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提前的「迷你大選」 ——「超級補選」之猜想

提前的「迷你大選」 ——「超級補選」之猜想

0

專題:提前的「迷你大選」

——「超級補選」之猜想

 

/本刊編輯部

/網絡

 

 

因雙國籍風波引發的歷史性聯邦議員「超級補選」將於近日——7月28日的「超級星期六」——舉行。聯盟黨和工黨將在這五場補選中正面交鋒,被澳洲媒體稱為「提前的迷你大選」。候選人將在這次補選中競選五個空缺席位,競選結果亦將對蓄勢待發的澳洲聯邦大選發揮不容小視的影響,本刊編輯部在此為您分析梳理。

 

 

雙重國籍餘波無限

 

 

目前,Braddon,Fremantle,Longman,Mayo和Perth五個選區席位處於空缺狀態,前四個選區的前任議員因雙重國籍身份離職,Perth選區議員則由於家庭原因辭職。議會議長Tony Smith已經宣佈,根據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AEC)的建議,五場選舉將在7月28日同時上演。AEC委員Tom Rogers說,這一「最佳」日期基於兩個關鍵因素決定:避開學校假期,並允許潛在的候選人遵循新規定自願公開宣佈他們不是雙國籍身份。

 

對此日期的設定,工黨提出了不滿,理由是這樣會使五個席位處於議員空缺的狀態79天之久,其中四席原本由工黨所有,而且工黨的全國大會也定於選舉的「超級週末」舉行。「這種蓄意拖延是對社區居民的不負責任。我們的全國會議也將於同期開幕,因此這一決定似乎是故意設計的對工黨不利。」工黨副主席 Tanya Plibersek 評論稱。

 

AEC委員Tom Rogers表示,ACE確實有能力在政府決定的任何日期進行選舉,包括全面的聯邦選舉。「我們隨時準備在任何法律合適的日期根據指示進行這些活動。」他在給議會的建議中說。工党全國主席Mark Butlet因此進一步指責譚寶干涉了ACE的決策過程,他在聲明中說:「工黨的全國會議是我們決策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自由黨蓄意破壞我們民主進程的事實表明,他們是多麼的絕望和可悲。」受此影響,工黨正在討論將全國會議推遲到明年舉行。

 

自從當前國家黨領導人、副總理喬伊絲去年因雙重國籍而辭職以來,雙重國籍事件餘波不斷。澳洲總督已於今年簽署一項已經獲得兩黨支持的新法規,確保所有議員候選人必須在參選前公開宣佈他們不是雙重公民,並且不違法憲法的任何其它規定,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則負責全面執行此規定。

 

參加Perth、Frementle、Braddon、Mayo和Longman席位補選的48名候選人已在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簡稱AEC)註冊登記,並陸續公佈自己的國籍狀況,以表明是否有資格參與。根據議員雙重國籍風波後制定的新規定,候選人需要提供能證明其參選資格的個人資訊,包括其祖父母和父母的生平資訊。這是澳大利亞歷史上首次要求候選人在選舉時填寫核查清單。候選人填寫完核查清單並同意發佈後,選舉委員會將在其官網公佈這些資訊;候選人也可以要求不予公開發佈。

 

因為6月28日以後長時間的冬季休假之故,這些空缺席位將不會對議會工作產生重大影響。

 

留給現任政府的視窗期

 

關於這場「迷你大選」,工黨預計將能在沒有對手的局面下輕鬆拿回Perth和Frementle的席位。聯盟黨的目光則對準了剩下三席。兩黨高層官員都承認,這些補選可能決定兩名領導人的命運。如果工黨失去一個或兩個工黨席位,肖頓領導權將面臨巨大的壓力。但是一位資深的自由黨議員警告說,「同樣,如果聯盟黨的支持得票在這些考驗中倒退,這將引發黨內恐慌。」

 

即將展開的澳洲聯邦大選將是第46屆下議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大選,因為澳大利亞的總理的產生是按照各政黨在下議院的議席人數決定的。聯邦大選程式必須遵循的法律有憲法和 1918年頒佈實施的聯邦選舉法(Commonwealth Electoral Act 1918),按照上述兩個法律的規定,下面兩個條件發生一個就要舉行聯邦大選:一是下議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解散;二是本屆(第45屆)下議院任職到期。解散下議院的主動權在執政黨一方的手裡,但同時也受到本屆下議院任職到期必須選舉的期限限制。執政黨一方可以選擇在本屆下議院任職到期之前將之解散舉行大選,也可以選擇不打這張牌而是等到任職到期。

 

儘管法律並未要求上議院(The Senate)和下議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同時選舉,但是政府和民眾都對下議院的選舉在時機上能夠配合上議院的選舉都有著很強的期望。因為選舉是一項人力物力都耗費巨大的活動,普遍認為分開舉行下議院和上議院的選舉會引起選民對執政一方極大的不滿,歷史上只有極少數的特殊情況下才出現過純粹的下議院選舉和純粹的上議院選舉。

 

澳大利亞的法律規定下議院的任期為三年,以第一次開會的日期開始計算。上一次的聯邦大選日期是2016年7月2日,選出的現任下議院第一次大會於2016年8月30號舉行,所以按照任期失效規則(effluxion of time)來計算將於2019年8月29日任期期滿,所以從法律上講,下一次下議院大選最晚的日期是2019年的11月2號,任期結束之日起的68天內的最後一個星期六。

 

澳洲上議院議員的正常任期為6年,每次選舉只牽涉到一半的議席(Half-Senate election),下一次選舉再輪到另外的一半議席。但是,在議會雙重解散(double dissolution)的情況下,上議院的全部議席都要重新選舉。在雙重解散的情況下,重新選出的代表各州的上議院議員其中一半的任期到選舉日後的第三個6月30日,另外一半任期為六年,代表各領地的上議院議員的任期到下次下議院選舉。

 

由於雙重解散不能在距離下議院任期滿不到6個月的時間內發生,所以從時間上講議會雙重解散只可能在2019年的2月28日以前,同樣按照68天內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計算方法,想通過雙重解散來舉行的大選最晚的任期是2019年5月4日。

 

目前的上議院裡代表各州的議員中有一半的任期被賦予的任期為2019年的6月30日,另外一半的任期則為2022年的6月30日,代表各個領地的上議院議員的任期則跟隨下議院的任期。 根據澳大利亞憲法相關條款,上議院議員的選舉必須在他們任期到期以前一年內舉行,從而 一半的議席選舉令不能早於2018年7月1日發佈,加上應該允許的最少競選時間不得少於33天,所以下院加上一半的議席的聯合選舉的最早日期是2018年8月4日,這也是下院選舉想和上院選舉同時安排的最後日期。

 

考慮到維州大選日期已經定在了今年的11月24日,從10月底開始完全會處於州選舉競選狀態;接著的是聖誕和一月的學校假期這一段要避開舉行選舉的日子;然後就是新州兩黨為3月23日大選拼殺的日子。如果7月28日之後的補選結果非常有利於譚寶政府,譚寶總理如果想抓住這一有利時期,就非常有可能宣佈解散上下兩院,選擇在今年的8月至10月進行下議院及一半的上議院的聯邦選舉。特別是如果這段時期自由黨的民調回升或者譚保自己感覺黨內位置不保,選舉在這個時間段發生的幾率更會大幅度提升。

 

提前大選並非沒有可能

 

從歷史上看,澳洲上下議院服務完整個任期的情況只有一次,那次是1910年的自由黨 Deakin 政府用完所有時間。其它情況,執政一方都選擇了一個他們認為對自己「有利」的時間來提前大選。解散下議院舉行選舉的主動權是在執政黨一方的,在上面法律界定的任期規定的範圍以內,執政的一方有相對的靈活性來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日期。

 

當然,除了時間上的限制,執政黨一方只有在一個法案通過下院以後兩次未能通過上議院(兩次之間最少間隔3個月的時間)才有權利選擇使用雙重解散。澳大利亞上次的聯邦大選就是一次雙重解散以後的大選,在2016年的4月18日,當政府的關於恢復設立Australian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Commission (ABCC)的提案被上議院第三次否決以後,當時的總理譚保憤怒地解散上下兩院,就是一個雙重解散的實例。

 

澳洲的民主制度有很多好處的同時,也有著它的缺點。就它的選舉制度來講,時間上就缺乏確定性,而即將到來的超級星期六五區補選結果,必將影響著現任政府對未來執政計畫的思索與下一步行動,而擁有選舉日期選擇權的譚保總理也必定會密切關注選況,是否會宣佈解散議會提前大選,可能就在此一役。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