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社交媒體者得天下?

A Chinese netizen looks at the logos of the messaging app Weixin, left, or WeChat, of Tencent, and Douyin, a Chinese version iteration of short video app Tik Tok, of Bytedance on smartphones in Ji'nan city, east China's Shandong province, 24 January 2018. Another feud is brewing between China's most popular short-video platform and tech giant WeChat. On Wednesday, TikTok (known as Douyin in China), said that many new users were unable to log in to its platform via WeChat. TikTok said an inspection found no tech failures on its end, and assumes the problem is stemming from WeChat. "Since there was no advanced notification from WeChat, it is not clear whether this is a technical failure by WeChat¡¯s login service or a result of other human factors," TikTok said in its notice.No Use China. No Use France.

/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微信、抖音的全球影响力不容小视

 

印度電子及資訊科技部(MeitY)以損害印度主權完整及國家安全為理由,6月29日宣佈禁止包括短片軟件抖音的海外版TikTok,以及微信(WeChat)在內的59款中國應用程式。7月25日,微信正式限制身在印度的用戶發送及接收訊息。美國白宮幕僚長米道斯(Mark Meadows)也在之前指出,美國正在研究抖音、微信等應用程式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會在數周內採取必要行動。中國的軟體與應用程式是否有後門,會將使用者資料外泄或回傳中國,近年來傳言與爭議不斷,從之前監視系統的海康威視、5G的華為、視訊會議的ZOOM、到現在的抖音與微信,莫不如此。對於微信、抖音的洗腦作用,西方各國也有開始的聽之任之過渡到如今的警惕醒悟,下一步的實質行動必然不遠了。

 

風波不斷的微信、抖音平臺

近年來,短片分享平臺抖音(TikTok)引發的全球隱私擔憂正在加劇。研究公司Sensor Tower資料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TikTok在全球的下載量超過20億次。美國在去年2月因為TikTok非法收集兒童資料對其罰款570萬美元。這一罰款是TikTok遭遇的最新監管打擊。TikTok目前已在印度下架,並且可能會遭到美國的封殺。

而日前韓國通信委員會(KCC)也表示,已對短視頻平臺、抖音海外版TikTok罰款1.86億韓元(約合15.5萬美元),原因是TikTok在未徵得家長同意的情況下收集了6000條14歲以下兒童的資料,並且在沒有在事先通知的情況下把當地個人資料轉移到了美國和新加坡的伺服器上,違反了當地電信法,並且沒有就向海外轉移個人資料對使用者做出適當通知。

而使用中國即時通訊軟體微信(WeChat)的美國用戶也曾反映,在去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中國網警嚴密監視他們在網上發表的有關香港事態的帖子,支持香港抗議者的言論會被刪除,事主的微信帳號甚至會被關閉。微信的使用在海外華人中十分普遍,微信早已成為他們與中國大陸家人和朋友的主要即時通訊工具,許多使用者還使用微信支付、理財、約醫生等。而一旦被封號,帶來的不便顯而易見。

事實上,更多的在美華人用戶早已開始在微信上不談,或者少談敏感政治話題,以免少給國內家人和朋友找麻煩。還有人則試圖通過寫反語、藏頭詩、諷刺幽默等手段,在微信上表達對政治和社會的觀點。

而澳洲的情況甚至還不如美國。微信的海量垃圾公眾號和官方「大外宣」的洗腦文就淹沒了澳洲華人的資訊管道。自2008年後,中國就開始採取媒體走出去的「大外宣」戰略,拿出大量資金支持海外媒體,以為中國樹立一個大國、強國的正面形象,從而步步為營。至此,在「資訊輿論戰」這個戰場,澳方慘敗,中國完勝。

一方面,中國政府早就禁止國際通用軟件在中國大陸境內運行,無論Facebook、Twitter,還是Google、Skype、Line、Telegram;另一方面,中國致力於將微信、抖音推出國際版,擴大海外的受眾範圍,大力宣傳中共政策,以達到海外統戰工作的效果。其實,從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抖音、微信早已超出了社交媒體平臺的作用,這也直接促使海外國家開始對這些平臺開始陸續動手。

 

/居澳华人、社区受中国社交媒体影响较大

 

社交媒體,還是情報收集器?

抖音,除了在中國國內十分流行,在海外亦大受歡迎,美國、日本、泰國、印尼、德國、法國和俄羅斯等地都有大量用戶,下載量多次登上App Store或Google Play冠軍,就連國際名牌如LV、Chanel也用抖音作宣傳。

就在抖音app在西方國家大行其道的同時,有研究指出,抖音會為西方國家帶來新的安全隱患。應用程式不但收集使用者的資料,可能將資料傳到中國,更有機會讓中共當局存取有用情報或軍事活動,變成另一個華為,成為中共收集情報的機器。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曾發佈研究報告指出,抖音受到外國年輕人的歡迎,他們在手機上安裝抖音,如同讓中國的手機app擁有「前所未有的跨境覆蓋」。

以美國年輕軍人社群為例,很多人都會用抖音上傳自己的短片,不少片段都是他們穿上制服做健身、訓練,片段可以顯示他們身上的ID標籤,而且很多時候的拍攝地點都在軍事設施內。與其他手機社交媒體app一樣,抖音都會收集使用者位置等大量資料,一旦這些資料被傳到中國,按照先前曾有中國企業要協助當局收集情報的報導,中共政府可以「很容易的存取、利用資料」,用來製作更易辨識西方人面孔的監控軟體,或者從資料中存取西方軍事活動的情報。

同時,微信、抖音的洗腦作用,在海外實際上已經遠遠超過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的洗腦作用。因為現在大部分人都從網上獲得資訊,海外華人更是通過微信與中國親友保持密切聯繫。微信裡,凡是親共的群組,都日益壯大;而凡是反共的群組,都被一波一波的禁言、封號。而中國的各級政府組織公務人員學習如何製作抖音小視頻以達到統戰效果,早已是公開的事實了。

在給人們生活帶來充分便利性與娛樂性的同時,個人隱私和國家安全的保護不容忽視。而今年伊始至今尚未平息的新冠疫情,更是將很多微信公眾號、抖音短視頻再度推上了風口浪尖:一些文章混淆視聽,缺乏邏輯,嚴重缺乏事實根據,卻依據獲得了大批擁躉,甚至廣泛傳播,中國政府的大外宣政策確實已見成效。近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回答關於美國是否應該禁止中國社媒體應用的問題時指出,關於人們手機上使用的來自中國的APP應用,美國會解決這個問題的,而且美國對這個事情是非常認真的,「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已經關注了很長時間。」

 

全球對微信、抖音說「不」的浪潮會到來麼?

新冠疫情顯然已經把二戰之後延續至今七十餘年的世界格局徹底打破,原有的秩序再次打破,一場對於至高權力的爭奪,也延伸到人們日常生活的角落:人們通過什麼去瞭解資訊?人們平時用的最多的通訊工具與應用軟體是什麼?人們更願意相信的是哪個平臺?

/抖音风靡全球青少年

 

日前,臺灣《上報》發表文章《全球都應禁用抖音、微信 直到中國開放網路市場》,作者王盈勳認為,全世界都該禁抖音與微信。有國安疑慮,當然一定要禁,沒有國安疑慮,也一樣該禁,停留在危及國安與否的爭議,只是徒然讓中共找到在語言的混戰中脫身的機會。文章慷慨激昂,但是要求「全世界都該禁抖音與微信」的可行性究竟有多大呢?

多年依賴微信社交的美國華人不免惶惶不可終日,如果一旦微信被禁用,美國華人社區很多個人、群體、社團間的聯繫,甚至企業經營往來等都將造成聯繫中斷,甚至陷入不便和麻煩。不少微信常用用戶通知微信群成員開始另闢蹊徑,轉移到臺灣華人常用的Line社交應用程式。這樣的情形在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華人聚集的國家同樣如此。

微信應用程式由中國大陸騰訊公司開發,2013年後幾年間發展迅猛,用戶量高速增長。成為中國大陸及海外華人使用最多的社交媒體聯繫方式。據英國某資料統計公司調研,僅僅在2013年之後的不到兩年,美國微信用戶數量上漲11倍,超過300多萬人(美國華裔總人數480萬左右),到目前更是幾乎所有中國大陸背景的美籍華人,留學生,及其商務人士的必用聯繫交流方式。Line應用程式則是亞洲(中國以外)最流行的社交軟體,也是另一個美國華人普遍使用的溝通方式,是類似於微信的社交平臺,在臺灣,幾乎每個人都使用Line,帳戶估計有逾千萬個。有社區華人表示,如果微信被禁用,美國華人轉用Line是最方便上手的選擇。

/台湾华人常用的Line社交应用程序

 

如果說微信更多的是偏向海外華人間以及海外華人與中國境內親友聯絡的聯絡通訊工具,那麼抖音的適用情形則要更複雜一些。

TikTok火起來主要摸準了大部分用戶的心理,並且形式新穎。年輕人需要展示個性也需要獲得讚美,從而滿足自己各方面的虛榮心,傳統的那些社交軟體已經不能滿足當下年輕人的需求,或者說年輕的人們已經對Facebook、Snapshot 等傳統社交軟體感覺厭倦。那麼禁止抖音,對抗的就是新的一代,而且這是不分國籍的。

起初,美國社會其實並不看好這款風靡青少年群體的音樂短視頻軟體,甚至有些反感。當他們反應過來時,高達10億美金的價格買下Musical.ly換名之後的TikTok以不可阻擋之勢,橫掃了美國大街小巷。這一切超乎想像,僅用了一年零四個月!而目前,TikTok正在考慮全球總部的多個備選地點,目前其五個最大辦公室分別位於洛杉磯、紐約、倫敦、都柏林和新加坡。

先不論西方主要國家對公民言論自由的尊重與保護,即便如印度一樣,政府強行通過行政令,要求蘋果跟谷歌下架微信、抖音等軟件可以做到,但這僅僅是在官方應用店裡控制而已。用戶完全可以跳過應用店,直接到官方網站下載安裝包來安裝。這樣還能真正能達到禁用的效果麼?

今日的西方社會已經認清,中國政府在全球擴張與竊聽的工具,遠不止華為5G,還有微信、抖音、騰訊QQ、百度搜索等軟件公司。只是下一步能如何行動切取得實效,則是留在各國政府面前的一道很難跨越的難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