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世情反思 14

周偉文

 

守護我們的長者

維州自七月初大規模爆發,每天感染人數過百,最令人擔心的事,就是病毒進入老人院還是終於發生了。

當新冠肺炎在歐洲爆發時,義大利等國死亡率很高,就是因為感染者多為高齡人仕,多個老人院受到感染,重症極多而醫院最後負荷不了。有些地區的醫療系統,甚至無法為高齡人仕提供治療。澳洲在一開始時,吸收了這些經驗,努力去把病毒,拒於老人院之外。在三月全面隔離之前,不少老人院已不容許家屬隨時探訪,並且要探訪者作健康檢查及作出各種防疫安排。因此一直以來澳洲長者感染比例不高,而死亡個案亦不多。

但過去兩週,病毒已攻入了維州的老人院,現時維州長者感染個案超過800宗,同時間照顧長者的護理員受感染的也超過800人,有一些老人院無法有足夠工作人員,維持運作。維州州長安德魯斯於週一與總理莫里森決議,讓澳洲軍隊進駐協助一些老人院,維持服務,並且減少了一些非必要的手術,令醫院能接收老人院中受感染的長者。週三時,總理莫里森表示,維州老人院受感染者,都已能有合理適切的安排。

不過,州長安德魯斯在週二時表示,長者護理服務是聯務政府訂定管理政策,並不在他的管轄之內。對於疫症在老人院爆發,他能作的不多,他認為已成立了的護理服務皇家委員會應作出檢討。安德魯斯認為私人管理的老人院服務不理想,他絕不會把母親送進去這些老人院。安德魯斯的發言,是把疫症在老人院爆發引來的問題,歸咎於老人院服務水平不足,認為是管理不善,責任屬於聯邦政府。這番言論,即時引起民眾反響,認為是他推卸責任,要護老服務工作者背上這黑鍋。聯邦衛生部長肯特(Greg Hunt)當日下午隨即表示,除了維州以外,其他各州老人院都沒有出現大問題,可見問題根源,是由於維州政府沒有好好把關,讓病毒進入了老人院。現時老人院的危機,問題不在於老人服務的管理,而是維州政府沒有管好衛生防疫政策所致。肯特更認為維州疫症爆發的根源是在於維州政府沒有管好隔離入境者的酒店所致,明顯地暗示州長安德魯斯要為這情況負上責任。

聯邦健康部秘書長Brendan Murphy於週三表示, 在疫情長期持續下,不管如何謹慎安排,沒有一個政府能完全把病毒拒諸於老人院門外。因此不能把病毒在老人院擴散,簡單看成為老人院的管理問題。總理莫里森在週三亦表示,現時最急切的不是互相指責,而是同心協力地去面對病毒的挑戰。他更指出護理人員已盡上責任去服務長者,他們中間受感染者亦多,不應成為被指責的對象。

現時老人護理人員中,感染病毒者眾多,受感染者要隔離及與他們曾緊密接觸者也要隔離檢驗,令到不少老人院無法有足夠工作人員。澳洲軍隊提供協助並且各州也派出護理人員支援,而維州數百名護士亦加入服務,重點是要令到長者照顧系統不致崩潰。總理莫里森要求社會聚焦在如何能解決問題,使長者能得到足夠的照顧及他們的家人能安心,顯示出帶領一國者之風範。

當然這並不表示澳洲長者照顧服務沒有問題。疫症當前,一些不妥善的制度會是一個缺口,令到社會陷入災難之中。但與其追究責任,不如同心努力去解決問題。州長安德魯斯在維州疫症開始爆發受到責難時,也是同樣提醒維州居民,不應把焦點只放在酒店隔離措施如何出錯,而要團結一致去解決問題。他這一次把問題推往聯邦政府及老人護理工作者,看來大失民心。

 

維州擴散到頂了嗎?

週三,維州新感染個案,在實施人人佩戴口罩七天後,終於下降到295宗,是九日來首次少於300宗,令人鬆了一口氣。7月3及5日,維州感染數目達98,7月6日大幅增至168宗, 令人大吃一驚,隨後,7月10日293宗,7月16日386宗,7月21日445宗,7月26日516宗。每一個新的高峰都讓人擔心疫症彷彿就是在身旁不遠的地方。6月22日先是實施再次隔離,到7月初情況沒有明顯改善,而且一些數據顯示維州人的活動沒有預期降低得這麼快和多。7月17日州長安德魯斯放風要改變一直以來的口罩政策,建議人人可戴上口罩,加強保護。7月22日維州開始實施人人戴上口罩,似乎是最後一度板斧,要是這仍不能把疫情控制下來,維州疫症爆發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還好的是在實施全民戴口罩的第六、七天,在7月28日及29日,安德魯斯公佈的新感染數字大幅下降到364及295個案,與專家模型所預測的相合,表明了口罩政策終於發揮了作用。我相信政府及社會大眾都可以稍為在緊張中鬆一鬆。

其實,大家都明白,疫症不會只停留在維州,長期爆發將會令到鄰近州份受到影響。要是維州失守,其他州份也將跟隨。不過,到週二為止,我們只見到這勢頭,是否成為趨勢,還要看其後數天的具體發展。

而且疫情隨時可以變化,因此維州居民亦不能掉以輕心。而且專家亦指出,疫症就算受到控制,也不容易回落至原來受壓制的狀態,因為社區擴散確實已發生了。需要維持一、兩個14天的週期,社區擴散才會消失。因此維州的隔離及口罩政策,在未來數週,將不會輕易改變。

 

新州安全嗎?

悉尼的情況,其實也一直令人擔心。自六月底開始解除隔離政策,新州個案持續在雙位數字徘徊,每天十多人感染,表明病毒存在社區之間,無法平息。雖然感染人數沒有大增加,但潛在的威脅,一直揮之不去。日子一長,大家的抗疫意識消退時,病毒可能會像維州一般爆發起來。這一種將爆發又未爆發的狀態,令人不安。

南澳解封,但因兩地疫情未止,把新州及維州排除在外。昆州州長在週三,更宣佈由於悉尼疫症發展令人憂慮,禁止悉尼人進入昆州。

悉尼是澳洲人口最多的城巿,疫症爆發的機會最高。墨爾本政府的一個不小心,把病毒放進了社區的狼狽情況,要是重複在新州的話,大家都知道會是更嚴重。但悉尼是澳洲的經濟中心,不能長期禁止社區活動,在平衡抗疫需要及經濟需要之間,確實不容易。但每天的感染數字,若不能壓下來,則無法令人心安。

在處於安全和不安全之間,悉尼人看來仍有一段時間的忐忑。

 

我們的將來

放眼全球,由隔離進到開放的國家及城巿,包括香港在內,最近都見到再次爆發的情況。有一些地方要重新進入隔離狀態。而且有觀察發現,病毒傳播速度好像加快了,今天全球接近1700萬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660,000。今天雖然身處的社區仍是安全,不過到底我們還能對前境有信心嗎?

明顯地,新冠疫症已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例如我們都孰悉了視像軟件,網絡購物,及留心時事新聞等。不過這一代人不少也改變了對前境的態度,我們不一定相信今天有的,明天還會繼續有。我們也不會相信,疫症之後我們還能回到原來的生活。不少人明白,很多人會失去工作,而且同時間也失去安全感。

我們能在這困難中,仍有盼望嗎?我們的領袖,能帶領澳洲人走出這困境嗎?我們不知道,有信仰的人, 只能憑信心,仰望那創造天地, 掌管宇宙的神吧。不過最少我們每一個人能做到的,是努力面前,同心合意,去面對這疫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