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主推天然氣復蘇澳洲經濟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目前,澳洲的疫情遠未平息,而在全面應對新冠疫情的同時,聯邦政府也在抓緊研究如何推動經濟從新冠狀病毒疫情中穩定復蘇。畢竟長達十餘年經濟穩健增長之勢在去年的山火重創、今年席捲全球的疫情影響下已經按下了暫停鍵,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澳洲經濟將會持續低迷。而聯邦政府無疑希冀抓住天然氣這一行業抓手,以重啟經濟復蘇。

莫里森总理主推发展天然气复苏澳洲经济

經濟復蘇計劃的核心——發展天然氣

本月15日,莫里森總理在新州紐卡斯爾(Newcastle)的一個聯邦預算案發佈前的重要演說中,指出將要把天然氣作為其國家經濟復蘇計劃的核心內容,並承諾建立一個類似于已獲得成功的美國亨利中心(Henry Hub)的澳洲天然氣分銷中心。釋放天然氣供應,投資新的管道以及各州之間的快速互連線,將成為莫里森政府的天然氣恢復計劃的主要內容。通過採取系列措施,澳大利亞成為了為數不多的將提振化石燃料放在可再生能源之前的國家之一。

支援天然氣的背後邏輯在於,以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價格提供更多的本地天然氣,以激發澳洲本土的經濟復蘇和支持製造業,因為製造業雇傭著超過85萬名澳人。發展天然氣,與工業界合作,將為澳洲帶來一個天然氣樞紐,以確保家庭和企業享受豐富的本地天然氣的好處,同時保持澳洲作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出口商之一的地位。畢竟,澳洲的競爭優勢始終基於負擔得起的,可靠的能源。

早在上個月,莫里森就成立了顧問委員會,致力於制定新戰略,支持出臺各種補貼促進天然氣產業的發展,以推動澳洲經濟從新冠狀病毒疫情中的復蘇。委員會主席、前礦業高管 Nev Power在參議院也表示,顧問委員會正在建議政府為新的管道建設提供支援,保證承購協定的簽訂,以支援天然氣產業的發展。

與此同時,為了避免天然氣供應短缺,政府仍將與三大東海岸液化天然氣出口商達成新協定,並探索國內天然氣儲備計劃的選擇方案。這項耗資1090萬元的《國家天然氣基礎設施計劃》將確定優先管道和關鍵的交通基礎設施,並就一旦私人機構不能投資政府需要何時介入提供建議。政府還將圍繞管道基礎設施的監管推進改革,以促進「競爭和透明度」並支援「動態二級管道容量市場」的工作。

回應不盡相同

對於天然氣復蘇計劃,澳洲的一些頂級製造商表示支援,並稱這將帶來更低、更透明的價格,有助於保護當地製造業的工作崗位。澳洲最大的磚製造商Brickworks首席執行官派特里奇(Lindsay Partridge)表示,在昆州引入所謂的「天然氣交易中心」的計劃,將有助於實現透明的天然氣定價,是向前邁出的關鍵一步。油氣巨頭桑托斯(Santos)則稱這些措施「有利於就業,有利於消費者,有利於地區發展,有利於澳洲未來的資源開發和製造業」。

特別是對於澳洲北部和偏遠地區,政府的天然氣計劃確實可以促進其就業和經濟增長,這一承諾的目標就是鼓勵投資,以釋放澳洲巨大的資源潛力,促進出口、就業和能源供應,所以取得商界支持也是在預料之內。

目前,投資者或天然氣公司所追捧的一個旗艦項目是澳大利亞第二大油氣公司桑托斯(Santos)在新南威爾士州的 Narribri天然氣開發專案。該專案可滿足新南威爾士州一半的天然氣需求。新南威爾士州是澳大利亞人口最多的州,也是最大城市悉尼的所在地。但是,這一項目在多個層面上存在爭議,不僅引起了反對開採煤層氣的環保人士的反對,而且也有對其經濟性的質疑。

能源市場管理局(Energy Market Authority)委託諮詢公司 Core Energy進行的一項調查研究表明,由於 Narribri的天然氣生產成本超過現有氣田的兩倍,因此這一項目將推高澳大利亞人口稠密的東海岸的天然氣價格。而桑托斯公司並不同意這個觀點,聲稱對於新南威爾士州的客戶來說,Narribri天然氣價格將比其他州的天然氣或進口 LNG更加便宜。

其實,澳大利亞所面臨的是一系列看似矛盾的需求。政府不再公開表示支持煤炭產業和建設新的燃煤電廠,轉而全力發展天然氣。與此同時,政府的能源市場運營商卻在設想一個以可再生能源為主的未來。天然氣行業認為天然氣將與可再生能源互相補充,但可能更歡迎納稅人出資提升本行業的競爭力和盈利能力。而環保人士已經明確表示,天然氣將是他們繼煤炭之後的下一個打擊目標。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澳大利亞擁有豐富的天然氣資源這一事實毋庸置疑,但在其人口稠密的東海岸,本國天然氣的成本與全球競爭對手相比並不佔優勢。在澳大利亞人口稀少的西北海岸,天然氣的開採成本相對較低。如果給這些排放加上碳價格,市場上的液化天然氣成本將上升。而進一步要考慮的是,採取哪種方式輸送。如果採用液化天然氣輸送技術,則較不靈活,澳大利亞昆士蘭州正在建設中的三個LNG工廠受困於不斷增長的成本、對大堡礁的破壞、及其擁有者低效的管理。而液化天然氣的另一個缺點是溫室氣體排放。液化天然氣壓縮和解壓過程都會產生額外的溫室氣體排放。

相反,如果澳洲可以借助此次大力發展天然氣的機會,發展管道系統則更具有長遠意義,因為管道的一大優點是能夠傳輸除了天然氣之外的其它物質。例如,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管道同時傳輸生物燃料和天然氣;在美國和歐洲,天然氣管道還被用於傳輸氫氣和廢棄的碳。

當眼光放在天然氣發展的時候,不能忘記的是澳洲始終佔有絕對優勢的再生能源。在向可再生能源轉型方面,澳大利亞是擁有得天獨厚優勢的少數國家之一,因為澳大利亞日照時間長,海岸廣闊,適合風力發電,礦產資源豐富,有多種可再生能源和電池所需的材料。澳大利亞在可再生能源投資方面已經制定了龐大的計劃,但是在應對其短缺和穩定性方面的投資卻很少,而這些技術現在還不夠完善。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聯邦政府已下決心大力發展天然氣以復蘇後疫情時代的經濟。至於成效以及可能產生的環境保護等方面的負面影響,還要一段時間驗證。特別是鑒於氣候變化的嚴峻程度,對傳統能源和新能源設施長期效率的考量都需要更為完整的討論。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