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南澳醫療衛生保健體系問題叢生

南澳醫療衛生保健體系問題叢生

0

南澳醫療衛生保健體系問題叢生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電視截屏

 

 

本月,南澳州醫療衛生保健體系連續受到了兩次「衝擊」──新阿德萊德皇家醫院的竣工期限再度延後,迫使州政府不得不訴諸法律手段,该项目主管卡爾(Judith Carr)亦确认辞职;南澳州政府因其公共衛生政府機構SA Health 下轄的了前南澳病理學研究所(SA Pathology)被披露「自今年1月開始向病人提供錯誤的癌症化驗報告」,匆忙解僱了該所首席執行官巴爾(Ken Barr)。一系列的事件不由得令南澳民眾對於維州工黨州政府的信譽度和執政能力表示質疑:南澳確實能夠如魏杰州長所言的那般,提供世界一流的醫療衛生保健產業麼?

據澳洲第九頻道新聞,因新阿德萊德皇家醫院(RAH)項目的竣工期限一再拖延,10日,該項目主管卡爾(Judith Carr)在州政府及各界的不滿與失望聲浪中黯然宣佈辭職,並同時辭去了南澳規劃、交通與基建部採購主管一職。目前的工作由其副手莫瑞利(Simon Morony)接替。關於她辭職的具體原因尚未可知,有說法稱其原本已決定在 RAH 項目竣工後退休,如今不過是將「退休」的時間提前了。但在更多人看來,卡爾的辭職無疑是成為了州政府在該事件中「替罪羊」。

 

RAH項目總監相當於州政府和承建商之間的中介人,在一定程度做著屬於「吃力不討好」,「出了問題要頂缸」的工作。自項目開始至今,因「個人原因」,高管層前後已有三人辭職,除卡爾外,尚有去年辭職的前項目總監Andrew Nielsen 以及曾任項目總監的Dr David Panter,後者數周前亦辭去了含RAH在內的阿德萊德地區保健網絡(Central Adelaide Local Health Network)首席執行官一職。曾出任項目總監的三人,在擔任該職前的工作中均有不俗的表現,其中,卡爾出身建築師,是南澳遺產委員會(SA Heritage Council)會員、省採購委員會主席,長期為政府制定採購政策和策略,據稱「在高風險工程管理方面有卓越的技能和長期經驗」。但顯然,再豐富的經驗和個人能力亦無法抵擋RAH項目中承建方的「不靠譜」與政府「放羊」所帶來的巨大雙重壓力。

針對 RAH項目工程期間的「一波三折」──污染土壤清理糾紛、施工安全事故、工資糾紛罷工、工期一再延期,反對黨健康衛生發言人韋德(Stephen Wade)抨擊稱,南澳衛生部長斯內林(Jack Snelling)對該項目的管理不利導致了問題叢生,不僅令該項目截至目前的耗費已超出預算6.4億澳元,更令醫院正式投入運營的時間比政府信誓旦旦公佈的原計劃推遲了一年有餘。

 

然而,斯內林本人卻將矛頭指向了項目承建商南澳健康合作聯盟(SA Health Partnerships),認為是對方數次告知政府的竣工日期「不切實際」,方導致了如今的糟糕局面;又以向該單位發出重大違約函的法律行動,來挽回政府在項目監管方面的不利形象。根據合同,承包商須支付每日85萬澳元的工程延誤費,不過仍不足以沖抵州政府因工程每延期一日須繳付的100萬澳元「利息錢」。

 

目前,這座11層高、耗資20.78億澳元,被譏諷為「全球第三昂貴的項目」的 RAH 已成為了項目高管層、州政府和納稅人的「噩夢」。然而,「噩夢」遠未結束,對於舊醫院的病患和醫護人員而言,搬遷工作的難度將會遠比政府聲稱的要大,更何況新醫院仍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SA Salaried Medical Officers Association 主席David Pope博士語),足以令所有與之相關者憂心忡忡。

 

若說RAH項目州政府缺乏監管和執行力度浪費的主要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那麼同一時期發生的「前列腺癌症檢測出錯醜聞」就是赤裸裸的在拿南澳民眾的生命健康「開玩笑」!更荒唐的是,上一回的責任被斯內林推卸給了承建商,這一回,南澳病理學研究所首席執行官巴爾(Ken Barr)淪為了「替罪羊」,而責任被推給了機器!

該事件的起因是阿德萊德皇家醫院客座泌尿科醫生PeterSutherland向《廣告報》披露稱,自2016年1月開始,南澳病理學研究所針對前列腺癌症的化驗錯誤率就不斷攀升。其本人有40名病人受誤診影響,估計受到影響的人數多至百名,不少人因為誤診結果接受了不必要或不對症的手術、藥物或放療化療等治療。

 

事件曝光後,SAPathology方解釋稱,導致失誤的原因是化驗機器有問題,才出了錯誤。一時間,群情嘩然,無數的怒火集中到了研究所負責人巴爾身上。4月3日,醜聞曝光數小時後,他被「自稱毫不知情」的衛生部高層「下令解職」。斯內林部長「義正言辭」地對研究所欺下瞞上的惡劣行為予以了「斥責」,表示「必須徹查此事」!

 

然而,沒過數日,事件再起波瀾,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巴爾向媒體披露自己根本就是事件的「替罪羊」。他聲稱自己被解職的兩周前就已向衛生部的兩名高層遞交了「檢測儀器故障導致出現誤診」的簡報,然而,南澳衛生部兩名高管中的一人,安全質量主管Michele McKinnon卻對巴爾的助理表示不要將報告上交給SA Health首席執行官斯旺(David Swan)和衛生部長斯內林。另有消息指巴爾原本已打算在六月到任後辭職。如此一來,無論是巴爾的解職,亦或卡爾的辭職,都無疑成為了一種暗示:州政府巧妙利用了「替罪羊」以「大事化小」,盡可能將自身掩飾為被矇騙的一方,以此期待挽回民眾對政府的信任。

 

雖然,無論是卡爾或巴爾,他們本身並非沒有責任,比如後者,在其任期內,SAPathology還發生了病患資料被非法偷窺和洩露的醜聞。但州政府,特別是作為衛生部長的斯內林就真的屬於「無辜躺槍」麼?答案顯示「不是」。斯部長負責的南澳衛生部直接關係著數百萬南澳民眾的公共醫療與衛生保健權益,但自其執掌以來,確實事故、糾紛和醜聞不斷。其中固然存在某些不可抗力,有的時候是下屬的刻意欺瞞,但作為最高執掌者,無法令麾下政治清明,管理嚴謹,以確保行政的高效率和服務的高質量,其本身就證明了其作為部長的嚴重失職。或許應該引咎辭職的不是他人,正該是斯內林本人!

 

而禍不單行,南澳醫療衛生體系改革項目「Transforming Health」亦遭到了廣泛質疑。4月13日公佈的一項主要調查顯示,針對州政府堅稱備受爭議的「Transforming Health」醫療衛生體系改革項目肯定能夠貫徹落實其口號「在第一時間,每一次都給予病患們最好的照顧」,70%以上的臨床醫生表示極為不贊同。調查還顯示,同一比例的醫生認為該改革項目會令病患承受更高的風險,迫使臨床醫生面臨更糟的後果,另有60%以上的醫生認為,該改革項目中提到的「調整」根本無法令病患獲得更好的照顧。是故,所謂的「基石」也許不過是某些人的「墊腳石」(該項目新任首席轉型官Vickie Kaminski曾保證「病患們的安危是該改革項目中提到的所有調整的基石」) 。澳洲醫療協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主席Janice Fletcher博士與南澳醫療帶薪工作者協會(SA Salaried Medical Officers Association)的David Pope博士均希望該改革項目可以暫停進行,並接受評估審核。

 

此番為期10天的調查,收到了來自上述兩大機構的近2500人的532份反饋。然而,斯內林部長指調查的結果僅反映了體系內1.5%臨床醫生的意見,故做不得數,改革項目不會暫停進行。從某個角度看來,政府似乎想利用加速推進改革來掩蓋其在 RAH 項目以及SAPathology連續醜聞事件上的監管不得力。然而,這樣的做法卻無疑將廣大南澳醫護人員和病患置於了困境。無數的歷史經驗已證明,快速推進的改革往往「不得善終」,在大力推進一項改革之前,必須做好充足的調查和準備,故謹小慎微,循序漸進,持續革新,方是長久之計。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