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從銀行縱火案看到澳洲難民問題

從銀行縱火案看到澳洲難民問題

0

從銀行縱火案看到澳洲難民問題

上星期在墨爾本Springvale區一間聯邦銀行內,發生了自焚式爆炸襲擊。消息指是一名難民縱火導致事件發生,究竟他背後有什麼原因驅使他做?有人指出作案者為澳洲收容的難民,更指出不少難民在被澳洲收容後,很少人會關注到他們如何生活,就讓我們探討一下,來到澳洲的難民,生活的情況到底是苦或是甜呢?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蘋果日報

早前在Springvale區發生的縱火案引起來市民關注,他用助燃劑在銀行入口處點燃了自己。除了其他無辜的市民外,他自己也嚴重燒傷。跟據Herald Sun的報導,將縱火人身份認定為尋求庇護的難民。因他申請了庇護,並沒有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危機。報導稱他為持有過橋簽證的緬甸難民,2013年非法偷渡來的。在縱火前曾大叫他沒有錢買食物,聲稱政府沒有給他足夠金錢,因為他的簽証暫時不能工作,所以他只能依靠政府資助。他飽受精神困擾,他不但患上了賭癮,並且他緬甸的家人患有重病。

 

難民在澳實況

難民來澳洲的過程困難重重,有些是乘搭船過來的,他們要跨越數個國家的邊界和過半百人擠在一艘小船裡。他們對未來的路程一無所知,但他們相信跨越危險和苦難之後,將迎來自由的人生。如何處理日益增加的難民及維持邊境安全一直是澳洲的重大議題,每年不同黨派也會就移民政策帶出爭論。

究竟難民在澳洲的生活情況是怎樣呢?難民受他們的原來的政府以不同原因逼害,他們千辛萬苦尋求方法到另外一個國家生活。在澳洲,雖然政府提供了不少福利給難民,但他們對澳洲生活感到迷惘,他們認識的大都是難民。政府會安排難民在同一個地區居住,因此,他們的社交圈子很少,很難融入社會。大部分難民的母語不是英文,與當地人溝通有困難。雖然政府有提供免費的英語課程,但他們要在短時間內學習一種新語言是不容易的。他們也要習慣澳洲的生活方式,所以這增添了很多無形的壓力。難民初來到一個新國家,經濟上很大機會遇到困難。他們大部分都拿過橋簽証,花很多年時間也找不到長工。澳洲人口不斷上升,但就業職位並沒有增加。除了難民,其實新移民也要花很多時間才能找到一份長工。

 

再者難民裡也有很多不會算術和不認字,這大大減少找到工作的機會,因認字是工作的最低要求。有人會認為低技術工作適合他們,可是他們和僱主有一個溝通障礙,嚴重的可能連工作需要和說明也不能理解。跟據數據顯示,很多難民也長期失業,因為他們沒有技術和有英語聽說障。就算有僱主聘請他們,因他們不是當地人,大部分都是廉價勞工,所以他們需要申請失業援助去維持生活。根據社會服務局(The 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的規定,難民可以立即獲得和其他澳洲永久居民相同的收入補助,不用一年的等待期。他們最高每人每兩周可以領到497澳元,但是這不足以支持他們的生活。他們除了要支付日常開支,還要付房屋租金。他們飽受種族歧視問題和經濟壓力,所以難民在澳洲的生活是不容易的,他們要比常人付出多一倍的努力,才能支持自己的生計。

 

如同在Springvale發生的自焚案的嫌疑犯一樣,他是長期失業,承受著龐大的經濟壓力。跟據報章報導,他一直哭叫說因為得不到政府的津貼,所以要從一個房子搬到另一個房子。可見他是在一個絕望的情況下,才想不通做這件事的。

 

澳洲人民對難民的看法

上年澳州政府宣布接受敘利亞難民,立刻引來大批市民反對。敘利亞的地方經常發生內戰,極端伊斯蘭組織(ISIS)佔據敘利亞。市民上街遊行示威,認為難民內裡藏有恐怖分子的穆斯林,會對國家的安全構成危機。跟隨SBS的調查結果顯示,有一半以上的受訪者反對政府接收更多的難民,原因包括不想有類似歐洲的移民危機。去年巴黎的連環恐怖襲擊經調查証實,其中一名施襲者是到歐洲尋求庇護的人。因此,澳洲人想保障自己和國家的安全,澳洲吸引移民的其中一個在西方國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安全國。

聯合國難民署資料顯示,如果從一個國家接受和安置的難民總數這個方面來看,澳洲則排在第25位。可見澳洲每年增加難民數量,但是澳洲市民接受程度還是很底。在社交平台上,澳洲人紛紛表達對增加移民數量的不滿,他們認為納稅人付得太多,已經到了一個無法接受的地步,再者會引致有經濟、人口和政府等問題。種族歧視的問題也十分嚴重,難民並不是在澳州出生,但他們擁有與永久居民一樣的福利,他們會認為這是不公平對待。澳洲僱主中大部分會聘請當地人,不會考慮缺乏本地工作經驗的難民。政府接待的難民陸續增加,如果大部分長期失業,這會增加政府的財政負擔,消耗社會成本。市民身為納稅人,他們認為應把資源投放在更加重要的地方上,不應加大金額去支持難民生活。

 

澳洲境外難民

除了抵達澳洲境內的難民,還有境外的難民。自2013年起,澳洲政府拒收乘船到達澳洲的難民,將他們轉往太平洋島國諾魯(Nauru)、馬努斯(Manus)的拘留中心。可是那裡設備不足,就醫困難。早前在諾魯的難民拘留中心大量文件流出,揭發2年內發生超過2000宗性侵、襲擊與自殘未遂事件。比較嚴重的事件包括2014年9月時一名女孩嘴唇被縫在一起,一名警衛發現後只顧嘲笑她。雖然他們逃避了國家的逼害,並坐船到達一個新地方,但他們要飽受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這會對他們以後的心智發展造成很大傷害,他們有部分是有機會獲批過橋簽証到澳洲境內生活。如果澳洲政府要避免與縱火案同類事件再次發生,他們應該要加強監管拘留中心。雖然他們不是居住在澳洲的土地上,但在公開文件上買示拘留中心每年花費納稅人12億美元,這是與澳洲人息息相關的事。

 

澳洲政府的難民政策

引來澳洲人民反對的是不斷增加接收難民的數量。澳洲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all)宣佈澳洲2018-19財年起接收難民的人數永久性地增至18,750和給難民項目的撥款將增加1.3億元。從聯合國難民署接收難民人數的情況來看,澳洲排在第三位。各人觀點各有不同,雖然有不少人反對難民來澳,但也有一部分人認為澳洲應幫助他們,因為他們正面臨危機,所以澳洲應該給予緩手。同時,澳洲也設有很多組織幫助難民例如澳洲人道主義服務計劃,他們提供一系列的課程幫助難民了解和認識澳洲的文化,幫助他們融入社會。

 

政府提供了510小時的免費英語課程,因如果不懂英語,很難在澳洲工作和與當地人溝通。而且,年輕難民和其他永久居民一樣享有同等入學和受教育的權利,教育對一個人的心智發展是十分重要的。另外,難民要獲得澳洲合法的難民身份不是容易的,申請者必須經過身份、健康、性格和安全審查,才能獲得永久的居住身份。在醫療方面,合法的難民,同樣享有全民健保和免費在公立醫院治療等服務,跟澳洲永久居民一樣。

 

力爭上游的一群

有一部分難民努力地融入主流社會,希望在這裡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根據訪問,有些難民一開始對澳洲缺乏暸解,他們依靠有限的社交範圍以及AMES義工的幫助(AMES是維州一家為難民與新移民提供幫助的組織),在那裡他們能擴闊社交圈子,增加就業機會。有些難民現在在工廠做電桿工,並表示老闆和同事幫助他們學習英語。有些找到家庭清潔工作,雖然他們的收入不是很高,但足以維持生活,他們已表示很感恩。還有一少部分的難民擁有自己的生意,甚到有些更當些總商會主席,他們一致認為社團和政府的幫助是很重要的。

澳洲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難民可在這裡追求自由,不用再受政治迫害。政府每年投放很多金錢在境外難民營裡,可是難民受到不公平對待。政府應加強監管,防止同類事情再次發生。「在一個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驅逐時代,我們需要前所未有的人道主義精神和全新的全球責任感,接納和保護逃離衝突與迫害的人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古特雷斯說。現時,歧視問題一直存在,澳洲人民認為難民搶奪他們原有的資源,政府不應投放大量金錢在難民身上。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價值,應該欣賞別人的長處,不應著重他們的背景。澳洲是一個多元化社會,應鼓勵人民能敞開心扉,不要對難民存在偏見,肯定他們對社會的貢獻。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