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改善網球選手的生存環境

改善網球選手的生存環境

0

德約科維奇上演了復出之後的大滿貫首秀,雖然已經告別了澳網的賽場,不過相比場內的糾葛,他在場外的新聞遠比比賽本身更受關注。作為ATP球員工會主席的德約科維奇參與了一個100名左右網球運動員組成的會議,商討成立更能代表球員權益的新組織。

球員抱怨獎金分配比例偏低


在ATP球員工會的會議上,球員提出了自己的訴求,就是要求賽事方將利潤中的更多份額用於球員獎金。而德約科維奇要求所有非球員的與會人員先離場,然後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並得到了支持。雖然與會人員意識到自己已經是百萬富翁,小德本人更是獎金過億,然而男子網壇還有很多人無法掙到滿意的收入。這引起了運動員們的不滿。

對於獎金分配來說,職業網球的的確確比其他很多項目落後了很多,比如,大滿貫賽事,雖然獨立於ATP運作,但是球員獎金所佔的比例是整個賽事利潤的7%。如果看到了NBA球員和NFL球員的獎金,會發現,網球運動,即便打進大滿貫的正賽也沒有辦法跟這些球員相比,因為美國職業棒球在這方面付給球員的報酬是其利潤的50%。

球員工會

「基本上來說,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所有的球員,ATP官員,再加上賽事組織方。我們的使命是一起把這項運動變得更好。」這是2016年6月,諾瓦克-德約科維奇當選球員工會主席的時候演講的總結詞。
雖然,小德依然不肯透露具體的議題,但是副主席安德森承認當天的話題確實與球員收入有關,但是重點並不是頂尖運動員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整個職業球員群體的收入問題,特別是較低排名的職業球員的收入問題。

336和253,這是ITF統計數據中給出的男子和女子維持獎金和比賽費用基本平衡的最低排名,也就是說低於這兩個排名的職業選手實際上都是在負債比賽的。也就是說,如果你不是網球這個項目的世界前336位的選手或者女子的前253位的選手,就是沒有收入!

艱難的球手們


大部分對體育有公共投入的國家,都會給予小球員的培養補貼,像李娜,她所在的湖北省體委,每年培養小球員的補貼經費大約在500萬人民幣。通常,從6歲到16歲之間的孩子不太需要聘請大牌教練,也不怎麼用出國比賽,所以,通常每年的開銷在10萬人民幣以內。

但是,一旦進入職業圈,教練、旅行的費用直線上升,而一個球員,受傷不可避免,尤其網球是對抗性極高的運動,那麼理療師之類的角色一定是團隊裡的標配。

這樣,對於很多有天賦的球員來說,經濟壓力可以完全壓垮他們的天賦,比如說,2011年美網青少年組冠軍的英國小將奧利-古爾丁(Oli Golding), 「我當時想努力找個能讓我好好訓練的地方,因為我家附近的網球中心關閉了,去別的地方訓練要麽成本太高,要麽設施不夠好,達不到職業水準的要求。」這位天才少年在曾經的採訪中這樣說過,而他也早早的選擇了退役,「轉職業之後的那一年我打得不順利,心裏非常苦惱,也沒有足夠的錢支撐我繼續到國外比賽了。」

剛剛加入德約科維奇教練團隊的老將斯捷潘內克曾經說過世界排名前200位的男子選手在天賦和競技水平方面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這方面女子選手會大一些),教練的水平、理療師的水平、訓練環境、裝備等級,這些硬件條件的差距才是職業球員從一般高手到頂尖高手不得不想辦法跨越的一道坎。而如果你的獎金收入僅僅能夠維持最低水平的團隊運轉,又沒有出眾的外表或者廣泛的人脈來吸引贊助商的目光,想要憑借一己之力追上越來越高端的第一集團簡直是天方夜譚。

而這也導致了今天職業網壇的老齡化,當我們消費情懷,無比懷念費納決的時候,其實背後有收入不均的原因。 《經濟學家》曾經有過統計,世界排名前100位的男子球員的平均年齡已經從1990年的24.6歲增長到了2017年的28.6歲;女子方面則是從22.8歲增長到了25.9歲。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其實很複雜,因為整個社會都面臨老齡化的問題,但是對於網球運動來說,比賽本身異常昂貴,而且是愈加昂貴,這與低排名的運動員之間產生了矛盾,因為低排名意味著低收入,初出茅廬的年輕選手就面臨著越來越難的生存空間。

球場酷熱

墨爾本夏天的天氣,經常有達到40度的時候,而不能在夜場比賽的球員,就只能在高溫下苦戰,這引起了抱怨連連。小德也抱怨這種狀況的殘酷,抱怨這種天氣之下呼吸困難,還說選手們都「到了極限」。
而主辦單位只有在氣溫高於攝氏40度,且「綜合溫度熱指數」(wet bulb globe temperature index, WBGT )達攝氏32.5度時,才會啟動極端炎熱對策、停止比賽或關閉球場屋頂。

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都想申請夜場的比賽,但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只有最大牌的球員,或者只有最有商業價值的球員,才可能得到轉播單位的青睞,拿到夜場的比賽,比如費德勒。這樣的現像沒有什麼不公平,只有最頂級的球星才能拿到最頂級的待遇,在哪都是說得過去的。但是……

但是,既然網球場有對抗炎熱的政策,也可以關閉屋頂,那為什麼非要到32.5度這樣嚴苛的標準,就不可以降低一些嗎?

結語

網球,作為全球最受公眾歡迎的運動之一,也是最昂貴的運動之一,運動員的生存環境值得關注,如果新生代球員沒有生存的空間,那麼這項運動很可能停滯不前,甚至成為歷史。

如今抱怨最大的兩個問題,都不是很不容易解決的問題,比如炎熱的問題,如果場地條件允許,就該降低標準,比如27.5度就應該關閉屋頂。而另外一個問題,獎金分配,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談判,就像NBA的勞資協議一樣,也跟英超的電視轉播分配一樣,都能招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網球運動,是時候改善選手們的生存空間了,網壇需要更多的費德勒、納達爾、德約科維奇。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ameway.com.au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