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今天的留學常態

今天的留學常態

0

儘管這幾年澳洲的國際教育產業面臨著危機與機遇同在的局面,國際教育產業依舊是澳洲不可或缺的支柱產業之一。隨著中國近30年來的改革開放,出國留學越來越成為中國家庭更傾向於的一種對於子女的培養方式。作為澳大利亞國際教育產業的最大供應國,中國學生在澳大利亞的比例之高是任何國家都無法比擬的。但高人口比例,並沒有使中國學生在澳洲的生活得到更多的關注。在中國時十分優秀的學生,來到澳洲之後很多都遇到了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在這繁榮的產業背後,我們的留學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生活狀態呢?

 

賭博之殤

最近,一個莫納什大學華人留學生因為沈迷賭博誤入歧途,在賭場幫人洗錢,最終被捕入獄。

Cong Xu出生在中國上海,19歲起,Cong Xu開始在皇冠賭場(The Crown Casino)擔任荷官,每天的耳濡目染讓他自己也嘗試賭博,由於沉迷於賭博,Cong Xu漸漸荒廢了學業。

本來他大學在莫納什大學讀HR專業,有大好的前途,後來因為讀不下去,轉到RMIT學會計,然後轉到迪肯大學讀心理學和金融,陸陸續續讀了6年,沒有一個學位順利畢業,賭癮卻越來越大。

直到2017年,Cong Xu不知道從哪裡接觸到了在賭場幫人洗錢的活兒,簡單來說就是先把大筆現金存入自己的賭場賬戶,然後再轉到他人的銀行賬戶或取現。

這樣一來一回,來路不明的黑錢就被洗白了。 2017年5月15日到5月23日期間,在悉尼星港城賭場(Star City Casino),Cong Xu用這種方法分三次處理了$133.68萬澳元的黑錢,然後馬上飛回墨爾本。

5月15日,Cong Xu第一次向賭場賬戶存錢時,收銀員注意到他帶來的現金表面很髒,混有泥土,甚至還有小蟲從裡面爬出來,因此產生了懷疑。加上現金數額巨大,收銀員馬上將這筆具有可疑性質的交易上報。

警方的視頻監控發現,Cong Xu曾經帶著從賭場取出的$11.5萬現金進入一輛汽車裡,把裝現金的行李箱留在車裡後,獨自一人返回賭場。經過電話監聽,警方在Cong Xu和他人的通話中多次聽到關於轉移金錢(moving cash)的討論。而且根據調查,Cong Xu上一次報稅記錄顯示,他的年收入為$5.3萬澳元,和他短短八天內存入的$130萬明顯不成比例。

證據確鑿,警方馬上以涉嫌洗錢的罪名逮捕了Cong Xu。最終法庭認為Cong Xu在洗錢過程中「擔任了重要角色」,判處他18個月監禁。

有數據表明,中國客人佔皇冠賭場VIP貴賓玩家的比例高達90%-95%。

中國人成為澳大利亞賭場最受歡迎的豪客,誇張一點甚至可以說,中國賭客撐起了澳洲賭場的半壁江山。

由SWINBURNE大學、黃金海岸BOND大學和DEAKIN大學三家共同公佈的《國際學生賭博: 文化適應、賭博認知與社會環境所扮演的角色》中提出,澳洲的賭博問題總比率在1%左右,而國際留學生中的同類比率卻在6.7%。在總數50多萬的留學生總數面前,這就意味著大約有3.5萬存在賭博問題的留學生,其中中國學生的比例最高,大概是總人數的29%,大學留學生中的40%。也就是說,至少有1萬左右的中國留學生存在嚴重程度不等的賭博問題。

看起來留學生的賭博比例沒有整個中國人在澳洲的賭博比例高,但是,一個核心的關鍵在於,大部分中國商人、富豪在堵車只是娛樂、社交,他們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但是留學生卻不能。

 

援交亂象

援交這種現象,原見於日本的紅燈區,指的是少女們接受成年男子的「援助」,而私下進行的錢色交易。如今在澳洲,越來越多的中國女留學生開始加入援交的行列。

在悉尼市中心坐落著鼎鼎大名的Central Park和The Quay兩座公寓,前者曾被譽為「世界最佳高層建築」,後者堪稱唐人街地標建築!此處也成為很多中國留學生的居住地。

然而,現如今,這兩座樓卻成了名副其實的「雞窩」,嫖客來來往往,居民怨聲載道。

澳媒也曾經對此事進行過報導(《城市裡的性:非法妓院在碼頭價值3億美元的唐人街蓬勃發展》)據報導,這些非法妓女很多都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很多人都在附近的悉尼大學和悉尼科技大學讀書,而且這種情況在澳洲各地的大學附近都是普遍存在的現象。

這其中,一些是有組織的,組織者會有幾個甚至更多的女生可以供客人選擇,還有一些是女生自己通過社交網絡來宣傳自己,獨立接客。

市場之所以可以稱之為市場,就是有買有賣,這樣的援交現象,也意味著澳洲的華人世界買賣現象非常普遍,之所以在大學附近,除了女生是留學生以外,意味著買房也以留學生為主。

而今天在中國非常流行的送餐業務在澳洲也被做的如火如荼,潮牌店門口經常排滿了中國年輕留學生,甚至澳洲本地的Facebook還曾經出現了一個主頁,專門歧視穿潮牌的亞洲留學生,裡面大部分是中國留學生。今天,留學究竟是讀書還是換個環境瀟灑呢?

在澳洲,賭博、嫖妓都是合法的,能出國留學的人家庭條件都不錯,攀比之心皆有,錢也成為了一種潮流,於是,這樣的現象才會成為今天的樣子,那麼我們是不是真的該反思了呢。

從小在父母和祖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懷下長大的年輕一代,對父母有著極為依賴的一面,同時又特別希望脫離父母的光環自由的生活,這種心理上的矛盾讓小留學生們缺乏自我生活與自我控制能力,同時又由於突然失去了父母的監督而容易自我放縱,體會自由的快感,而澳洲又是如此充滿誘惑的一個國度,賭博來錢快、援交來錢快,還有什麼比賭博和援交還要來錢更快的呢?

今天,開著豪車就能泡到美麗的女神,今天別人都背著名牌包包,這樣的攀比和無奈也更容易將一些留學生推向賭博、援交的深淵,而在澳洲這樣一個語言,文化,環境全新的社會中,初次單飛的留學生們不可避免的產生了強烈的不安全感和極低的歸屬感。這促使絕大多數的留學生在來到新環境之後都會陷入或迷茫、或寂寞的負面情緒,另一群不差錢的孩子買潮牌、買名包卻依然填滿不了心理的空虛,也許買春就成為了一些不缺錢的男孩子的另外一個嗜好。

所以,我們能做的,也是需要做的,就是更加關注留學生,可以幫助、引導這些年輕的人們。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