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專題:與澳洲同在

專題:與澳洲同在

0

專題:與澳洲同在

 

/本刊編輯部

/網絡

 

 

 

這場始於去年9月的澳洲山火持續到如今,已經熊熊燃燒了4個月,更可怕的是可能還會持續很長時間。據統計,澳大利亞全國範圍內已有600萬公頃土地因山火被毀,是2019年巴西亞馬孫雨林大火焚毀面積的2倍、2018年美國加州山火面積的6倍;目前,山火已造成29人死亡、5900棟民居被燒、12.5億動物葬身火海。這次山火危機受到了各國矚目,世界演藝界知名人士和澳洲大企業紛紛為解救澳洲山火危難捐款。

保衛共同家園的志願者

 

澳洲山火季,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關於數萬名志願消防員和山火戰鬥保護家園和社區的故事。志願精神在澳大利亞歷史悠久。這些志願者中的很多人都是社區中的一員,他們和山火戰鬥是在保護他們的鄰居,他們的財產,和他們的生計。

 

新州的鄉村消防局(RFS)是撲滅叢林大火的重要消防力量,主要成員均為志願者,人數超過了職業消防員。由於一年中的消防需求差異較大,採用志願消防員的做法提供了很大的彈性,有需要的時候才召集消防員,比起全都是職業消防員能節省巨大的開支。新州RFS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志願消防機構,擁有2000多個消防隊和7.2萬餘名志願者。

 

而此次山火災害變得越來越大,持續地越來越久,開始得越來越早,結束得越來越晚。隨著氣候變化造成的溫度上升,志願者們被逼到了他們的極限,消防員們休息的時間和他們的工作效率都在下降。那些仍舊留在鄉村消防部門的志願者卻面對被累垮的可能。隨著叢林大火越來越變幻莫測,給志願消防員的生命帶來了危險,新州鄉村消防局兩名志願者傑佛瑞·基頓(Geoffrey Keaton)和安德魯·奧德懷爾(Andrew O’Dwyer)就在滅火行動中翻車而犧牲。

以前澳大利亞各州的山火季時間不同,現在卻趨於相互交替、疊加進入。更不可思議的是,北半球和南半球的山火季也出現了重合的現象。這些都影響到各國在撲滅山火方面的協調和互助工作。目前澳大利亞各地鄉村消防機構可以動用140架滅火飛機,它們部署在不同的地點,根據山火形勢互相借用,提供支援。然而各地的山火爆發季開始重疊,導致可用的滅火機捉襟見肘。據預測,到2050年,澳大利亞自然災害的平均花銷將會達到390億澳元。

 

這場席捲澳大利亞多個州的大火已引發全球關注,一些國家已派出了消防力量甚至軍隊來支援澳大利亞的滅火工作。美國國家消防協調中心已從加利福尼亞州增派20名資深消防員前往澳大利亞。據該中心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1月5日,共有81名美國消防員協助澳大利亞當局撲滅山火。此外,新西蘭已向澳大利亞派遣157名消防員,其中一部分消防員自2019年10月以來,就一直在協助澳大利亞撲滅山火,預計新西蘭的支援行動將持續到1月底。

 

澳大利亞消防和緊急服務管理委員會中負責國際消防協調的保羅·康西丁說,「預計今年在澳大利亞工作的國際消防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自然的「圍獵」

 

這場大火的形勢,比2009年的「黑色星期六」大火還要嚴峻。受到大火傷害的不僅僅只是人類,澳洲的動物們也是主要的受害者。由於缺少人類所具有的應激能力,燃燒之地又是它們賴以生存的家園,它們面臨著更嚴重的威脅和傷害。

 

去年12月至今年1月,當5億動物死亡的資料在網上傳播時,許多人都不敢相信這個天文數字,以為是統計了包括昆蟲在內的生物。而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最新聲明:至今,澳大利亞恐怖的叢林大火已經造成大約12.5億隻動物死亡,比之前的5億隻資料又翻了一翻。

 

這場持續了數月的林火,成為澳大利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火災,給生活在廣袤森林裡的動物們帶來了滅絕性災難。澳大利亞生態學家估計,去年9月以來,僅新南威爾士州就有至少4.8億隻野生動物葬身火海,它們包括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等。澳環境部門估計,數千隻澳大利亞國寶級動物考拉因林火死亡。澳其他各州因森林大火喪生的動物數字尚不清楚,但專家估計,在大火中喪生的動物可能達到10億隻。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澳大利亞首席執行官德莫特·奧戈爾曼(Dermot O’Gorman)在近期的一份聲明中表明,這一令人心碎的損失包括新南威爾士州中北海岸數千隻珍貴的考拉,以及其他標誌性物種,如大袋鼠、小袋鼠、袋鼯、長鼻袋鼠、鳳頭鸚鵡和食蜜鳥等。

據估計,這些被殺死的動物要麼死於火災,要麼死於食物枯竭和棲息地被毀。

同時,據統計,澳大利亞持續數月的森林大火釋放3.5億噸二氧化碳,而吸收這些二氧化碳需要一個世紀或更長時間。山火肆虐造成了嚴重空氣污染。悉尼、坎培拉、墨爾本等城市持續被煙霾籠罩,空氣質量數據在最糟糕時超過官方確定的「危險」級別十數倍。

澳大利亞體育運動學院(Australian Institute of Sport)首席醫務官大衛·休斯(David Hughes)博士認為,雖然澳大利亞東南部的山火濃煙對身體有害,但它不會像印度和中國等國的空氣污染那樣給人帶來長期的健康問題。然而,並非所有專家都認同這個觀點。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全球環境健康(Global Environmental Health)學院的索蒂斯·瓦爾杜拉吉斯(Sotiris Vardoulakis)教授表示,由於都是物質燃燒的產物,澳大利亞山火濃煙造成的空氣污染與中國或印度的空氣污染程度相當。

 

能夠確定的是,目前危險遠遠沒有結束,形勢依舊變化不定而且危險。

 

政府救災工作被詬病

 

此次林火發生後,一直有來自一線的消防員提醒,去年林火季來得早、範圍廣,需要倍加重視。但這些意見未被當局採納。據報導,從2016年起,澳大利亞應急部門就要求獲得更多資源,澳國家空中消防中心專門請求每年增加1100萬澳元(1美元約合1.4澳元)經費撥付,以用於租賃大型消防飛機,組建一個大型滅火飛機隊伍,但這項申請遲遲得不到批復。與此同時,聯邦政府對他們的資助額度比2003年減少了一半以上。有些地方的消防員甚至要靠眾籌來購買基本消防設備。

 

有專家指出,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明顯低估了這次林火的規模,救災工作反應遲緩,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缺乏統籌協調。目前,澳國內圍繞林火的政治性爭論和質疑聲日漸高漲,政府應對不力廣遭當地民眾批評。

 

除了澳政府對林火災情的誤判,此次林火肆虐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聯邦與地方政府的協調分工不力。根據澳大利亞法律規定,州和領地政府對林火等自然災害負有主要責任。正常情況下,如果地方政府未提出請求,聯邦政府不會提供額外的支援。而事實上,去年林火的規模早已超出了州一級政府所能應對的範圍,亟待加強聯邦層面的統籌協調。

 

澳前總理陸克文在媒體撰文批評說,「政府在林火危機上表現出推脫和不冷不熱,救災工作反應遲緩」。澳前總理譚寶此前建議政府,要在全國範圍內協調消防工作。他表示,目前的火情已經是國家安全問題,協調消防工作應由聯邦政府發揮牽頭作用,但澳現政府拒絕採納這一建議。

 

在輿論重壓之下,雖然大火尚在肆虐,災後重建工作已被列為政府的重任之一。聯邦政府本周承諾兩年內向一個新機構國家山林火災重建機構(The national bushfire recovery agency)提供20億澳元撥款,重建災區。新的災後重建機構將至少運作兩年,而這筆新的撥款將獨立于現有的救災資金。 莫里森總理申明,這20億澳元的撥款是一項額外費用,是一項初步承諾,如果需要更多資金,政府將提供更多資金。

 

政府還同意給志願消防員發放最多6000澳元的補貼,給國家空中消防中心撥款1100萬澳元。此外,澳軍方組織了由近3000名預備役軍人組成的救災隊伍,這是該國歷史上首次動員預備役軍人參與林火救災。

 

 

在正常情況下,澳大利亞氣溫將在1月和2月達到峰值,這意味著該國可能需要數月時間才能找到緩解的辦法,火情何時終結仍然未知。根據以前的歷史情況,這次山火還會持續影響我們多久,會不會帶來其他隱患……這都是亟待我們思考的。

(Visited 5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1A Walkers Road,
Nunawading,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