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之名 —— 澳洲入籍考試改革

文:本刋編輯部

圖:網絡

澳大利亞是一個傳統移民國家,多元文化融合並存是澳大利亞獨一無二的國家特色。 自1788年歐洲人在澳大利亞定居起,時至今日,來自200多個國家的750萬新移民已經將澳大利亞作為他們新的家園。

當加入加入澳洲國籍, 宣讀澳洲入籍誓詞時,代表著每一位成為澳洲公民的人,都應該明白作為一名澳洲公民的權利和義務「從現在起,我宣誓將忠誠於澳洲和國民, 分享其民主信念,尊重其權利和自由,並維護和遵守其法律。  」 。

入籍澳洲

自11月15日起,澳大利亞的公民入籍考試將發生變化,明確側重澳大利亞的價值觀。 修改後的公民入籍考試同目前一樣,共有20道選擇題,需要在45分鐘內答對75%的題目才算通過考試。 一個重要的變化是,考試題目中有五個關於澳大利亞價值觀的問題,必須全部答對才算通過。

代理移民部長艾倫·塔奇(Alan Tudge)利用17日公民日這天全國各地舉行 100 多場入籍儀式的時機作出以上的宣佈,「澳大利亞的價值觀很重要。 它們説明塑造了我們的國家,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想要成為澳大利亞公民的原因。  」「更新後的公民身份測驗將提出新的,更有意義的問題,要求潛在的公民理解並恪守我們的價值觀,例如言論自由,相互尊重,機會平等,民主和法治的重要性。  」 。

代理移民部長艾倫·塔奇

Morrison政府此前就希望通過改革來尋求入籍考試的變化,彰顯澳大利亞價值觀,已經語言的重要性,但是一直沒有成功。 如今,聯邦政府放棄了通過入籍測試程序來強化英語語言和居住要求的早期提議,改為設置一系列問題來探查新公民對澳大利亞的民主權利和價值觀的瞭解。

內政部在題為「我們的共同紐帶」(Our Common Bond)的小冊子中的最新建議告訴準公民「基於自由,尊重,公平和機會平等的澳大利亞價值觀」對於繁榮與和平的社區至關重要。

這些價值觀被確定為恪守法治,議會民主,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自由,法律規定的人人平等,機會平等,公平競爭,相互尊重和容忍的承諾。

修改後的入籍測試問題主要關注宗教,文化和語言上的差異以及對新澳大利亞公民的期望。

其中包括詢問新公民是否認為人們應該努力學習英語,以及挑戰他們對於包辦婚姻的適當性,針對女性和「侮辱」他們的人的暴力,宗教法是否凌駕於澳大利亞法律,以及對聯邦和州投票權的重要性的理解。

在2019-20年度,共有204,817人被授予澳大利亞國籍,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數位。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有95,000人被授予澳大利亞國籍,其中85,000人在線入籍。

2019~2020財年(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移民數據:報告顯示永居簽證批准總數為140,366個:商業移民獲批4,420個,區域技術23,372個,雇主擔保29,261個,獨立技術12,986個,州提名21,495個,全球人才類4,109個,傑出人才200個。

對比前幾個財年的數據,永居簽證總體發放數量呈下降趨勢,2019~2020財年的移民批准數量是繼2004~2005財年以來最少的。 遠低於16萬配額上限,估計是疫情的原因。

2019~2020財年,海外移民數量最多的國家是印度,共計25,698個。 中國申請人共計18,587個,排名第二。 英國排名第三,10,681個。

新州的簽證總數遙遙領先於其它各州,以44182個名額名列榜首。 維州緊隨其後,以34189個名額位居第二。 排在第三位的是昆州,18743個名額。

但是,我們卻看到,這三個州雖然簽證總數名列前三,對比於上一個財年,反倒降低了很多:新州和維州紛紛降低了19.8% 將近五分之一的比例,而昆州也降低了8.2% 。

相比之下,南澳州反而在崛起,簽證總數比2018-19年度同比上升了18.6% 。 還有一個州的數據值得注意,那就是塔斯馬尼亞。 它的簽證數據比前一個財年上升了整整89.5% ,幾乎翻了一倍。

根據這些數據,其實也可以發現為什麼澳大利亞需要改革入籍政策,因為公民與永居畢竟不同。

如果英國人或者美國人移民澳大利亞,其實聯邦政府就不需要太過於考慮入籍改革的問題,因為這兩個國家跟澳大利亞的政體、文化、語言非常相似,大家只要找到一些細小的差別,幾乎可以無縫生活在各個國家內。 但是,中國、印度以及其他地區的移民,包括歐洲的移民有著與澳大利亞天差地別的不同。

對於華人來說,首先最大的問題就是語言,澳大利亞官方語言是英文,雖然本地社區可以給少數民族社區以最大的關懷,但是,作為澳大利亞公民,尤其是出國的澳大利亞公民來說,語言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其次,政治,澳大利亞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民主」、「自由」,在澳大利亞,每一個公民必須履行一個公民的義務,這就是投票,不只要投票選出聯邦政府的總理,還要選出州政府的州長,甚至是社區市政的議員。

對於那些非一妻一夫制國家的移民來說,認同澳大利亞婚姻的價值觀就非常重要了,而對於來自不同宗教的移民,尊重別人的宗教,知道宗教不能凌駕於法律尤其是憲法之後,也是重中之重。

國家是一個整體,大家遵守的是這個整體規定的東西。 所有人都應該看到的是真正的民主,而不是出生後自動成為公民就無需遵守澳大利亞的價值觀,這樣既尊重了本國人,也能讓這個國家向著自己的方向越來越好,而不是因為新移民的湧入,導致這個國家的混亂。

正如塔奇說的那樣,「考試的目的是鼓勵人們在入籍前去學習、瞭解澳大利亞的價值觀。 我們這麼做並不是要懲罰任何人,而是讓他們充分明白,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社會,男女依法平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結社自由。 所有這些核心準則都是支撐起我們這個國家的基石。 」

入籍證書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