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專題:山火燒不盡的啟示

專題:山火燒不盡的啟示

0

專題:山火燒不盡的啟示

 

/本刊編輯部

/網絡

 

 

由於不可控的森林大火,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州均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消防員正在兩個州奮力撲救超過100處火災。新州的叢林大火火情嚴峻,這是自2009年新的火災評級引入以來,大悉尼地區10年來首次面對最高級別火災預警——「災難級別」。到目前為止,此次新州、昆州和西澳珀斯郊區的致命乾旱地區發生的山林大火預測將加劇災難,這場災難已經造成四人喪生、十多人受傷,據估計受損或被毀房屋的數量超過200處,這是自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以來最嚴重的破壞。

形勢遠遠不可控

 

澳大利亞氣象局專家Clarie Yeo介紹,火險等級是基於天氣預報、相對濕度、風速以及灌木種類計算出的。其實也就是一種乾燥程度的計算。一旦這些因素發生改變,火險等級也會隨之變化。例如,如果遇到「災難級別」預警,通常會伴隨高溫、強風、地表乾旱等環境因素。

 

日前,新州北部的大火已經燃燒了85萬多公頃,相當於100萬個橄欖球聯賽場,規模史無前例。2009年發生在維多利亞州毀滅性的「黑色星期六」火災只有這個規模的一半,約43萬公頃。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氣候變化研究所的馬克·豪登(Mark Howden)教授在受訪時表示,山火季節似乎已經延長了,開始得更早,結束得更晚。目前,現實呈現的是,澳大利亞火災數量的增加,火災的嚴重性的增加,燃燒面積的增加以及火災季節的增加。雖然這些都是在氣候變化下預料到的事情,但不幸的是,預測的情況是會變得更糟。

 

通過對火災預警資料的分析發現,1973年至2010年間,澳大利亞全國各地區的叢林火災狀況惡化了。而據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資料,自1910年以來,澳大利亞的氣溫上升了一度。

 

研究極端大火的專家指出,目前這場大火可能發展成最危險的野火型態:火風暴。這種野火火勢很大而且移動速度快,甚至可以自己生成類似雷暴的天氣系統。在特定的地面和大氣條件下,森林野火可能肆虐大範圍的土地,能量大到能在火場上空形成風暴。這就是火積雲。通常,野火會隨風移動,但大火攜有巨大能量,煙不會被風吹得往橫向擴散,而是形成最高可升至15公里高的煙柱。

一言以蔽之,火風暴基本上是在煙柱裡的風暴。火風暴形成後,下方的火勢必然又大又危險,足以壓制任何其他氣象條件。因為具有風暴的特性,狂風可將餘燼吹到四面八方。有時候還挾帶閃電,引發更多火災,森林大火將愈發危險。

這讓大火難以捉摸和撲滅,可能會向多方向發展。

 

目前,新州鄉村消防局正在與美國和加拿大的同行一起探討在夏季引進北美人員的可能性,以此來回饋澳大利亞曾對他們的支持。同時,維州增援部隊將被派往新州,加入來自塔斯馬尼亞州和新西蘭的工作人員,以幫助已就位或預先部署到預計起火點的消防員。

 

防範意識需要時刻線上

 

由於處於南半球的熱帶及溫帶地區且四面環海,澳大利亞受海洋性氣候影響較大,每年的10月至次年3月都是需要格外注意的防火期。

 

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大火讓無數家庭付出了慘痛代價,卻也推動了維州對山火監測制度的徹底改革,直接促成了山火皇家委員會(The Bushfire Royal Commission)的成立。如今,每年維州都會計劃性的燒除部分森林和荒地,這些地區都是火災警報高危地區,提前將這些地區進行有計劃地燒毀直接的避免了以後的災害。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會有大量消防車隨時待命。

雖然,此次森林大火尚未波及維州,但是維州鄉村消防局已經發佈了西北Mallee地區的全面禁火令。同時,由於更加危險的火災正在發展中,從新州中西部內陸,悉尼南面的Shoalhaven地區,直到昆州北部的凱恩斯以及西澳州首府的社區日益面臨嚴重或緊急事件的威脅,維州決定派出50名載人卡車以加強對新州消防員的救災行動的支持。

 

由於山火季節的延長,澳大利亞森林火災季節的傳統觀念似乎已經過時了,就像加利福尼亞等其他地方一樣。如何讓更多的人瞭解山火,掌握更多山火安全的常識,在危機時刻救己救人,至關重要。

 

因此,瞭解山火發生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除了氣候乾燥以及雷電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外,很多山火都是由人為原因造成的,比如說有些人喜歡在野外露營,晚上做飯或烤火取暖時沒有徹底的將火苗熄滅,又或者是在野外抽煙時沒有徹底的將煙頭熄滅,這些小小的舉動都很有可能引發森林火災。加強學校、商場、社區等公共場所的公共宣傳,讓人們在春風化雨中牢記防範山火的有效舉措,方可提升全社會的防範山火意識,並落地生根。

 

從聯合國數據不難看出,近年來,歐洲、美國西部及澳大利亞東南部被火災破壞的區域面積都出現了大幅上升;未來一段時間,山火風險還會將長期存在。也就是說,澳洲可以借鑒其他國家的有關經驗。可以發現,各國在災害響應和準備工作方面進行投資至關重要,在預防和控制山火方面加大投資不能停留在口頭,而要切實落在行動上。一方面通過建造防火棚和清除易燃物等方法減少風險,另一方面幫助民眾瞭解火災風險並制定相應的疏散計劃。此外,通過植樹造林、減少砍伐樹木,確保土壤能保持足夠的濕度,從而起到抑制和防範火災的作用。

 

特別是最近幾天發生在新州、昆州的森林大火,讓我們看到,很多時候是人們無法預知和控制的,畢竟從來沒有一次同時發生17起緊急警告火災,各方都在拼命爭奪消防資源,拼命爭取支持。所以,在依賴於求助於專業人士援救的同時,學會自助非常重要。特別是近年來,由於人口壓力,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靠近森林易燃的地方居住,在消防警戒線上建造房屋,這也埋下了很大隱患。

 

假如有山火逼近,最好的做法便是在情況許可下逃離現場。假如通道暢順,最安全的應對方法便是遠離火災現場,並前往山火發生機率較低的大城市及建築物集中的區域。但是,仍有些人會選擇留守家園或趕不及離開現場。遇上這個情況的話,你需要轉移到房屋的內部,避開火焰的輻射熱。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山火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常見的自然災害之一。但是,當火災肆意蔓延並點燃半個東海岸線,導致600萬居民面臨「災難級」警告、600所學校被迫關閉時,問題的爭論點逐漸轉移到了是什麼讓山火季節變得更加嚴重。

 

由於受火災影響,從高空俯瞰黃金海岸,這裡已經被濃厚的霧霾籠罩,黃金海岸、布里斯班空氣品質比北京差。本次前所未有的火情立即引發了圍繞氣候變化和森林大火強度之間聯繫的爭議。

 

澳大利亞氣象局和CSIRO發佈的一份聯合報告發現,氣候變化導致了更長的火災季節。綠党要求自由黨政府立即對氣候變化做出回應。但澳大利亞副總理邁克爾·麥考馬克表示,不應將本次火災政治化。雖然現階段就原因進行政治辯論並不合適,但是由於邁克爾·麥考馬克將批評者們描述為「城市狂躁性的精神病患者」無疑是火上加油,特別是激怒了那些剛剛受到大火直接影響的人。

 

新州至少有72處大火在繼續燃燒,其中有一半沒有得到控制,昆州77個地方政府區域中有42個處於火災禁令之下,突顯了東部沿海地區緊急情況的嚴重性,而且預計情況將惡化。由於叢林大火的威脅只會加劇,氣候變化的政治口水戰似乎會在整個夏季繼續升級。

 

氣候變化與火災影響之間的聯繫是複雜的,但卻是明確的。人類的二氧化碳排放正引發全球變暖,從而導致氣候變化。氣候變化會導致更加惡劣的天氣和災難性火災發生的可能性增加。當山火發生時,天氣是災害性條件下影響火勢的主導因素。

 

最近出現的證據表明,澳大利亞東南部經歷的乾燥冬季和火災季節的更早出現與氣候變化直接相關。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天氣也是異常乾燥。很難具體說出現在這一特殊事件是由於氣候變化造成的,但是周邊的證據是有力的。目前火災正在發生,人們正在遭受巨大的苦難。不難看出,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適應氣候變化引發的山火。

除了變幻莫測的氣候條件外,不良的土地管理方式也使人們陷入困境。由於管理不善,燃料負荷量還在持續增高。當風和易燃物都存在時,森林火災發生的概率則大大提升。氣候變暖和不良燃燒習慣加劇,意味著災難性火災更加頻發。當前,澳大利亞最有效的火災預防措施是清除易燃物,即計劃燃燒。

 

同時,打擊野火必須多管齊下,包括創新策略,如設計計畫燃燒的

專題:山火燒不盡的啟示

 

/本刊編輯部

/網絡

 

 

由於不可控的森林大火,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州均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消防員正在兩個州奮力撲救超過100處火災。新州的叢林大火火情嚴峻,這是自2009年新的火災評級引入以來,大悉尼地區10年來首次面對最高級別火災預警——「災難級別」。到目前為止,此次新州、昆州和西澳珀斯郊區的致命乾旱地區發生的山林大火預測將加劇災難,這場災難已經造成四人喪生、十多人受傷,據估計受損或被毀房屋的數量超過200處,這是自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以來最嚴重的破壞。

形勢遠遠不可控

 

澳大利亞氣象局專家Clarie Yeo介紹,火險等級是基於天氣預報、相對濕度、風速以及灌木種類計算出的。其實也就是一種乾燥程度的計算。一旦這些因素發生改變,火險等級也會隨之變化。例如,如果遇到「災難級別」預警,通常會伴隨高溫、強風、地表乾旱等環境因素。

 

日前,新州北部的大火已經燃燒了85萬多公頃,相當於100萬個橄欖球聯賽場,規模史無前例。2009年發生在維多利亞州毀滅性的「黑色星期六」火災只有這個規模的一半,約43萬公頃。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氣候變化研究所的馬克·豪登(Mark Howden)教授在受訪時表示,山火季節似乎已經延長了,開始得更早,結束得更晚。目前,現實呈現的是,澳大利亞火災數量的增加,火災的嚴重性的增加,燃燒面積的增加以及火災季節的增加。雖然這些都是在氣候變化下預料到的事情,但不幸的是,預測的情況是會變得更糟。

 

通過對火災預警資料的分析發現,1973年至2010年間,澳大利亞全國各地區的叢林火災狀況惡化了。而據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資料,自1910年以來,澳大利亞的氣溫上升了一度。

 

研究極端大火的專家指出,目前這場大火可能發展成最危險的野火型態:火風暴。這種野火火勢很大而且移動速度快,甚至可以自己生成類似雷暴的天氣系統。在特定的地面和大氣條件下,森林野火可能肆虐大範圍的土地,能量大到能在火場上空形成風暴。這就是火積雲。通常,野火會隨風移動,但大火攜有巨大能量,煙不會被風吹得往橫向擴散,而是形成最高可升至15公里高的煙柱。

 

一言以蔽之,火風暴基本上是在煙柱裡的風暴。火風暴形成後,下方的火勢必然又大又危險,足以壓制任何其他氣象條件。因為具有風暴的特性,狂風可將餘燼吹到四面八方。有時候還挾帶閃電,引發更多火災,森林大火將愈發危險。

 

這讓大火難以捉摸和撲滅,可能會向多方向發展。

 

目前,新州鄉村消防局正在與美國和加拿大的同行一起探討在夏季引進北美人員的可能性,以此來回饋澳大利亞曾對他們的支持。同時,維州增援部隊將被派往新州,加入來自塔斯馬尼亞州和新西蘭的工作人員,以幫助已就位或預先部署到預計起火點的消防員。

 

防範意識需要時刻線上

 

由於處於南半球的熱帶及溫帶地區且四面環海,澳大利亞受海洋性氣候影響較大,每年的10月至次年3月都是需要格外注意的防火期。

 

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大火讓無數家庭付出了慘痛代價,卻也推動了維州對山火監測制度的徹底改革,直接促成了山火皇家委員會(The Bushfire Royal Commission)的成立。如今,每年維州都會計劃性的燒除部分森林和荒地,這些地區都是火災警報高危地區,提前將這些地區進行有計劃地燒毀直接的避免了以後的災害。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會有大量消防車隨時待命。

 

雖然,此次森林大火尚未波及維州,但是維州鄉村消防局已經發佈了西北Mallee地區的全面禁火令。同時,由於更加危險的火災正在發展中,從新州中西部內陸,悉尼南面的Shoalhaven地區,直到昆州北部的凱恩斯以及西澳州首府的社區日益面臨嚴重或緊急事件的威脅,維州決定派出50名載人卡車以加強對新州消防員的救災行動的支持。

 

由於山火季節的延長,澳大利亞森林火災季節的傳統觀念似乎已經過時了,就像加利福尼亞等其他地方一樣。如何讓更多的人瞭解山火,掌握更多山火安全的常識,在危機時刻救己救人,至關重要。

 

因此,瞭解山火發生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除了氣候乾燥以及雷電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外,很多山火都是由人為原因造成的,比如說有些人喜歡在野外露營,晚上做飯或烤火取暖時沒有徹底的將火苗熄滅,又或者是在野外抽煙時沒有徹底的將煙頭熄滅,這些小小的舉動都很有可能引發森林火災。加強學校、商場、社區等公共場所的公共宣傳,讓人們在春風化雨中牢記防範山火的有效舉措,方可提升全社會的防範山火意識,並落地生根。

 

從聯合國數據不難看出,近年來,歐洲、美國西部及澳大利亞東南部被火災破壞的區域面積都出現了大幅上升;未來一段時間,山火風險還會將長期存在。也就是說,澳洲可以借鑒其他國家的有關經驗。可以發現,各國在災害響應和準備工作方面進行投資至關重要,在預防和控制山火方面加大投資不能停留在口頭,而要切實落在行動上。一方面通過建造防火棚和清除易燃物等方法減少風險,另一方面幫助民眾瞭解火災風險並制定相應的疏散計劃。此外,通過植樹造林、減少砍伐樹木,確保土壤能保持足夠的濕度,從而起到抑制和防範火災的作用。

 

特別是最近幾天發生在新州、昆州的森林大火,讓我們看到,很多時候是人們無法預知和控制的,畢竟從來沒有一次同時發生17起緊急警告火災,各方都在拼命爭奪消防資源,拼命爭取支持。所以,在依賴於求助於專業人士援救的同時,學會自助非常重要。特別是近年來,由於人口壓力,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靠近森林易燃的地方居住,在消防警戒線上建造房屋,這也埋下了很大隱患。

 

假如有山火逼近,最好的做法便是在情況許可下逃離現場。假如通道暢順,最安全的應對方法便是遠離火災現場,並前往山火發生機率較低的大城市及建築物集中的區域。但是,仍有些人會選擇留守家園或趕不及離開現場。遇上這個情況的話,你需要轉移到房屋的內部,避開火焰的輻射熱。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山火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常見的自然災害之一。但是,當火災肆意蔓延並點燃半個東海岸線,導致600萬居民面臨「災難級」警告、600所學校被迫關閉時,問題的爭論點逐漸轉移到了是什麼讓山火季節變得更加嚴重。

 

由於受火災影響,從高空俯瞰黃金海岸,這裡已經被濃厚的霧霾籠罩,黃金海岸、布里斯班空氣品質比北京差。本次前所未有的火情立即引發了圍繞氣候變化和森林大火強度之間聯繫的爭議。

 

澳大利亞氣象局和CSIRO發佈的一份聯合報告發現,氣候變化導致了更長的火災季節。綠党要求自由黨政府立即對氣候變化做出回應。但澳大利亞副總理邁克爾·麥考馬克表示,不應將本次火災政治化。雖然現階段就原因進行政治辯論並不合適,但是由於邁克爾·麥考馬克將批評者們描述為「城市狂躁性的精神病患者」無疑是火上加油,特別是激怒了那些剛剛受到大火直接影響的人。

 

新州至少有72處大火在繼續燃燒,其中有一半沒有得到控制,昆州77個地方政府區域中有42個處於火災禁令之下,突顯了東部沿海地區緊急情況的嚴重性,而且預計情況將惡化。由於叢林大火的威脅只會加劇,氣候變化的政治口水戰似乎會在整個夏季繼續升級。

 

氣候變化與火災影響之間的聯繫是複雜的,但卻是明確的。人類的二氧化碳排放正引發全球變暖,從而導致氣候變化。氣候變化會導致更加惡劣的天氣和災難性火災發生的可能性增加。當山火發生時,天氣是災害性條件下影響火勢的主導因素。

 

最近出現的證據表明,澳大利亞東南部經歷的乾燥冬季和火災季節的更早出現與氣候變化直接相關。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天氣也是異常乾燥。很難具體說出現在這一特殊事件是由於氣候變化造成的,但是周邊的證據是有力的。目前火災正在發生,人們正在遭受巨大的苦難。不難看出,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適應氣候變化引發的山火。

 

除了變幻莫測的氣候條件外,不良的土地管理方式也使人們陷入困境。由於管理不善,燃料負荷量還在持續增高。當風和易燃物都存在時,森林火災發生的概率則大大提升。氣候變暖和不良燃燒習慣加劇,意味著災難性火災更加頻發。當前,澳大利亞最有效的火災預防措施是清除易燃物,即計劃燃燒。

 

同時,打擊野火必須多管齊下,包括創新策略,如設計計畫燃燒的空間模式,提高建築和防禦空間的標準,最重要的是,與社會和各級政府密切合作,讓社區廣泛參與。只有多維度應對風險,才能真正有效應對未來更可能頻繁出現的山火災害。

專題:山火燒不盡的啟示

 

/本刊編輯部

/網絡

 

 

由於不可控的森林大火,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州均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消防員正在兩個州奮力撲救超過100處火災。新州的叢林大火火情嚴峻,這是自2009年新的火災評級引入以來,大悉尼地區10年來首次面對最高級別火災預警——「災難級別」。到目前為止,此次新州、昆州和西澳珀斯郊區的致命乾旱地區發生的山林大火預測將加劇災難,這場災難已經造成四人喪生、十多人受傷,據估計受損或被毀房屋的數量超過200處,這是自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以來最嚴重的破壞。

 

形勢遠遠不可控

 

澳大利亞氣象局專家Clarie Yeo介紹,火險等級是基於天氣預報、相對濕度、風速以及灌木種類計算出的。其實也就是一種乾燥程度的計算。一旦這些因素發生改變,火險等級也會隨之變化。例如,如果遇到「災難級別」預警,通常會伴隨高溫、強風、地表乾旱等環境因素。

 

日前,新州北部的大火已經燃燒了85萬多公頃,相當於100萬個橄欖球聯賽場,規模史無前例。2009年發生在維多利亞州毀滅性的「黑色星期六」火災只有這個規模的一半,約43萬公頃。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氣候變化研究所的馬克·豪登(Mark Howden)教授在受訪時表示,山火季節似乎已經延長了,開始得更早,結束得更晚。目前,現實呈現的是,澳大利亞火災數量的增加,火災的嚴重性的增加,燃燒面積的增加以及火災季節的增加。雖然這些都是在氣候變化下預料到的事情,但不幸的是,預測的情況是會變得更糟。

 

通過對火災預警資料的分析發現,1973年至2010年間,澳大利亞全國各地區的叢林火災狀況惡化了。而據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資料,自1910年以來,澳大利亞的氣溫上升了一度。

 

研究極端大火的專家指出,目前這場大火可能發展成最危險的野火型態:火風暴。這種野火火勢很大而且移動速度快,甚至可以自己生成類似雷暴的天氣系統。在特定的地面和大氣條件下,森林野火可能肆虐大範圍的土地,能量大到能在火場上空形成風暴。這就是火積雲。通常,野火會隨風移動,但大火攜有巨大能量,煙不會被風吹得往橫向擴散,而是形成最高可升至15公里高的煙柱。

 

一言以蔽之,火風暴基本上是在煙柱裡的風暴。火風暴形成後,下方的火勢必然又大又危險,足以壓制任何其他氣象條件。因為具有風暴的特性,狂風可將餘燼吹到四面八方。有時候還挾帶閃電,引發更多火災,森林大火將愈發危險。

 

這讓大火難以捉摸和撲滅,可能會向多方向發展。

 

目前,新州鄉村消防局正在與美國和加拿大的同行一起探討在夏季引進北美人員的可能性,以此來回饋澳大利亞曾對他們的支持。同時,維州增援部隊將被派往新州,加入來自塔斯馬尼亞州和新西蘭的工作人員,以幫助已就位或預先部署到預計起火點的消防員。

 

防範意識需要時刻線上

 

由於處於南半球的熱帶及溫帶地區且四面環海,澳大利亞受海洋性氣候影響較大,每年的10月至次年3月都是需要格外注意的防火期。

 

十年前的維州「黑色星期六」大火讓無數家庭付出了慘痛代價,卻也推動了維州對山火監測制度的徹底改革,直接促成了山火皇家委員會(The Bushfire Royal Commission)的成立。如今,每年維州都會計劃性的燒除部分森林和荒地,這些地區都是火災警報高危地區,提前將這些地區進行有計劃地燒毀直接的避免了以後的災害。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會有大量消防車隨時待命。

 

雖然,此次森林大火尚未波及維州,但是維州鄉村消防局已經發佈了西北Mallee地區的全面禁火令。同時,由於更加危險的火災正在發展中,從新州中西部內陸,悉尼南面的Shoalhaven地區,直到昆州北部的凱恩斯以及西澳州首府的社區日益面臨嚴重或緊急事件的威脅,維州決定派出50名載人卡車以加強對新州消防員的救災行動的支持。

 

由於山火季節的延長,澳大利亞森林火災季節的傳統觀念似乎已經過時了,就像加利福尼亞等其他地方一樣。如何讓更多的人瞭解山火,掌握更多山火安全的常識,在危機時刻救己救人,至關重要。

 

因此,瞭解山火發生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除了氣候乾燥以及雷電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外,很多山火都是由人為原因造成的,比如說有些人喜歡在野外露營,晚上做飯或烤火取暖時沒有徹底的將火苗熄滅,又或者是在野外抽煙時沒有徹底的將煙頭熄滅,這些小小的舉動都很有可能引發森林火災。加強學校、商場、社區等公共場所的公共宣傳,讓人們在春風化雨中牢記防範山火的有效舉措,方可提升全社會的防範山火意識,並落地生根。

 

從聯合國數據不難看出,近年來,歐洲、美國西部及澳大利亞東南部被火災破壞的區域面積都出現了大幅上升;未來一段時間,山火風險還會將長期存在。也就是說,澳洲可以借鑒其他國家的有關經驗。可以發現,各國在災害響應和準備工作方面進行投資至關重要,在預防和控制山火方面加大投資不能停留在口頭,而要切實落在行動上。一方面通過建造防火棚和清除易燃物等方法減少風險,另一方面幫助民眾瞭解火災風險並制定相應的疏散計劃。此外,通過植樹造林、減少砍伐樹木,確保土壤能保持足夠的濕度,從而起到抑制和防範火災的作用。

 

特別是最近幾天發生在新州、昆州的森林大火,讓我們看到,很多時候是人們無法預知和控制的,畢竟從來沒有一次同時發生17起緊急警告火災,各方都在拼命爭奪消防資源,拼命爭取支持。所以,在依賴於求助於專業人士援救的同時,學會自助非常重要。特別是近年來,由於人口壓力,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靠近森林易燃的地方居住,在消防警戒線上建造房屋,這也埋下了很大隱患。

 

假如有山火逼近,最好的做法便是在情況許可下逃離現場。假如通道暢順,最安全的應對方法便是遠離火災現場,並前往山火發生機率較低的大城市及建築物集中的區域。但是,仍有些人會選擇留守家園或趕不及離開現場。遇上這個情況的話,你需要轉移到房屋的內部,避開火焰的輻射熱。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山火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常見的自然災害之一。但是,當火災肆意蔓延並點燃半個東海岸線,導致600萬居民面臨「災難級」警告、600所學校被迫關閉時,問題的爭論點逐漸轉移到了是什麼讓山火季節變得更加嚴重。

 

由於受火災影響,從高空俯瞰黃金海岸,這裡已經被濃厚的霧霾籠罩,黃金海岸、布里斯班空氣品質比北京差。本次前所未有的火情立即引發了圍繞氣候變化和森林大火強度之間聯繫的爭議。

 

澳大利亞氣象局和CSIRO發佈的一份聯合報告發現,氣候變化導致了更長的火災季節。綠党要求自由黨政府立即對氣候變化做出回應。但澳大利亞副總理邁克爾·麥考馬克表示,不應將本次火災政治化。雖然現階段就原因進行政治辯論並不合適,但是由於邁克爾·麥考馬克將批評者們描述為「城市狂躁性的精神病患者」無疑是火上加油,特別是激怒了那些剛剛受到大火直接影響的人。

 

新州至少有72處大火在繼續燃燒,其中有一半沒有得到控制,昆州77個地方政府區域中有42個處於火災禁令之下,突顯了東部沿海地區緊急情況的嚴重性,而且預計情況將惡化。由於叢林大火的威脅只會加劇,氣候變化的政治口水戰似乎會在整個夏季繼續升級。

 

氣候變化與火災影響之間的聯繫是複雜的,但卻是明確的。人類的二氧化碳排放正引發全球變暖,從而導致氣候變化。氣候變化會導致更加惡劣的天氣和災難性火災發生的可能性增加。當山火發生時,天氣是災害性條件下影響火勢的主導因素。

 

最近出現的證據表明,澳大利亞東南部經歷的乾燥冬季和火災季節的更早出現與氣候變化直接相關。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天氣也是異常乾燥。很難具體說出現在這一特殊事件是由於氣候變化造成的,但是周邊的證據是有力的。目前火災正在發生,人們正在遭受巨大的苦難。不難看出,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適應氣候變化引發的山火。

 

除了變幻莫測的氣候條件外,不良的土地管理方式也使人們陷入困境。由於管理不善,燃料負荷量還在持續增高。當風和易燃物都存在時,森林火災發生的概率則大大提升。氣候變暖和不良燃燒習慣加劇,意味著災難性火災更加頻發。當前,澳大利亞最有效的火災預防措施是清除易燃物,即計劃燃燒。

 

同時,打擊野火必須多管齊下,包括創新策略,如設計計畫燃燒的空間模式,提高建築和防禦空間的標準,最重要的是,與社會和各級政府密切合作,讓社區廣泛參與。只有多維度應對風險,才能真正有效應對未來更可能頻繁出現的山火災害。

空間模式,提高建築和防禦空間的標準,最重要的是,與社會和各級政府密切合作,讓社區廣泛參與。只有多維度應對風險,才能真正有效應對未來更可能頻繁出現的山火災害。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