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華裔澳籍女主播被扣 澳中關係再添陰雲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过去八年来,成蕾一直在CGTN担任主持人和记者

涉嫌「危及國家安全犯罪」

澳洲外交部於8月31日表示,澳方在8月14日獲中國當局通知,中國環球電視網(即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澳大利亞籍華裔女主播成蕾(Cheng Lei)目前正在中國被扣留,澳洲官員獲准在8月27日透過視頻與正在扣留設施的成蕾進行了首次領事探望,並表示會繼續向她及其家人提供協助。成蕾在CGTN的專頁以及過往的一些視頻被刪除。成蕾目前在澳洲有兩個孩子,其在澳洲家人已經從澳洲外交貿易部獲悉了關於成蕾的現況,並表示正與外交貿易部密切協商,將遵從正當程式,期望這件事有一個令人滿意和及時的結果。

/澳中关系阴云密布

一切尚不透明

日前,中國政府方面首度證實,澳籍記者成蕾因涉嫌「危及國家安全犯罪」被扣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一次記者會上被問及另外兩名澳大利亞駐華記者被國安約談事件時,指出「澳籍人員成蕾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近期被有關部門依法採取強制措施,並進行審查」。

成蕾在微信朋友圈最後分享的內容發佈於8月12日,這條帖子沒有什麼特別,是她參加北京一家漢堡店開業的照片。此前,澳大利亞外交部曾透露稱,早在八月中就接到中方有關成蕾被扣留的通知。澳洲媒體稱她在一個秘密地點被監視居住。詳細介紹成蕾在中國環球電視網八年職業生涯的個人資料頁面已經被從該廣播電視臺的網站上刪除。同時,她以前主持報導的視頻也被從該網站上刪除。

/成蕾发出的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是关于一家汉堡餐馆开张

根據公開資料,成蕾一家來自湖南嶽陽,她10歲時跟隨家人移民入籍澳洲,在昆士蘭大學商學畢業後曾短暫在澳大利亞的吉百利史威士(Cadbury Schweppes)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工作。2003年成蕾回到中國開始在中央電視臺英語頻道擔任財經記者及主持人,後再成為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駐華記者。成蕾曾參與了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報導。

八年前成蕾加入中國海外官媒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工作,主持《全球財經》節目。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說,成蕾獲信任「主持報導了中國一些最具政治敏感性的事件,包括中國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成蕾在北京的澳洲人社區十分有名,經常為一些商業機構及使領館主持活動。她曾採訪無數商界領袖,2016年獲澳洲政府選為澳大利亞全球校友大使(Australia Global Alumni)。

一位澳籍華裔人員在祖籍國工作時,被指稱涉嫌危害祖籍國的國家安全,這一事件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外界還處在層層迷霧中。

「人質外交」的隱憂

成蕾目前處於「指定地點的監視居住」之下。這是一種拘留形式,調查人員可以在嫌疑人被正式逮捕前,將其關押和問詢長達六個月,同時將他們與律師和外界隔離開來。如果在中國被監視居住,嫌疑人可能會被扣留長達幾個月,在秘密地點被盤問,可能長時間不准睡覺和接觸律師,這通常是中國國安人員強迫「疑犯」認罪的方式。

成蕾是繼去年1月澳籍華裔學者楊恒均之後第二位被中國當局扣押的澳籍華人,楊恒均已被中國正式起訴間諜罪。去年,澳洲籍華裔博客寫手楊恒均(中國外交部稱「楊軍」是楊恒均的正式名字)在中國失蹤,後來證實被中國以涉嫌間諜罪逮捕。外長佩恩呼籲中國釋放楊恒均,而楊恒均在中國已被關押19個月,有報導稱「戴著鐐銬」、 「健康狀況不佳」。成蕾事件正值澳中關係惡化之時,對澳中關係再次提出了新的挑戰。

今年7月份,澳洲外交部便發佈新的旅行建議警告民眾,在中國可能會有被任意拘捕的風險。澳洲4月時牽頭呼籲就新冠病毒起源在中國進行國際調查,引發中方強烈不滿。中國禁止澳洲牛肉入口,對澳洲大麥徵收重稅,並對澳洲葡萄酒進行反補貼調查,雖然北京強調這些舉措並非報復。此外,澳洲輿論也加大了批判中國的力度,政府將調查外國勢力是否介入大學校園和立法讓聯邦政府有權阻止地方政府與外國達成各類協議,而在香港問題上,澳洲亦放寬了香港留學生及技工在當地的簽證期限。

在如此形勢下,成蕾事件很難不被解讀為北京對坎培拉的又一次施壓。不難發現,中國善於利用經濟報復、司法系統等外國施壓,並非單純針對澳大利亞。但此次事件,無疑讓已經接近冰點的澳中關係再度雪上加霜。

外籍絕非「免死金牌」

中國國際電視臺是中國官方支持針對海外觀眾的英語頻道,前身隸屬中央電視臺,CGTN的親中國官方立場引發不少爭議,在美國被指是國家宣傳機關,被要求註冊做「外國代理人」。在英國,則被通訊管理局質疑其播放強迫認罪內容及曾裁定CGTN在香港示威中報導偏頗。不過,澳洲前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對路透社表示,自己和成蕾是多年好友,也曾被成蕾採訪多次。他認為,財經新聞報導一般在中國不被視為政治敏感,對其被扣留感驚訝。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澳中兩國外交和貿易關係持續惡化。就此次成蕾事件,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外交官9月2日星期三對《澳大利亞人報》說,「我們真的不知道這是脅迫還是懲罰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在澳大利亞,成蕾並不是特別出名。她在中國生活,並在一家中國宣傳機構裡工作,很難引發讓民眾支援她的運動。只是鑒於中澳兩國之間的外交緊張狀況,成蕾此次被扣留,很邏輯地被認為,是對坎培拉施加壓力的一種手段。

成蕾被拘留的消息再次證明,在中國大陸,即使華人取得外國國籍,成為外國公民,仍然隨時有被捕之虞。先前,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具有英國籍的股東李波被捕時,大陸外長王毅曾經說過一句名言,就是不管李波擁有什麼國籍,但他「首先是個中國公民」,大陸當局這種獨特的國籍觀,令外國媒體瞠目結舌。而年中備受關注與爭議的港版國安法頒佈實施後,各界也極度關注該法對於外國人士的威脅有多大。

在不同場合,中國政府多次強調「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而「危及國家安全犯罪」也如同一個口袋罪名,成為北京扣留甚至拘捕異議人士最好的理由。外籍人士在此罪名面前往往也面對一定程度風險。隨著時間的推移,相信成蕾事件必然會暴露更多細節,只是以目前澳中關係的親疏狀況和北京政府肅清反對聲音的決心來看,成蕾的前途並不可觀。

澳洲華人要恐懼嗎?

成蕾被捕,不少已成為澳洲公民的華人,心中也會問,下一個會是我嗎?在過去三數十年,不少在澳洲出生或長大的老華僑都以身為華裔而驕傲,更主動到訪中國或在中國發展業務。他們心中往往認為自己的澳洲人,也同時為中國人。對像楊恆軍有中國背景的華人被捕,不少認為是個別事件,與自己無關。但像成蕾這樣在澳洲長大的第二代,一旦在中國出了問題,也被視為華人般看待,突然間令到不少老華僑擔心起來。

/澳籍作家杨恒均也被拘留在北京

原來與中國緊密接觸,或是從事各種商貿合作,或是各類交流,要是出了狀況,這些老華僑發現自己為澳洲人的身份會被忽略,遭受與中國人一樣的待遇。

更大的問題,是這些人根本不知道紅線在那裏?自己在中國所的,在澳洲可能是很正常不過的事,要是有一天被中國權貴認為是有問題的話,是否自己在中國的人身安全也不受保障呢?

現時澳大利亞政府還看不見作了甚麼?或許要待事件有進一步的資料,大家才能判斷到底澳大利亞華人,在中國生活,到底有多安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