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中國高規格舉行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應對宗教現狀

中國高規格舉行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應對宗教現狀

0

中國高規格舉行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應對宗教現狀

 

文:本刊編輯部

圖:新華社、維基百科

 

 

過去幾個月,中國輿論場掀起激烈的風暴,有關伊斯蘭教的問題,被難以掩飾地放到台前來爭議。從「清真食品立法」到「穆斯林電影」,再到軍閥馬步芳「公館」的介紹,激起層層疊疊的輿論浪潮。4月22日至23日,中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召開,六位在國內的中共常委悉數到場,以如此高規格為宗教工作定下新的基調,對中國宗教界將產生深遠影響。

 

 

駭人聽聞的「清真食品立法」

早在兩個月前的中國兩會期間,中國「清真食品立法」的問題就在輿論界引起激烈爭論。本刊468期,已對此事件專題討論,向讀者闡明「清真食品」並不是簡單的「不含豬肉」,而是要求食品在生產過程中,嚴格遵循一套伊斯蘭教的規程,實際上嚴重侵害其他宗教和非宗教群眾的利益。並且,「清真食品立法」的倡導者獅子大開口,主張「以謀取非法利益為目的,以穆斯林禁忌食品冒充穆斯林食品,後果特別嚴重的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直至死刑」,試圖裹挾國家法律恣意而爲,引發極大的反感。

「清真食品立法」,本質上是將穆斯林民眾與普通民眾進一步剝離開來。在現行法規對有害公眾健康的食品尚且缺乏行之有效的懲罰措施情況下,「仿冒穆斯林食品」便可適用死刑,並將其進一步上升至「侵犯少數民族權益,破壞民族團結,或者以此手段煽動民族仇恨的犯罪行為」的高度,其結果只能是在這樣的敏感時期加大民族矛盾。所幸,「清真食品立法」的動議不但未能在今年人大會議上交付表决,而且被取消了立法項目資格,贏得民眾普遍稱快。

難以接受的《情定河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部以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爲背景,由導演尹哲執導,于敏監製,演員王博、李樺、張明健、小李琳、傅藝偉、方青卓等聯袂主演的「穆斯林電影」《情定河州》,又引發了輿論的激辯。

《情定河州》的故事情節不算複雜,大致是一個漢族年輕人(滿強),到甘肅臨夏自治州(古稱河州)投靠哥哥並且參與商業經營,經歷了各種轉折之後,與原女友分手,與當地的少女阿伊莎發展了感情。但是,在並不複雜的劇情下,《情定河州》處處透露出令人不安的價值取向,比如漢人奸滑、做生意無信用,甚至采取違法手段,而穆斯林民風淳樸,與人為善,等等。

當然,如果僅僅是如此,也不至於掀起風浪。《情定河州》最大的兩個問題是,第一,把回族、穆斯林和阿拉伯等同起來,劇中的女主角阿伊莎就是一位阿拉伯語教師,而男主角的經歷也給觀眾一種只有學好阿拉伯語,才能與回族(穆斯林)做好生意——實際上阿拉伯語根本不是回族(穆斯林)的民族語言,也不是中國政府認定的任何一種官方或者民族語言。第二個問題,是電影中的回族(穆斯林)女性穿著被中國政府認定爲極端宗教服飾的「里切克」,甚至《情定河州》劇組在第六届北京國際電影節走紅毯環節仍然安排女演員身著「里切克」登場。

不管如何主張民族文化和民族特徵,在電影中展示甚至鼓吹國家法律命令禁止的東西總是不可行的,而該劇製作方堅持己見,令人不得不擔心是否有背後的其他因素。

 

 

翻案也不能翻馬步芳

就在這些現實的問題爭論不休的時候,幾十年前的西北軍閥馬步芳有突然成爲了輿論的焦點。英國廣播公司BBC這樣報導:歷史上的西北軍閥馬步芳成爲輿論焦點始於青海西寧的馬步芳故居。在那裏參觀的遊人會從講解中瞭解到一個與中共官方定論完全相反的馬步芳:許多利國益民的善舉,派兵抗日,興辦教育,禁止毒品,如綠化環境……《西寧晚報》去年推出的創刊30周年「專家學者談歷史人物馬步芳」的紀念專版,裏面有「應全面公允地評價馬步芳」,「評價馬步芳應該注意的幾個問題」,「如何評價馬步芳」,「雙重性格的馬步芳」等文章。一名叫「老辣陳香」的博客作者認爲,這個推出馬步芳研究文章紀念專版是馬步芳翻案的一個重要標識點。他質疑「西寧晚報爲什麽要這麽幹?」

事實上,馬步芳是個沒有什麽正面意義的近代軍閥,香港鳳凰網發表評論回顧70多年前中共兵敗西北的歷史,說「在當年被俘的西路軍戰士當中,遭遇最悲慘的是那些紅軍女戰士,她們當年大多二十來歲,最小的只有十一二歲,最年長的也不過30出頭,都經歷過長征爬雪山,過草地,在被馬步芳的部隊俘虜之後,她們或被活埋,或被槍殺,或被強姦,或被買賣……」中國大陸環球網也發文說:「馬步芳爲人荒淫無耻,在國民黨上層中少見」。文章說馬步芳部屬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難逃他的魔爪。「甚至連他的外孫女,也遭其强姦,後生下一個兒子。」

晚年的馬步芳以行賄獲任中華民國駐沙特阿拉伯大使。1961年8月,馬步芳因逼侄女馬月蘭爲妾的醜聞,爲中華民國駐沙特外交官宋選銓揭發而被免職,召回臺灣法辦,但馬步芳拒回台灣,入籍沙特阿拉伯。1975年7月,馬步芳在沙特阿拉伯病死。這樣一個生性殘忍,荒淫無道的軍閥,僅僅因爲某個民族或者宗教特性,就要求獲得「全面公允地評價」,不可理解。

 

 

格格不入的中國穆斯林

劍拔弩張的輿論交鋒,集中在一個非常敏感卻又無法迴避的問題上——中國穆斯林。在說這個問題之前,先要普及兩個常識性卻又容易搞錯的知識:第一,儘管回族民眾信奉伊斯蘭教的很多,伊斯蘭教在中文環境裡也有「回教」的別稱,但回族民眾並不必然要信奉伊斯蘭教;第二,根據伊斯蘭教的教義,「真正的」古蘭經只能是阿拉伯文版本的,其他語言的譯本只能算是解經書,所以中國穆斯林往往會學習一點阿拉伯語,以閱讀古蘭經,但阿拉伯語從來不是中國任何民族的語言。

釐清這兩個事實之後,可以在看看中國伊斯蘭教的現狀。無需隱晦,今日的伊斯蘭教在中國,是特權級的存在。伊斯蘭教的特權狀態,有一個最核心的特徵,即:中國共產黨黨章明確規定,黨員必須是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這一規定在全國範圍內嚴格執行,但幾乎只有回族穆斯林除外,穆斯林黨員是一個特殊的身份。

有了上面這個最大的特殊,其他大大小小的特殊也就自然而然出現。比如寧夏自治區公務員考試當中,回族考生可以加10分(其他任何民族不加分);又如,中國民族報在一篇報導中指出,北京市殯葬費用平均約8萬元人民幣,而北京回民公墓的收費約4000元人民幣,其巨額補貼來自政府撥款。

以上所說,還是政府規定的合法特殊性,在現實生活中,倚仗穆斯林身份獲取非法特殊利益,也是屢見不鮮的。近年來,時不時有新聞指出,一些地區的穆斯林倚仗所謂「拉麵店五百米內,不得有任何其他麵館存在」的「規定」(不清楚此「規定」的來源),騷擾其他麵館經營,甚至打砸其他麵館,而當地警方一般不敢介入。部分地區的穆斯林甚至組織「糾察隊」,强行闖入當地其他民族和宗教的群眾家中和商鋪中抄查「違(教)法食品」,一般也不會被警方阻止和追究。

而一些回族地區的地方政府和宗教機構,也充分「利用」這種特殊,進一步誇大伊斯蘭教的特殊地位,比如大量興辦阿拉伯語學校和宗教學校(事實上,在中國只有伊斯蘭教可以公開開辦宗教學校),迫使非回族地區政府興建大清真寺等。

正是由於以上這些合法和非法的特殊利益存在,中國穆斯林群體在世俗社會眼中的形象趨於惡化。加上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發展推動了信息的傳播,這些情况在中國變得家喻戶曉,而大多數人感到反感。在這種情況下,部分穆斯林學者推動「清真食品立法」並且叫囂「死刑」,戳中了世俗社會的痛處,引起了激烈的反彈。實際上,《情定河州》是一部很低級別的製作,並非大片,而馬步芳公館的介紹文字存在已久,乏人問津,在相對溫和的社會環境下,未必成為輿論焦點。但這些事件集中爆發,顯示世俗社會的容忍幾乎到達了極限。

 

 

最高規格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

讀了以上的文字,生活在和平寧靜的澳大利亞的讀者,可能對現實情況感到驚訝,但事實上,以上僅是《同路人》編輯部就網上可以找到的公開資料作出的一些總結。而真正掌握中國伊斯蘭教發展情況的中國政府,對形勢的判斷比上面描述的嚴峻得多!

4月22日至23日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六位在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除正在出訪的副總理張高麗)全數出席,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均出席會議,國務院總理李克强主持會議,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和政協全國委員會主席俞正聲先後發表講話——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並非定期舉行,上一次舉行已經是15年前,而且也沒有指定必須要以最高規格舉行,特別是並不必要一定安排「公檢法」的領導出席,可見本次全國宗教工作會得到空前重視。

習近平先生在講話中強調,「必須堅持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

在接下去的講話當中,習近平先生非常罕見地強調,「……必須堅持政教分離,堅持宗教不得干預行政、司法、教育等國家職能實施,堅持政府依法對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進行管理。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準,用法律規範政府管理宗教事務的行為,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要保護廣大信教群眾合法權益,深入開展法治宣傳教育,教育引導廣大信教群眾正確認識和處理國法和教規的關係,提高法治觀念。」——這一段文字是全篇的精髓,按照一般領導講話的規範,大致可以這樣解讀:有宗教企圖違背政教分離,以宗教干預行政、司法、教育(著重指出這三個領域),政府依法管理宗教工作遇到了阻力,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也未能完全受到法律調節——儘管習近平先生沒有點任何一個宗教的名稱,但符合這些特徵的宗教,顯然只有中國伊斯蘭教。

 

 

請「為執政掌權者禱告」

從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的規格,以及習近平先生的講話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實際上面臨全國意義上的宗教工作困境,需要以極大的勇氣和高超的技巧予以解决。儘管中國的宗教自由經常受到國內、國際的批評,但由於世界局勢和中國的具體情况,中國政府加强宗教事務管理,總體上還是得到了大多數中國人、海外華人的支持。

當然,由於中國政府加强對宗教的管理,各種宗教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一些海外華人,特別是基督徒,可能對中國基督教發展感到擔憂。這種擔憂當然是不無道理的,即使之前,也已經有「拆十字架」等事件發生,但是在目前的大環境下,基督徒應該目光長遠,「戒急用忍」,「為執政掌權者禱告」。

孫中山先生有云: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從今天歐洲和中國碰到的情况來看,世界宗教格局可能在較短時間內有比較大的變化,與現代文明相抵觸的宗教模式,勢必和現代文明發生激烈碰撞,其他出世宗教和已經完成了現代化的入世宗教,沒有必要在這個關鍵時刻趟渾水。等待,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