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支付新聞使用費箭在弦上

澳大利亞新推出的新聞媒體付費法規,強制 Facebook、Google 等網路平臺向提供內容的新聞媒體付費,否則將面臨罰款。

Published

on

這項法規不久前已經在眾議院表決通過。日前因應這項政策,Facebook 決定禁止用戶在該平臺發佈澳大利亞新聞媒體的連結。澳洲政府亦表明強硬態度,誓言維護國內媒體利益。而在雙方的談判協商後,最新消息是各退一步,初步達成合作協定。

/ 各個社交媒體平台

推動立法  遭遇抵制

無風不起浪。

澳洲政府宣佈立法,要求社群媒體平臺為新聞內容的鏈接付費,Facebook 對此一決定表態反對,更是自2月17日起全面實施限制:除了澳洲用戶無法分享新聞,連其他用戶也沒法分享澳洲新聞;所有澳洲媒體的官方帳戶帖文遭清空,部分政府機關及企業的帳戶亦遭波及。Facebook的反擊影響範圍是廣闊的,這除了讓澳洲用戶無法在Facebook上分享和接收新聞資訊外,亦令所有新聞媒體在Facebook上形同虛設。Facebook目的是要澳洲政府改變立場,或與Facebook進行談判。

對此,總理莫里森表示,Facebook 將澳洲「刪除好友」的行為「既傲慢又令人失望」,同時表示,「各國對澳洲的作法很感興趣,他們會明白澳洲即將推動的事情,西方國家也會效仿。」澳洲財政部長弗雷登伯格也強調,規模達 70 億美元的線上廣告市場,完全由 Google 及 Facebook 壟斷,對此,需要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 google_facebook

其實,同樣遭受該法案影響的Google在今年初也曾威脅將在澳洲終止搜尋引擎在內等部份服務,只是後來態度呈現軟化。目前Google已宣佈與《澳洲新聞》、《澳洲人報》、《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媒體達成協議,將共用廣告收入、攜手開發訂閱平臺並投資影音新聞內容。Google還將向Nine Entertainment等澳洲媒體,每年支付多達3,000萬澳元的費用。

而有別於Google的讓步,同樣被要求付費給新聞媒體的Facebook,以封殺澳洲新聞內容作為回應,禁止澳洲用戶閱覽新聞內容,以及全球用戶分享澳洲媒體的新聞,用行動強勢抵制澳洲政府。Facebook更威脅,他們原先計劃於澳洲推出Facebook News服務,並投資當地媒體業者,然而這項新法案讓他們決定優先考慮在其他國家投資。

/ 對於新聞產製者的支持與互惠,Facebook強調很有談判誠意與合作空間

比起依賴新聞媒體創造收益,Facebook相信自己才是為各媒體創造更大收益,如今卻被要求為內容付費,他們無法苟同。Facebook表示,他們去年為澳洲媒體提供約51億次免費引流,價值估計達4.07億澳元。不過外界認為,封殺澳洲媒體對Facebook整體並無太大影響,由於禁令只在Facebook生效,並未於Instagram、WhatsApp等其餘平臺上施行,無論是希望取得曝光的媒體,或想要吸收新知的用戶,都能在旗下其餘平臺繼續推播與閱覽。

可惜,即便是行業龍頭,也不能扭過大勢所趨。繼澳洲立法要求科企向新聞媒體支付「轉載費」,以限制Google及Facebook一類的網絡平臺,免費取得流量並主宰資訊後,加拿大政府也打算效仿澳洲,要求平臺向新聞出版商支付費用;而英國亦稱應該要求Facebook為新聞內容付費,並表示,希望看到澳大利亞和Facebook之間的爭執得到解決,而英國「必須在國家及決策能力和商業夥伴利益間取得平衡」。

但在各國「為新聞付費」意識逐漸覺醒的當下,Facebook選擇與各國政府對著幹,可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重回談判 促成破局

根據坎培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2020年的數字新聞報告:大約39%的澳大利亞人使用Facebook獲取普通新聞,49%的人使用Facebook獲取新冠疫情的新聞。該報告發現,對於80後、90後和00後的人來說,本地社交媒體或網路群是最受他們歡迎的獲取新聞的方式。而Facebook禁言澳媒的舉動無疑是「自黑」之舉。

自上週四 Facebook 突然採取行動,遮罩了澳洲用戶的媒體頁面,其中包括提供新冠病毒疫情公共衛生建議的頁面、氣象預報頁面,聲稱是配合澳洲新政策,民怨鼎沸,澳洲政府亦十分不滿。根據總部位於紐約的分析公司 Chartbeat 的初步數據,Facebook 此舉直接影響了澳洲新聞網站的流量,下降約 13%。

/ Google讓步

此外,Facebook的舉動讓澳洲大型新聞出版商感到惱火,如果被縱容下去,將導致一些經濟損失,但還不算是致命打擊。除了使用自己的網站觸達消費者之外,新聞出版商還可以使用許多其他社交媒體網站,包括推特、領英(LinkedIn)和Reddit。可是,那些小型新聞出版商將更有可能受影響,因為他們更加依賴Facebook平臺對其新聞網站的引流。

所幸的是,莫里森於上週六表示,在 Facebook禁止澳洲用戶分享新聞而導致緊張之後,目前已經重回談判桌。而最新的消息顯示,在Facebook與澳洲政府各退一步後,雙方終於達成協議。澳洲政府同意調整部份法條,Facebook也欣然宣佈配合澳洲的新聞付費政策,並計劃未來幾天內收回澳洲新聞禁令。

/ facebook 決定恢復澳洲的地區的新聞

Facebook在聲明中表示,「經過澳洲政府進一步的協商後,我們達成了一項協議,讓我們得以支持我們所選擇的發行商。我們將在未來幾天內恢復澳洲地區的新聞。政府已表明我們能夠保留是否讓新聞出現在Facebook上的權力,避免被迫加入談判。」

站在新聞媒體立場,要求Facebook或Google向媒體支付費用是積極的一步。新聞是必要的資訊,而Facebook一類網絡平臺是人們必然瀏覽的地方,它們轉載新聞資訊可以免費賺取流量。而Facebook辯稱說是因為轉載才為新聞帶來流量實為詭辯,因為Facebook演算方式大大限制用戶接觸資訊能力,Facebook可以控制把甚麼新聞派給甚麼用戶,牽著新聞媒體的鼻子走。

但站在科企立場,Facebook的反對並非毫無道理。在今日資訊爆發的年代,網絡為世界帶來轉變,傳統媒體不會改變被淘汰是理所當然的事。網絡平臺已「免費」給予媒體曝光機會,為何還要遷就媒體甚至付錢?因此,要在兩者找出平衡及妥協是必要的。

儘管Facebook同意配合政策,某種程度來說,未來是否為新聞付費的主導權仍握在社群巨頭手中,如此一來新法規能否改變小型媒體難與巨頭談判的劣勢,或許還有待觀察。

企業社會責任 唯有落到實處

當國家、企業到個人都對科技巨頭有更高期待,要求承擔更多責任時,很顯然,社群巨頭硬碰硬的作法並未能帶來好結果,因此Facebook稍稍軟化的態度也是有據可依。

事實上,要求網路平臺為新聞內容付費,近年已在全球掀起浪潮。2019年歐盟為保護新聞媒體的權利通過新著作權法,其中要求Google等業者為顯示新聞摘要付費,成為網路平臺為新聞付費浪潮的濫觴。

去年12月,Google便傳出正在與日本媒體業者協商,將向合作媒體支付新聞使用費;由於去年於法國生效的新規,要求平臺商為搜尋結果顯示的新聞內容付費,今年1月,Google也同意向法國新聞業者付費,並基於「資訊貢獻、每日出版量及每月流量」等指標決定費用。而如今Facebook也松了口,不得不說這是全面性要求網路平臺為當地新聞內容付費取得的階段性勝利,特別是讓以往沒有籌碼與巨頭交涉的小型媒體,也能夠在法規的保障下取得收入。

2019年一份由新聞媒體聯盟(News Media Alliance)發佈的研究指出,新聞對Google搜尋至關重要,趨勢內容上近4成連結與點擊都是新聞;最多被搜尋的結果中,也有16%內容與點擊屬於新聞。該研究更估計,Google在2018年透過新聞內容(用戶甚至可能沒有點擊新聞網頁,根本無法為媒體增加流量),就創造了多達47億美元的營收,這個數字約是當年廣告營收的5%左右。

以緊隨澳洲的加拿大為例,加媒體機構在去年就警告過,如果政府立法像社交媒體收費,將使加拿大出版商每年獲得 6.2 億加元的收入,如果政府不採取行動,加拿大 3100 個新聞工作崗位中,將有 700 個崗位消失。而這些當地媒體特別是中小媒體的命運,無疑依賴於政府的決策與推動。

微軟稍早也發佈聲明指出,若沒有政府挺身而出,媒體們很難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與這兩條「大鯨魚」周旋,雙方的談判地位有著懸殊差距,澳洲的新法案將改革這一切。微軟總裁布萊德.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這是當代的一個關鍵性問題,也是民主自由的核心,並呼籲美國政府響應澳洲,要求科技巨頭為使用新聞內容給予報酬,並稱Bing已準備好遵守新法規。

微軟的姿態給Facebook提了個醒:企業在獲取社會財富的同時,也必然要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更何況,Facebook作為全球最大的社交媒體平臺,責任和信任是它生存的基礎,如果Facebook失去了用戶的信任,那麼它離毀滅也不遠了,更不用說靠廣告賺大錢了。

澳洲政府的此次努力是否會帶來整個新聞業的勝利,能否撼動Facebook「雄霸天下」的局面,目前仍存在許多爭議。可以肯定的是,此次矛盾並非結尾,Facebook協調好與各國當地媒體之間的關係,擔負起企業社會責任之路尚且漫長。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