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後疫情時代的澳洲

1月25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宣佈,醫藥監管機關已正式批准美國輝瑞大藥廠(Pfizer)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首批疫苗預計將於2月底開始施打。藥物管理局(TGA)授予輝瑞疫苗臨時批准,使得輝瑞疫苗成為澳洲第一支獲得放行的COVID-19疫苗。疫苗的研發生產投放為深陷於新冠病毒一年有餘的人們點亮了些許希望,也開啟了後疫情時代新一輪的經濟社會發展。

Published

on

疫苗接種逐步推行

不同於部分國家緊急批准方式通過疫苗使用,澳洲啟動疫苗使用是藥物管理局常規程式下的正式批准,也就是說,澳洲是全球率先走完全部的程式,以確保疫苗獲得批准的國家之一。由於全球面臨疫苗生產和配送挑戰,澳洲2月底將以「相當小的規模」展開接種工作,而非政府先前承諾的3月中時間表。

澳大利亞政府已經訂購了1000萬劑輝瑞疫苗,足以為500萬人接種;一線人員和抵抗力較弱的人群具有優先權接種首批疫苗。根據澳大利亞宣佈的新冠疫苗接種全國推廣部署計劃,老年護理機構與殘障護理機構的入住者和工作人員、一線衛生保健工作者、檢疫與邊檢工作人員均為優先接種人群。接種計劃預計在今年10月前完成。

此前,澳洲政府希望在3月底之前能夠有400萬澳大利亞人接受免疫,但由於全球供應緊張,澳洲的免疫速度有可能會減緩。澳洲政府稱,自2月末起,輝瑞公司將每週向澳大利亞提供8萬劑疫苗。澳洲政府承諾,將在2月中旬之前公佈疫苗供應的最新資訊。

/ 澳洲逐步推行疫苗接种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並沒有統一的接種日期,因此負責接種推廣的工作人員會與接種者本人或其所在的機構協調具體注射日期。一線醫護人員與檢疫、邊檢人員在接種前還需提供接種資格證明、知情同意書、並在接種中心登記時現場接受臨床篩查。

同時,也有一些注意事項要小心:雖然第一批候選疫苗已經進入審批程式,但在未來幾年,我們很可能會看到兩三代疫苗誕生。要知道,英國的變種病毒已擴散傳播到全球數十餘國家並促使澳大利亞進行封鎖。雖說疫苗研製時已經考慮到了這一點,新的研究也表明輝瑞公司的新冠疫苗可以對付英國和南非的變種病毒,但這只是一項初步研究,西方國家目前為止在使用的另外兩種主要新冠疫苗——莫德納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則沒有類似研究。疫苗不僅要有效,而且要持久,對人體的保護要能持續足夠長的時間。而且公眾必須願意接受它。

疫苗讓大家看到了我們從新冠疫情危機中解脫出來的曙光,但行進至光明未來的路上,絲毫不能掉以輕心。即使疫苗上市,與新冠病毒的戰鬥遠未結束,我們必須確保不會把腳從踏板上移開。

疫苗近在咫尺,但短期開放國境無望

幾周前,澳航(Qantas)宣佈恢復從2021年7月1日起國際航班的預訂,預計飛往新加坡、香港和日本等亞洲目的地的航班也將於7月1日恢復,但澳大利亞首席衛生官布倫丹·墨菲(Brendan Murphy)抨擊該行為稱,2021年開放國際邊境為時尚早。

在旅行限制開始實施近12個月後,墨菲教授表示新冠疫苗可保護民眾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但阻止病毒傳播的有效性仍未知,即使大多數人都接種了新冠疫苗,澳洲邊境仍不可能在2021年全面開放。也就是說,今年大部分時間澳洲仍將實施嚴格的邊境限制,隔離很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 澳洲开放国境短期无望

而一旦邊境不啟動開放,教育業、旅遊業這些依賴海外人口的澳洲重點行業必將受到更大打擊。 此時,政府的支援必不可少。 當然,邊境的重新開放,需要考慮的因素太多太不確定。 特別是在新冠病毒在多國發生變異、如今已傳入澳洲境內,此時更不敢大意。

在與新冠病毒對抗的戰役中,不得不說澳洲在西方世界打了一場漂亮仗,放眼英美、歐洲各國,情況不堪入目。在去年一年各國的經驗積累下,治療和診斷方法可能得到改善,死亡率應該繼續呈下降趨勢,但以新冠病毒變異的狡猾程度,希冀病毒在短時間內消失是不太可能立刻出現的。即便是疫苗在各國獲得批准後,普通公眾可能需要6到9個月的時間才能接種疫苗。同時,由於很多國家政府對更多的封鎖政策沒有什麼興趣,加上許多國家民眾的集體反抗正在暗流湧動,新冠病例的數量可能還會激增。此時,為了更好的保護本土民眾,澳洲的邊境封鎖政策就有了最自洽的邏輯支援,否則很可能前功盡棄。

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沒有人預見到2020年會是這番光景。在2019年結束時,美國的經濟學家們談論的是充分就業的前景,無數知識精英預計英國脫歐將主導歐洲的頭條新聞,日本準備作為夏季奧運會的主辦國向世界敞開大門。然而,新冠疫情發生了。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去年一月首次被描述為一種神秘的、類似流感的疾病,最先爆發於中國武漢——使全球經濟陷入停滯。數百萬人失去了工作,超過140萬人失去了生命。全世界許多人都被迫待在家中。

2020年考驗了我們的應變能力,迫使全世界飛速改變生活和工作方式。臨近2021年,隨著新冠肺炎疫苗出現一線曙光,我們又面臨新的考驗:需要決定為自己和子孫後代建立一個什麼樣的後疫情世界。

越是遇到重大的危機,越是不能孤立前行。其實從全球合作加快疫苗研發就可以看出,全球化的進程可能遭遇挫折,但絕不能倒退。孤立主義和自給自足只會讓所有國家的交易成本都上升,而且並不會讓任何國家在面對下一次疫情時更為安全。

全球化需要互聯互通,但是應對疫情又需要隔斷。這種內在的悖論給各國決策造成很大的困擾,導致應對疫情的不同模式,相應地也產生了不同的後果。而位於南太平洋上的這個島國——澳大利亞,與美國在軍事方面的緊密依存,與亞太各國緊密的經濟往來,在世界版圖上佔有一定話語權的意圖,這些都指明,自給自足不可能是澳洲的未來方向。

長期來看,如何在效率與安全、區域與全球、競爭與合作等方面把握平衡,依舊是澳洲在後疫情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方向。全球化這一歷史大勢不會因疫情而終結,但其結構和內涵可能出現新的變化。如何發展涵蓋經濟、安全、社會要素的更為包容的全球化將具有更強的韌性和潛力,是我們在未來一段時間必須思考而破解的。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