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帕勞退出太平洋島國論壇

太平洋島國帕勞(Palau,又稱帛琉)週五(5日)宣佈退出太平洋島國論壇(PIF),其他數個國家也醞釀離開,令這個太平洋地區最重要的政治組織瀕臨瓦解。該組織今年推選新秘書長,按照君子協定,今年輪到帕勞所屬的島群選出秘書長,但其屬意人選以一票之差落敗給另一島群的候選人。帕勞批評該組織漠視小國利益,同一島群另外4個小國亦威脅退出。

Published

on

太平洋島國論壇有18個成員國,包括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其他島國,被視為美國盟友在區內推動外交的關鍵元素。按慣例,區內3大島群波利尼西亞(Polynesia)、美拉尼西亞(Melanesia)和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會輪流有代表當選秘書長,今年本應輪到密克羅尼西亞,後者推舉馬紹爾群島駐美國大使查奇奧斯(Gerald Zackios)出選,惟其他較大島國支持波利尼西亞人選、為今次競選而辭去庫克群島總理一職的普納(Henry Puna),最終普納以9對8票險勝。

爭議突顯太平洋地區南北分歧,北部密克羅尼西亞島群的小國一直質疑南部較有影響力的大國漠視其利益。太平洋島國論壇總部設於斐濟首都蘇瓦,帕勞以退出組織後不再需要外交使節為由,宣佈關閉在斐濟的使館,但強調兩國關係不變。該組織向來是在國際上要求就氣候變化採取行動的先鋒,外界憂今次事件恐令環保遊說工作受挫。

/ 太平洋島國論壇成員

愈發依賴北京

太平洋島國普遍重視發展與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日本、韓國、英國、法國、歐盟、東盟以及中國的關係。太平洋島國雖為小國、弱國,但也能以小見大和以小搏大。它們更多作為大國安全合作的橋樑、紐帶和粘合劑,有時候也會成為大國博弈的棋子和催化劑。而各大國也都在加強與太平洋島國的交往與合作。

然而,澳大利亞專家斯蒂芬•古德曼曾表示,南太平洋地區對中國的國家總體安全而言沒有多少戰略價值。他十分肯定地指出,不管是在現在還是可預見的未來,對中國的安全、貿易和經濟發展全局來說,南太平地區只具有相對較小的軍事價值或戰略價值。其原因在於,南太平洋地區距離中國大陸太遙遠了,資源並不是特別豐富,而且也不是任何重要貿易航線的一部分。這也是為什麼,在上個世紀,中國是不會從地緣戰略與安全角度來重視太平洋島國的。

/ 帕勞退出太平洋島國論壇

但是,現時台灣在太平洋有4個邦交國,當中3個為密克羅尼西亞小國,即帕勞、馬紹爾群島和瑙魯。帕勞總統惠普斯(Surangel Whipps Jr)上月就職時向《衛報》稱,將對抗中國大陸在太平洋的「欺凌行為」。他稱美國多年來證明是帕勞的可靠盟友,包括最近向該國提供6000劑莫德納疫苗,又提到美國海岸防衛隊和帕勞海事當局去年底查獲一艘中國漁船,涉嫌在帕勞海域非法捕撈海參,強調須停止非法捕魚。他續稱帕勞會維持與台灣的緊密關係,2018年有報導稱中國大陸以帕勞與台灣維持外交關係為由,下令旅行社停售飛帕勞航班,重創其依賴旅遊的經濟。這個特殊而重要的因素使得中國對太平洋島國不會掉以輕心,並且一定會找機會介入其中,所羅門群島轉投中國的故事就證明了這一點。

/ 普納被選為太平洋島國論壇新秘書長

太平洋島國是建設海洋強國和推動建設和平、合作、和諧的海洋秩序的重要合作方,中國與其海洋安全聯繫只會增多而不會減少,共同安全利益只會擴大而不會縮小。除了外交以外,經濟上的依賴,也會使太平洋島國紛紛轉舵傾向於北京。中國趁疫情加強對島國援助,包括向法屬波利尼西亞和斐濟等地運送醫療物資。在區內大國斐濟,中國援助尤其可見,如第二大島瓦努阿島去年底遭強烈風暴吹襲後,中國政府即捐出42萬斐濟元;庫克群島和斐濟經濟受疫情重創,轉向中方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借貸。這些都是島國越來越依靠北京的佐證。

澳大利亞的擔心

南太平洋島國從地緣、歷史、政治和經濟的角度上均對澳大利亞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而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日益擴張,與南太平洋島國間的關係日益密切就會引起澳大利亞更大的擔憂。 2016年《澳大利亞國防白皮書》,澳大利亞的國防重心首先是保衛澳大利亞本土,其次是周邊地區不能成為敵對國家勢力的立足點。從歷史上看,二戰期間日本就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都有存在,對澳大利亞造成了威脅,也是從此時起,澳大利亞極為重視南太平洋的安全。隨著中國軍事力量不斷增強,遠程投射能力的增長,中國海軍也從近海防衛走向遠洋,在海外執行各種任務,其海外利益的拓展正在日益增加。可能在出現某些問題時,中國就會在南太有軍事行動,在戰略上中國會將南太視為比較重要的地區,這就讓澳大利亞更為擔心。

結語

中國對於南太平洋島國的戰略重視程度確實在近幾年有所增加,無論是投資還是建交,都看起來比從前更加重視。但是,隨著疫情的深入,各個國家都面臨著經濟問題,中國也不例外,那麼中國能否像過去幾年那樣依靠自己的金元外交政策,目前還有待觀望。存在這種可能,中國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在應對北美和歐洲,從而讓中國無線顧及南太平洋島國的情況。但是,從澳大利亞的角度,擔心還是需要的,畢竟南太平洋是自己的後院,無論是安全還是資源亦或是主導權,澳大利亞都會被削弱,莫里森出訪的第一個國家就是所羅門群島,這反映出對所羅門群島與中國建交的潛在憂慮,也是對於整個南太平洋地區的憂慮,也是如何在大國博弈中獲取最大的利益。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