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世情反思18

《同路人》疫情中走過了16年

周偉文

堅持16年的天國企業

《同路人》創刊於2004年9月22日。今期已是620 期,算起來,我們與社區同走了16年。最感恩的是在今天, 我們仍然能有機會, 與讀者們一起走下去這一條不容易的移民路。

那一年, 六位基督徒懷著要走進社區服事的信心,開始這從未有過的工作,實現神放在他們心中的異象,回應神的呼召。16年後的今天,只有我仍然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六人之中,除了一人已回天家外,我們中間有在世界不同角落事奉的,僅只有一人否定了《同路人》最初所領受的異象。基督教內常見的情況,是不同意事工的合作者,常彼此攻擊,打壓對方。可喜的是在開始《同路人》的隊伍之中,僅只有一人,失落了初心。

16年間,不少人加入,也有人離開,團隊隨著時間、經營環境及社會對資訊及媒體的需求而改變,《同路人》更隨著澳洲華人移民最近20年來大幅增加,在澳洲社會中的角色、影響及中澳關係的變化因而改動。今天,在疫症肆虐期間,《同路人》更走出了信心的一步。

有基督徒問我,16年來《同路人》都不賺錢,為甚麼我仍相信它是神的呼召?為甚麼我仍相信這是神所祝福的事奉? 她是一位「藍絲」(華人基督徒中比比皆是),對於本刊對香港情況的看法多不認同,她問我多年來遇上的經濟困難,會否表明神不認可這工作呢?其實,這真是一條重要的問題。不過,最關心這些問題的,豈不應該是16年來都要賠錢經營的我嗎?

其實,自創辦《同路人》後,我由對經營生意一無所知,而改為學習、研究及思考,基督教在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甚麼是「天國企業」(Kingdom Business)?

基督教媒體事工

華人基督徒大多持極保守的思想,認為教會只應出版有關基督徒內容的刊物,所以教會及機構只會出版的刊物,就是用作傳教或教導基督徒認識信仰,甚至連社會大眾也有這種想法。最初《同路人》出版時,社區就認定《同路人》只是傳教之用,不少我們的基督徒支持者也如是想。直至慢慢公眾見到《同路人》就是百分之一百的社區刊物,不少基督徒就不再支持了《同路人》了。實際上,基督徒中閱讀及支持《同路人》的並不太多。不過,支持的基督徒真的不少是極為投入信仰的。一位只見過數面,在悉尼曾擔任巿長的一位年青基督徒律師,多年來奉獻支持我們的出版,相信神使用《同路人》服事社區。不少基督徒的專業人仕,包括一位牙醫,多年來使用我們的廣告服務,令我深感蒙福。

今天《同路人》確實是得到社區及社會的認同及支持,更確認了這媒體帶著基督徒的價值觀。這正是天國企業的重點。也因如此,雖然我們今天仍不賺錢,卻勉強能收支平衡,豈不是更要感恩。沒有大部份基督徒的祝福,但卻有神的保守,鼓勵了同路人的慷慨支持。

媒體企業並不是教會認可的事奉,不過媒體卻大大地影響著這世界,因此當基督徒放棄了媒體,就令到基督徒變得離地,也就是與世界分割起來。海外移民教會,基督徒都是移民,融入社會已經有一定困難,再加上教會成為一個彼此關懷的小社區,教會更變得脫離社會及脫離群眾。《同路人》的異象,是回應教會與社區的脫節。推動這樣的事工,是屬於天國的發展,卻從未得到教會及大部份基督徒的支持,困難自是必然。

媒體同時也是企業,不過要《同路人》成為成功企業,就不是容易的事。企業目的是營業額及盈利的提升,媒體企業就以它對受眾的影響力及客戶的支持來決定它是否經營成功。《同路人》多年來,建立了關懷社區的品牌,也以推動華人投入社區發展為目的,我喜見今天在疫症期間,我們仍堅守這崗位,扮演著建設社區,一同抗疫的角色。

六年前,我們著力發展社區活動,並不成功。去年15週年,《同路人》重新上路。今年碰上疫症大流行,不少傳媒在完全沒有廣告支持之下,已偃旗息鼓停刊或停止活動。《同路人》卻迎難而上,我們的社區電台節目,大幅增加播放時間,每天兩小時在3WBC電台以FM94.1廣播,更推動網絡收聽,為華人社區提供有關疫症生活資訊及節目。

我深信時窮節乃現,只有在最困難時我們還去堅持的,才是我們心中所持守的信念和價值。基督徒的信仰,不在乎爭取自己的好處或最大利益,而在乎祝福世界,把神自己作為盼望帶向困苦者。我深信《同路人》作為一項天國企業的社區媒體,我們要在這時堅持下去,繼續向社區發放盼望的信息。

也因為如此,在七月開始,我們出版了一本電子週刊BlessingCALD (blessingcald.com.au), 以英文及少數族裔語言,每週發放疫情訊息的生活刊物,現時BlessingCALD以十種語文發佈。我為著《同路人》能在疫症期間,能看到社會缺乏針對提高少數族裔防疫的訊息的途徑,能多此向聯邦及州政府反映,並能堅持異象,走出BlessingCALD這信心的一步,來回應當初的呼召而感恩。

當人人都說自己困難,誰來照顧那些更有需要的人呢?基督徒要是也只見到要在逆境中,保存自己所有的,又如何實踐聖經中的行公義好憐憫呢。疫境之中,若我們只埋怨自己隔離受困,或只看重信徒有更多相交,而見不到身邊的無助者(其實真的不少),需要鼓勵及關心,又豈能說彰顯神的愛?

困難又如何,靠的是神的保守?

作為企業,遇上困難,老闆可以結業,打工者可以離開,正如《同路人》一位創辦同工離開時的想法一樣。作為天國企業,我覺得面對困難的方法自應有所不同。堅持下去,只因神的感召,並不因為客觀環境。客觀經營環境,可以令我們無法守下去,卻不會熄滅人心中這異象。

曾經有不少作生意極之成功的基督徒,曾經表示認同和支持《同路人》。可惜的是,當考量如何面對經營困難時, 他們都不約而同把《同路人》看為一盤生意,覺得長年賠錢不值得投入資源。事實是,他們都只看見《同路人》作為企業的本質,而找不到《同路人》成就天國的重心。

也有基督徒只願意看見《同路人》的天國目標,卻不願意去從實際經營企業的角度去回應。沒有資金、沒有工人,單憑信心,其實也令我們走了不少冤枉路。不過建立天國企業的,豈不也要倚靠神,今天《同路人》踏入第17年,靠的也是神的保守。

疫情改變世界    變動帶來需要

疫情來了,社區停頓下來,人人將來都失去信心,看得見的是將來和以前不再一樣,看不見的是將來到底會是如何?當初要與社區同走移民路,以為我們來得比較長時間的一群,知道如何走得更好、走得更遠、走得更有意思。一下子,人人都好像沒有將來,長期隔離下,甚至連現在也覺得沒有了。不過,不管我們看得見還是看不見,神仍然與我們同在。

過去一些日子,香港變了,中國變了,中澳關係也變了。可以預見在未來,更多的香港人會因著追求民主、自由、安全、將來,來到澳洲這片神祝福的土地。我相信在未來,《同路人》要服事這些新來的朋友,讓這地方成為他們的家。我們讀者中,若你支持我們的目標,請繼續持我們走下去,作《同路人》的同路人。

作為帶有信仰的媒體,我們願意在這時期守護著這社區,我們願意成為鼓勵社會的力量。我為著一群多年來認同《同路人》異象,一直與我們同行的義工及支持者而感恩,是你們建立了《同路人》。我算不得甚麼,只是最初領受了這異象的其中一個,是在這十多年來與我一起同行的人,成為了我的同路人。除了感謝那呼召我的神,我也要感謝與我同行的你們。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