為多元族裔提供一點新冠疫情的幫助。求神給我們力量及勇氣走下去, 也盼望你能扶我們一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