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中資進入鄰國漁業 澳洲是否會有影響

中資公司已計劃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一個島嶼上建造一個價值2億澳元的漁業工廠,這可能會讓受中國支持的漁船在托雷斯海峽合法捕魚。
中共商務部本月宣佈了一項價值2.04億澳元的項目,福建省中鴻漁業有限公司計劃在巴新西部省達魯(Daru)島投資建設一個「綜合多功能漁業工業園」。預計該工業園的業務將是處理從托雷斯海峽(Torres Strait)捕撈的漁獲。
然而,托雷斯海峽是澳洲和巴新共享的捕魚區。

Published

on

托雷斯海峽

托雷斯海峽是澳大利亞最接近陸地邊界的地方,從巴新到最近的有人居住的澳大利亞島嶼只有不到4公里。

托雷斯海峽漁民

根據《托雷斯海峽條約》,兩國都可以在被稱之為保護區的共同水域捕魚,而且,在澳洲水域,巴新漁船也可以捕撈25%的熱帶龍蝦和40%的鮁魚。

甚至,《托雷斯海峽條約》允許托雷斯海峽島民和巴布亞新幾內亞沿海居民出於傳統活動需要,在沒有護照或簽證(但有嚴格的許可條件)的情況下自由往來於澳大利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族群之間,從而保護其傳統生活方式。

澳大利亞在堪培拉發佈的《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書》中曾表示,幫助確保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穩定和繁榮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標之一。在這個充滿挑戰的經濟形勢下,澳大利亞將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參與競爭。澳大利亞公司已經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投資了180億美元。大約有4600家澳大利亞公司在巴新有業務。

澳大利亞的擔憂

迄今為止,巴新的商業捕魚能力使其捕撈的漁獲達不到條約規定的份額,但中資公司與巴新的協議卻意味著懸掛巴新國旗的中國漁船或可進入澳洲水域捕魚,對兩國的漁業同時造成影響。

托雷斯海峽社區漁業代表貝德福德(Kenny Bedford)對澳洲和巴新漁業將受到的衝擊感到擔憂。 「根據目前的漁獲量分享安排,巴新很可能會藉助這種夥伴關係,來獲得他們在《托雷斯海峽條約》下的全部分額。」

他還表示,除了條約允許的捕撈量,巴新邊界一側的魚類資源「嚴重枯竭,沒有監測,管理不善」。 「在(巴新)西省沿岸的漁村中,土地和海域的傳統所有者對捕撈種類或由誰捕撈沒有發言權或控制權。」

貝德福德的擔憂,其實很簡單,過去巴新完不成自己的額度,所以澳大利亞可以悠閒地在此地在此地擁有發言權和控制權,然後中國的介入,不僅自己的發言地位不保,甚至可能自己在海產方面的優勢當然無存,2017年澳大利亞出口中國的海鮮總價值達到了3.58億美元,這一年澳洲出口的海鮮總價值達到14億美元。

而另外一種擔憂可能才是澳大利亞的真正憂慮。

昆州自由國家黨議員恩奇(Warren Entsch)說:「你只要看看中國(漁船)在太平洋其它地方的所作所為,就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這符合誰的最大利益?符合更廣泛的巴新社會的最佳利益嗎?我覺得不是。」他還表示:「這當然會影響到我們這邊的漁業。但歸根結柢,還有條約在那裡。而最大的輸家將是(巴新西部省的)漁村。他們沒有福利制度,也得不到巴新政府的任何支持。當他們外出捕魚來養家糊口時,將一無所獲。」

中國海峽市場

捕魚黑歷史

恩奇的擔憂,歷史上就曾出現過。

遠在2005年,巴布亞新幾內亞漁業部門官員曾扣留20條中國漁船,並撤銷了這些漁船的捕魚執照,因為這些漁船違反規定,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水域進行非法捕撈。當時的巴新漁業官員說,根據巴新與中國政府達成的協議,這些漁船獲得批准在巴新水域進行為期6個月的試驗性捕魚作業。但是實際上這些漁船進行的是大規模的商業性捕撈。

這也曾引發巴布亞新幾內亞(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分歧,

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漁業局與中方企業簽了協議,他們也難以判斷中方漁船這次是不是非法捕撈,並且不同意地方政府扣留中國漁船的做法。但地方政府對此不支持,要求對漁業資源進行保護性捕撈。

結語

事實上,這樣的協議的確會領澳大利亞擔憂,澳大利亞擔憂自己的利益,這無可厚非。只是競爭永遠都會出現,沒有人喜歡狀況的改變,尤其是對於既得利益者來說,自己的蛋糕被別人分走,肯定會令人不悅。但是,對於澳大利亞人來說,如何加強自己的競爭力,開拓更多的市場,才是當務之急。畢竟,無論巴新對於澳大利亞多麼重要,畢竟不能插手別國事務。

第二,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來說,這樣的項目自己的收益在哪裡,目前不得而知。從當前了解到的信息,並沒有看到對當地經濟的促進或者就業情況的增加,也許還需要有更多信息的披露,才能了解當局的想法。但至少只一次不像15年前一樣,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似乎達成了共識,巴新漁業部部長利諾·湯姆(Hon. Lino Tom)、西部省省長塔博奧·尤圖( Hon. Taboi Yoto)、中鴻漁業公司授權代表嚴愛武一起簽署備忘錄。

第三,中方是否會汲取15年前的教訓,當年中國官方在漁船被扣之後就發出公告,要求從事涉外漁業活動的企業和人員必須嚴格遵守有關法律法規,以及中國締結或參加的國際條約,減少和避免涉外違規事件的發生。這次參與投資的福建省中鴻漁業有限公司得到了中國駐巴新大使的支持,相信,他們在今天這樣的情況下,會遵守當地的法規。

從地區經濟的角度出發,澳大利亞本就沒有理由獨享利益,在過去這麼久的時間里,無論澳洲還是紐西蘭,都是需要勞工的時候向太平洋島國伸手,也養成了如今的習慣,不喜歡改變,更不喜歡競爭,既得利益,誰又能容忍別人侵犯。 但是,澳大利亞並不是自古就應該享受這些既得利益,澳洲要接受現在面臨的挑戰。

然而,從澳大利亞角度出發,乖乖地便宜了中國也不太應該,畢竟過去百年來,澳大利亞在這裡還是花費了很多心血,也説明了很多托雷斯海峽的人民,對於澳大利亞來說,應該是説明巴新建立更有效率更有價值的捕魚體系,才是實現自己雙贏的局面。

然而,今天,中国已经走在了澳大利亚前面,我們需要持續關注,關注這樣的投資是否會提升巴新方綜合開發利用本國漁業資源的能力,促進西部省和巴新經濟社會發展。 也持續關注,對於澳大利亞的經濟是否會產生影響,澳大利亞政府對於此事的應對是怎樣。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