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康希的「跨界計劃」和僧尼「假結婚」 …

康希的「跨界計劃」和僧尼「假結婚」 …

0

康希的「跨界計劃」和僧尼「假結婚」

——現時社會宗教事務的困境探討

 

 

文:本刊編輯部

 

近日,幾件「宗教新聞」引起了公眾的矚目。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康希牧師夫婦因其「跨界計劃」違規使用教會資金而受到新加坡司法部門起訴,一審被定罪。而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則推出了個人第一張搖滾樂專輯,來向年輕人傳福音。在香港,一名尼姑被控以假結婚的方式協助大陸和尚來港定居;而此時此刻,中國大陸少林寺的方丈釋永信正因為私生女的傳言而焦頭爛額。現代社會,我們應該怎樣看待宗教人士的行為,如何處理好教義、傳統和現實之間的關係呢?

 

 

康希的流行音樂「跨界計劃」和教宗的搖滾樂

「康希事件」的主角康希現年51歲,生於新加坡,1989年5月7日創辦了城市豐收教會(CHC),目前教會成員約有30000名,是亞洲最大的教會之一。他的妻子為福音歌手何耀珊。2012年,康希牧師與其他4 名教會成員,被控挪用公款2400萬新加坡幣(超過2000萬澳元),用以資助何耀珊歌唱事業,目前面臨新加坡監察機構的3項起訴,都仍在審查中。

 

「康希事件」本身涉及複雜而巨大的宗教議題,許多基督教人士撰文批評指出,就是因為康希牧師搞靈恩和成功神學,才弄到今天這般地步。不過,康希牧師目前面臨的指控,主要是不恰當使用教會公款,司法當局並無任何關於神學理念的指控(當然,本來也不會有),跨過司法問題直接討論神學議題,也確實不合適,本文在這裏也不研究這個話題。

 

值得一談的,是城市豐收教會的「跨界計劃(Crossover Project)」。2002年,康希夫婦開始這個事工,目的是要「使用何耀珊的歌唱和音樂,來接觸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和地」。應該說,用音樂來傳道,本身並不是什麼獨創,基督教早有福音音樂(Gospel)的形式。福音音樂源自接受了基督教信仰的美國黑人農奴,猫王Elvis Aaron Presley把福音音樂引進到自己的風格中,之後汽車城唱片公司將這種音樂商業化,福音音樂逐漸流行化,演變成當代基督教音樂。具代表性的福音音樂曲目,包括《奇異恩典》、《耶穌恩友》等。福音音樂在廣泛傳播的基礎上,還早就了很多福音歌手和福音音樂團體,華人世界最爲人熟悉的有「讚美之泉」等。

「跨界計劃(Crossover Project)」利用福音音樂傳道的做法本身沒有問題,但方式就引發爭議。這個「跨界計劃」的主角,是康希的妻子、師母何耀珊。新加坡以外的華人,較少聽到她的事跡,無論作為城市豐收教會的師母還是流行音樂的明星。資料顯示,這些年何耀珊的華語唱片在新加坡有一定的銷售成績,但並不算出色。2007年,何耀珊推出國語專輯《擁抱》後,在經紀人的建議下,決定離開新加坡,赴美發展。按照她自己的說法,希望能在新的環境裡,拋開傳統包袱,更自由地專心創作,達成「跨界」目的。

 

過去10年,「跨界計劃」的執行團隊,非常努力地打造何耀珊成為流行巨星:安排她接觸第一流的製作人、MV導演、編舞家、造型師和美國音樂界的重量級人物……有媒體甚至猜想,她選擇住在加州比佛利山豪宅區,也是一種公關策略,使她能與好萊塢重要人士毗鄰而居,以便有機會能多聯絡、接觸。

 

從結果來看,何耀珊這幾年還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的,她的作品在美國告示牌舞曲榜屢獲佳績,她受邀參加葛萊美獎頒獎典禮,擔任2008北京奧運音樂大使、出席時尚界最“IN”的“Victoria’s Secret Fashion Show”……從創意發想、行銷包裝、到公關造勢,處處看得出跨界團隊的專業和用心。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他們忽略了「跨界計劃」的核心價值——用音樂做為媒介,來接觸未信的朋友。「跨界計劃」最終給人的感覺並不像是用音樂來傳道,而是在流行音樂裏加上幾句基督教的話語而已,用辯證唯物主義的話語來說,就是「形式妨礙內容」。

 

有一條很重要的新聞,可以用來作爲對照。據悉,教宗方濟各將於11月27日發行名為《醒來吧!(Wake Up!)》的搖滾專輯,當中包含多國語言的祈禱文和演講,配上新創作的背景音樂。其中一首名為《醒來吧!向前走!(Wake Up! Go! Go!Forward!)》的歌曲最近率先在網絡上登場,可聽到教宗造訪韓國時的英文演說和民眾掌聲,還有類似1970年代搖滾樂風格的電結他和電子琴演奏襯托。這首歌曲在教宗的聲音和民眾掌聲中,有類似1970年代搖滾曲風的電吉他和電子琴演奏做襯底音樂,還有能讓人聯想到梵蒂岡、朝氣蓬勃的小喇叭樂音。教宗在歌曲中說:「睡着的人無法歡唱、跳舞和慶祝。」專輯製作人和藝術總監內羅尼(Don Giulio Neroni)說,現代音樂跟教宗的字句很搭。

 

在一般人的印象當中,相比基督教,天主教的行為方式更為保守,更何況身為天下天主教徒領袖的教宗,居然推出了自己的搖滾樂專輯。有消息稱,現任教宗方濟各年輕時代也是一位時尚青年,對搖滾樂自然不在話下。現如今貴爲教宗,出一張專輯,依然難不倒他。相對於搖滾樂這一形式,人們肯定更關心「他唱了什麽」。雖然現在還聽不到整張專輯,但從已經面世的單曲來看,教宗顯然在嘗試讓年輕人從搖滾樂當中感受到天主教的文化氣息和耶穌基督的大愛。

 

無疑,我們並不能下結論康希、何耀珊夫婦和他們的「跨界計劃」失去了傳道的本心,但如果和教宗的搖滾樂專輯對照,我們起碼能够感覺到,「跨界計劃」在具體執行的過程當中,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對於官司纏身的康希、何耀珊夫婦而言,即便得免於司法追究,是否也應該靜下心來,重新評估「跨界計劃」。新的嘗試不是壞事,但遇到困難的時候,應該積極自我檢討。

 

 

香港尼姑假結婚和少林方丈私生女

香港消息,在香港新界大埔有座定慧寺,因寺院殘破需複修,該寺女住持釋智定今年7月接受訪問指出,曾有發展商以億元計收地,她仍拒絕。有佛教徒善信在網上發起籌款,籌得逾130萬款項。還有義工長期到寺內幫忙,却發現釋智定與一般出家人有異,甚少在寺內上香念經,不時有名車接載出入,追查下竟發現驚天大事:釋智定竟在出家後,兩度與內地和尚結婚,協助對方來港取得香港身份證留港居住。善信還揭發釋智定生活奢華,而寺院帳目亦混亂疑斂財。

 

女住持釋智定,於1967年在吉林省出生,在內地原名叫史愛雯,93年來港後改名爲龍恩來,其後取得香港永久身份證。她2002年正式出家,獲寶蓮寺賜法號釋智定,其師傅是寶蓮寺第六任住持初慧大和尚。釋智定其後成爲定慧寺的住寺及監院,但與寶蓮寺關係密切。根據婚姻登記處記錄顯示,釋智定身爲定慧寺住持,却於2006年8月17日與報稱擁有學士學位的23歲商人劉建强注册結婚,而劉建强早年已在內地出家,借著與釋智定「結婚」成功來港,獲寶蓮寺賜法號爲釋智强。兩人在結婚證書報稱住址同是大埔泰元村的公屋單位。

 

釋智定與釋智强二人登記結婚後七年,當釋智强成功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後,兩人即辦離婚。 45歲的智定於2012年10月29日以「離婚人士」身份,再與報稱一名有學士學位,同樣來自內地的38歲男教師如智注册結婚,兩人同時報稱住址爲大埔新峰花園,巧合地如智原來亦是一位出家和尚,原名叫高武國,其後獲寶蓮寺賜予法號釋智光,並在寺內擔任「維那」(即領班)重任,在寶蓮寺地位甚高。

縱觀整個事件,實際上就是「尼姑與和尚結婚」這一違反佛教戒律事件串燒「假結婚協助大陸人士來港」這一違法事件。要分析這個事件,我們不妨從比較簡單的「假結婚協助大陸人士來港」開始。但凡移民國家或地區,一般都優先照顧配偶移民,此爲人道主義精神所涵蓋。但也就因為如此,以「假結婚」為手法,行移民之實的事件時有發生,甚至有專業公司協助客戶辦理此類事務。澳大利亞也是移民國家,移民部針對「假結婚移民」有著很多具體防範措施,比如面試詰問當事人、要求公開舉辦40人以上出席的婚禮、移民官深夜臨檢等。相比之下,香港政府移民管理部門是否制定了有效的防範措施呢?起碼從釋智定事件中可以看出,監管缺失是很明顯的,香港特區政府應該認真檢討。

 

而「尼姑與和尚結婚」,就是比較難纏的話題。從技術上說,和尚結婚不算新聞,日本自古以來和尚就可以結婚,很多寺廟的住持都是父子相傳。但恰恰也是這個日本,卻是禁止尼姑結婚的,原因是日本和尚需要受250條戒律,而尼姑則要受348條戒律,尼姑不能結婚可能就包含在這多出來的98條戒律裏面。不過話又說回來,佛教戒律是在古代制定的,裏面本身很可能包含著對女性的歧視,又是現代文明所不允許的。

 

有人可能會認爲,日本佛教和漢傳佛教不同,漢傳佛教是禁止僧尼結婚的。在中國古代,僧尼如果被揭發從事淫亂活動,將受到極刑。這話當然是不錯的,但問題又來了:現代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是現代世俗型國家,國家機器不應該爲宗教教義背書。自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以來,中國進步力量就不斷在與包括宗教勢力在內的封建宗法勢力作堅決的鬥爭,大中華地區的現代文明成果,來之不易。如果世俗政府承認宗教戒律的有效性,那麽世俗法律體系就會受到威脅——如果政府依照佛教戒律禁止和尚、尼姑結婚,那麽伊斯蘭教人士也就能順理成章要求取消一夫一妻制,男性穆斯林可以根據伊斯蘭教法娶四個老婆。

 

日前,中國大陸有一單新聞鬧得沸沸揚揚,著名的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指與女子同居並生有一個女兒,此事在大陸受到廣泛關注。嚴格說來,現代社會條件下,釋永信也有結婚的權利,單純指責釋永信違反戒律,沒有實際意義,即使指控坐實,釋永信最多也就失去少林寺方丈的位置,卻不犯法。更有,現時中國大陸法律對非婚同居的約束幾乎為零,在現實中,僧尼出雙入對甚至携帶子女的情况時有浮現,集火批評釋永信似乎又過於苛刻了。

 

說回香港的案件。10月14日上午,香港入境處人員到定慧寺調查釋智定被指控涉嫌假結婚。拘捕了1男3女:分別是釋智定、其現任丈夫釋智光、徒弟釋妙慧及一名印傭。基本上,香港司法部門處理方式一如預計,即以「假結婚」為罪名,而不會糾纏「尼姑和尚結婚」的問題,這是明智的做法。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