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專業學位 只是一場買賣 …

專業學位 只是一場買賣 …

0

專業學位只是一場買賣

 

文:本刊編輯部 圖:蘋果日報,維基百科

近日,香港嶺南大學副校長被香港傳媒揭發,指其博士論文涉嫌抄襲,引起社會關注。意來不到的是,此事被揭發後,背後所牽連的故事甚廣。有大學校董開設書院,和多間海外大學合作,開辦非本地課程。但此書院在抄襲風波後被傳媒發現,涉嫌隱瞞海外合作大學,有系統性偽造文件,把學生的入學日期推前半年至一年,令學生提早畢業。再經傳媒深入調查後,有不少社會知名人士和大學講師均持有相關大學的碩士或博士學位,令人質疑他們的學歷資格。此事亦對香港教育界造成嚴重打擊。

近日,香港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兼總務長夏迪星(Herdip Singh)被香港《蘋果日報》揭發,指其博士論文涉嫌抄襲自瑞典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一份碩士論文。嶺南大學隨即發表聲明,指會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就此事件進行調查。最後夏迪星發出聲明,承認自己作出錯誤的判斷,並宣佈辭去嶺大副校長及總務長一職。本身這次抄襲事件就應因夏迪星辭職而告一段落,但事件背後的真相慢慢再被傳媒揭露出來,變成一件引起香港社會關注的大事。

根據《蘋果日報》透露,夏迪星是取得菲律賓太歷大學(Tarlac State University)的博士學位,而他的博士學位是透過嶺南大學校董李以力於1998 年所開設的國力書院(Lifelong college)而取得的。而《蘋果日報》再經深入調查後,發現國力書院和多間菲律賓學術機構合作,提供遙距學士、碩士和博士課程,其中包括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菲律賓比立勤國立大學(Bulacan State University)和菲律賓國立雷省科技大學(Nueva Ecija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等。而國力書院為了搶佔高等教育巿場,不惜涉嫌系統性偽造文件,把學生的入學日期推前半年至1年,令學生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提早取得菲律賓多間大學的學位。據知,有學生可在一個月內「完成」要3至4年時間才可獲得的學士學位;而一般3至4年才可完成的博士學位,則能在1年內「完成」。因此國力書院被外界戲稱如同「博士工廠」。

畢業生遍佈教育、政、商、娛樂界

 

其中,被質疑最多的是菲律賓比立勤國立大學的學位。而翻查資料發現,在香港的教育界、政界、商界,甚至是娛樂界,都有不少知名人士是該校的畢業生。

其中,香港樹仁大學商學院被揭最少有10名導師,有菲律賓比立勤國立大學的博士學位。當中包括工商管理學系系主任兼副教授、鴻福堂執行董事司徒永富。樹仁大學隨即發聲明澄清,指涉事教員是循香港管理專業協會(HKMA)報讀課程,而非國力書院。更強調樹仁的教員平均花了約3年才完成課程。

另外,香港政界,商界和娛樂界都有不少知名人士擁有該校的博士或學士頭銜。例如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洪為民、競逐連任的民建聯區議員鄭琴淵,前香港小姐亞軍蔡思貝等。其中,《蘋果日報》指取得文件,顯示鄭琴淵的學生證和報名表全都顯示她於2012年才入學,但在2013 年,不足一年時間便成功高速畢業。她受訪時堅稱自己是2011年入學,只是「一時疏忽」才在2012年補交報名表。而蔡思貝更被指從報名到畢業獲頒證書,只需兩個月時間便取得其學士學位。

 

大學為求升格教員為保前途

 

公平而言,此事只是一個中介公司的犯錯,才會引發今次事件。香港政府在此事上的責任,最多只是在監管中介教育公司制度出現問題。但這只是單一事件,如要求香港政府連國外大學的課程都監管下來,並不合常理。而菲律賓比立勤國立大學的的課程絕對符合菲律賓政府要求,此事亦相信只和個別行政人員有關。而事件的重點是,為甚麼會有大量香港樹仁大學的教員會選擇這些中介公司來取得這些菲律賓大學博士學位,而這些中介公司的服務會如此「有價有市」呢?

其實,近年香港有不少大專院校有意升格為大學,令大學的行政人員在有意無意間,催迫教員盡快取得博士學位以增加學校的「學術水平」,故使部份教員會選擇較差的學位,甚至可能以不正當方法極速畢業。

在香港,如任何院校要升格成為大學,會經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是它須獲准頒授學位及開辦七成以上學位課程,而課程必須經過香港學術評審局的審核。 第二個步驟,是院校必須取得自我評審資格。亦即是說,校外評審機構會成立一個由學術界人士和評審專家組成的評審小組,評估該院校是否有自行評審的能力,如學術環境和學術活動是否適宜於持續開辦和持續發展學位課程。 第三個步驟是院校須制訂完善的內部管治架構,並通過立法程序,成為一個受獨立法例規管的法定組織。 雖然法規上沒有指明一間院校要有一定指定數目的博士學位教學人員,才可評為有自行評審能力和獲授大學資格。但評估該院校是否有自行評審的能力,是一個比較複習的程序,亦難以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準則。因此評估當局和院校難免會將某些項目量化,以作為一個考慮因素來衡量該院校是否有升格成為大學的資格,當中教學人員的學歷比率最有可能成為被量化的項目。

但自資專上學院在行政上沒有政府資助,在經濟和名氣上未必能提供足夠的誘因去吸引持最佳學歷的教員來任教。如此一來,持博士或更高學歷的學者未必會選擇到這些自資專上學院任教,而自資專上學院亦只能聘請持碩士學歷的學者來擔任講師。因此,在專上學院升格大學的過程中,就會出現行政壓力給予在職教員,要求他們盡快取得博士學位。如樹仁大學在聲明亦暗示指,該校由書院轉型為大學時,人力資源的要求隨之有所改變,未有博士資格的教員有需進一步提高學歷。

當然,到哪一間學校進修純屬個人決定,但為何他們會選擇較差的學位來升讀博士呢?首先我們要明白香港的私立大學,經營經費並非非常充足,而且人手極為緊絀。因此沒有博士學歷的學者們,很多時只被聘任為短期講師,在續約或轉為全職時,並得不到很大的保障。但問題是以全職身份讀一個博士學位,最少需3至4年的時間,私立大學並沒有能力讓教員們停止教學,用那麼長的時間去攻讀博士。但香港公立大學的兼讀博士名額極少,而且最短也可能需要6年才能修畢。公平而言,部分學者可能只是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選擇這些學術水平不高,但具有彈性的博士學位。

中國買賣學歷成風

 

這股「買賣的進修風氣」並不只是香港特有的故事,而在中國大陸亦不時出現買賣大學學位的新聞。例如前微軟中國總裁、盛大總裁唐駿曾坦言對自己花錢買博士學位而深感後悔。他指當時和他一同出國的同學皆獲得了博士學位,而自已卻空手而回,於是用3千美元購買了美國西太平洋大學的博士學位。在2013 年亦有報導指有中國留學生在英國試圖賄賂教授以獲取學位而被判刑。

在2012月,美國北達科他州大學系統與高等教育委員會公佈了針對迪克森州立大學 (Dickinson State University ) 的內部審查報告。在報告中指出,自2003年以來,共有816名海外學生參與了該校的國際課程。其中,743名學生的錄取文件存在問題,許多學生沒有達到最低入學要求或沒有提供托福或雅思等英語語文成績,甚至提交了偽造的成績單。當中高逹95%的“問題學位”授予了中國學生。而報告更指出發現有招生中介故意製造假的成績單幫學生們成功獲得取錄。

還記得錢鐘書的《圍城》一書中,指在民國時期,主角方鴻漸在歐洲遊學期間,為了給家人一個交待,於畢業前購買了「克萊登大學」博士學位證書。而回國後到大學工作時,又發現同校教授都有購買了「克萊登大學」的虛假博士學位證書。雖然《圍城》只是一個虛構故事,但錢鐘書是根據當時中國社會環境而把故事建構出來。由此可見,買賣學歷在中國歷史上是一直存在。

官方式的「全民運動」和風氣

 

但中國中介買賣學歷的問題,和香港有點不同。香港這事件的成因很大程度上在於教員和學校的需要,才能如此有價有市。但中國的問題,則因中國政府的政策而衍生出來的。

自改革開放後,中國有不少領導官員經常提及要黨部知識化,並以部門裡的官員有多少學歷和文憑成衡量的主要標準,就連軍隊內部裡亦要求官兵必須擁有某些學歷。在中國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取得高學歷變成了一種官方式的「全民運動」。自此進修高學歷成為中國的一種風氣。華中科技大學教授周光禮曾發表調查報告,指有半數博士生在畢業後,不是選擇留在大學做學術研究,而是進入政府部門成公務員。因此一張高學歷證書在中國學生而言,可能只是一張進入官場的入場券,或取得社會重要地位的踏腳石。這些不良中介們自然看準這市場,為一些不合資格的學生們弄出一張虛假的「畢業證書」或誘導他們到一些「野雞」大學進修。

另外值得一提,周光禮的調查報告中亦指出,現時在中國的博士導師,平均帶5.77名的博士研究生,比外國博士導師平均帶2名的博士研究生為高。因此可說雖然中國博士人數增多,但學術水平和品質和西方國家如美國、德國等,仍有一段差距。

澳洲亦有「買賣」事件

 

當然,中介「買賣」學位事件絕對不會只是香港或中國獨有的問題,在世界各地都不時會出現類似事件,澳洲亦曾出現類似事件。例如在2010年,《The Age》曾報導了一個重大新聞,指澳大利亞移民局突襲了九家墨爾本的中介公司,指這些公司向留學生收取高達2萬澳元的款項,為其製造偽假學歷和工作證明,以幫助他們進入到心儀的大學或技術學院。而今年3月時,亦有報章報導指有人利用手機程式,為留學生們製造虛假的澳洲大學畢業證書,受影響的澳洲大學超過一百間。

另外,亦有人指有澳洲學校「出售」學位給予學生。在這所說的「出售」,當然不是指學生付錢後便能立即畢業,而是指有學校用一些手段,使成績不符合資格的學生們仍能如期畢業或專門開設一些課程,給予某一類學生。在今年年初,有澳洲傳媒透露,指TAFE(Technical and Further Education)旗下的博士山學院(Box Hill Institute),被曽在該校學習和任教的學生和老師們指控,指學院在2013年間篡改不及格的留學生分數,將他們的分數提高至合格分數。而TAFE 亦曾被指旗下的一些學院開辦一些課程,專門給一些能力不足的中國留學生報讀。這些行為雖然不能和出直出售學歷相提並論,但卻不禁令人懷疑他們是否有違其辦學精神和目的。

平心而論,以上事件只屬個別事件。但正正是因為這些事件,令到受影響的大學和教育界造成嚴重打擊。亦使那些在學校寒窗苦讀、千辛萬苦才獲得學歷的學生們,其學術資格受到質疑。希望此類的不法行為可盡快杜絕,讓教育的本質不被污染。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