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失控的疫情需要疫苗力挽狂瀾

去年澳大利亞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危機管理上始終處於世界尖端。但自「德爾塔」變種(Delta)於近兩個月前在悉尼出現以來,澳洲全國陷入了疫情的現實之中。

封城七周後,新確診病例的數量依然沒有減少。除新州外,各州也相繼再次進入封城或限制性措施。眼看曾經取得的成績要付之東流,政府明確指出,如今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接種疫苗。

封城戰疫依舊嚴峻

隨著整個州的新冠感染繼續蔓延,截至8月9日,新州在過去二十四小時內錄得283個新的本地感染病例,至少有64個病例在整個傳染期內在社區活動,新增一例死亡病例;而這一數位到8月10日進一步暴增,新增本地確診356例,再創單日確診病例新高,另有三名感染者於週一去世,使得在當前疫情中與新冠疫情有關的死亡人數達到32人。自大流行開始以來,新州死亡人數達到88人。

由於悉尼西區利物浦醫院(Liverpool Hospital)院內沒有接種疫苗的護士在不知情地情況下感染新冠並繼續工作導致醫院出現群聚感染,利物浦醫院的五名病人已經因疫情死亡。對此,新州衛生部正在考慮要求所有醫療衛生工作者都要強制接種疫苗。但是護士和助產士工會和醫療服務工會都表示,強制接種新冠疫苗是不合適的,甚至可能導致人員離開醫療行業。

對強制疫苗的爭議很難馬上有結果,而悉尼距離封城結束盡頭似乎更加遙遠。這裡的封城在上周日已進入第七周,儘管新確診人數沒有暴增,但也沒有減少。同時,由於一名50多歲的男子檢測呈陽性,Byron Shire, Richmond Valley, Lismore, Ballina 和 Northern Rivers已於本週一下午6點開始進入為期七天的緊急封鎖。

昆州東南部地區的封城措施已於上周日下午解除,但一些限制措施仍將繼續實施。 而凱恩斯和亞拉巴則繼續維持暫時的封城措施。 維州於上週四晚進入全州封鎖,鑒於未在墨爾本以外的地區發現疫情,偏遠地區已於本週一晚上11點59分解封。 而在偏遠地區解封的第一天,維州報告新增20例新冠病例,且所有所有新病例都與已知的疫情有關,但只有5人在傳染期內被隔離。 墨爾本亦在週三公佈, 把封閉隔離延長一週至8月19日。

而本次疫情迫使州政府重新安排維州高考(VCE)學生的一般成就測驗(GAT)。這項測驗被用來為維州高考生綜合學習成績提供一個額外評分,原定於本週四舉行,如今則由衛生廳的公共衛生團隊建議重新安排GAT測驗,以減少大量學生一起參加測驗造成疫情進一步爆發的風險。與疫情長期鬥爭,再次成為大多數澳大利亞人需要接受的一種現實。不得不說,此波疫情與政府採取行動遲緩,以及疫苗接種行動起步太晚有著必然聯繫。

恢復正常,離不開疫苗

由於新冠新增確診病例數量在封城防疫後依然居高不下,當局只能把希望寄託於接種疫苗,並為接種疫苗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在墨爾本,一些新的疫苗接種場館已於8月9日啟用,專門接待40歲以下的人群。其中有一個疫苗接種中心,可以開車前往,打針無需下車。這在澳洲屬於首創。同時,經過緩慢的起步,各州的接種步伐也終於加快了,尤其是在新州,本月底應該可以達到接種疫苗600萬針劑的目標。

/ 疫苗接種場館

同時,澳醫療用品管理局(TGA)已經臨時批准了莫德納(Moderna)公司生產的新冠疫苗在澳使用。這是澳大利亞自牛津-阿斯利康和輝瑞疫苗之後批准的第三種新冠疫苗。約100萬劑莫德納疫苗將於9月抵澳。澳大利亞購買了2500萬劑莫德納疫苗,其中1000萬劑用於今年的初次疫苗接種,1500萬劑用作加強劑。

莫德納疫苗是一種mRNA疫苗,與輝瑞疫苗類似。生產疫苗的莫德納是一家美國公司,在這次新冠疫情之前,這種技術已在人類身上進行過試驗,但還沒有被批准廣泛使用。該疫苗在去年12月獲得緊急授權後正在美國使用。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接種了超過1.4億劑莫德納疫苗。與輝瑞公司的疫苗一樣,預計莫德納疫苗也將於今年晚些時候用於12歲及以上的兒童,不過還需要另行批准。預計該疫苗將在全國進行推廣,大多數將用於阿斯利康疫苗或輝瑞疫苗接種後的加強劑。因此,即使民眾第一劑沒有接種莫德納,也可能會在明年以加強劑的方式接種它。

澳洲總理莫里森對外公佈此消息時,表達了對於抗疫勝利的信心,「我們有更多的輝瑞,我們有更多的阿斯利康,而現在我們有了莫德納。每一次疫苗接種都使我們離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更近一步。」面對不斷更新反覆運算升級的病毒,表決心是不管用的,抓住一切機會宣傳疫苗的作用,快速提高疫苗接種率才是上上策。畢竟最近的民調已經顯示,由於對於這一波德爾塔病毒的抗疫不利,莫里森的支持率跌至新低,這對於明年面臨大選的他來說絕對是巨大的壓力。疫苗不僅可以解救普通民眾的生命,很大程度也可能影響一名政客的政治生涯。這是沒人能夠預料到的。

包容性社會要落到實處

新州的這一波疫情也引發了公眾對於少數族裔社區的關注——Delta 病毒在悉尼西部和西南部的蔓延最為顯著,而那裡有多達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口不說英語。由於封鎖和疫苗接種的關鍵資訊未能深入到新冠疫情熱點地區的非英語社區,澳大利亞的多元文化公共廣播公司SBS 被呼籲遷址——由目前地處悉尼富裕北岸的Artarmon遷到一個與該市的多元文化中心更密切相關的地方。

/ 澳洲聯邦、州政府與各族裔社區的接觸策略著實受到了不少批評

先不論其遷址的可行性,在此次大流行病期間,澳洲聯邦、州政府與各族裔社區的接觸策略著實受到了不少批評。一些部門貌似在其官網上公佈了翻譯成不同語言的疫情簡報、疫苗接種計劃,但是否考慮到不同族裔文化群體對於政府資訊的瞭解管道、是否真正取得了預期的效果,都欠缺詳細周全的考察、判斷與落實。

7月,澳大利亞越南社區聯邦主席Kate Hoang表示,悉尼西南部的新冠病例激增與多元文化差異的關係不大,而更多的是與疫情資訊在非英語社區的傳播延遲有關。悉尼西南區的全科醫生和社區領袖Jamal Rifi亦表示,該地區的大多數非英語居民感到被主流媒體所疏遠,導致當地社區選擇不與主流媒體打交道,進而選擇當地「可信賴」的來源尋求資訊,這時就不乏滋生傳播虛假資訊的土壤,從而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政府必須要考慮如何整合起當地的社區資源、社區領袖以及不同媒體平臺,以使得疫情消息在多元文化社會的更新及時有效,避免類似此波疫情的再度發生。

悉尼大學研究員亞曆珊德拉·葛莉(Alexandre Grey)博士專注跟蹤澳大利亞政府的資訊在多元文化社區內的傳播效果。她表示,在澳大利亞使用一些小語種杜撰的虛假資訊顯著影響社區對公共衛生資訊的信任。而在新冠疫情這種全球範圍內爆發的大危機面前,對於像衛生方面的資訊傳播,如果政府想在某個方面干預人們的行為,就必須做到讓觀眾或是聽眾相信政府所說的。這也是要使用不同語言的另一個原因,要用盡可能多的語言,來傳達給澳大利亞的不同群體,同時利用不同族群偏好的社交平臺以其母語傳遞諮詢。它更傳遞了一些額外的資訊,是對包容性和信任的象徵。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