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一拍兩散中的香港

一拍兩散中的香港

0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

在數學中,有一條非常重要的數學理論--對策論。在對策論中,它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就是個人最佳選擇並非團體最佳選擇。現時香港正處於這種情況。政府和市民雙方為了達到各自的目標和利益力圖選取對自己最為有利的方案。但他們往往忽略了他們的選擇,正是犧牲了香港所珍貴的。香港政府犧牲了市民的信任和《基本法》所賦予的高度自治。香港「本地激進派」的暴力行為,亦犧牲了香港的安定繁榮和法治精神。最終達致雙輸局面。相反,如果雙方都願意放下自身利益,以理性的方法談判,或者香港的命運還是有機會被改寫。

近年多次的激烈抗爭行動中,大眾的焦點自然落在各種衝突和暴力行為中。而言,各種衝突和暴力行為只是一連串社會問題的結果。背後有更多的原因是因為香港人對現時的政治狀況、經濟環境、生活環境不滿的一種怒哮。

在此必須嚴正指出,不論是多麼高尚合理的理由,將不滿訴諸暴力,以暴力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都必須受到譴責。每次衝突後,都有人投訴香港警方使用過份武力。但相信大部分在場的香港市民或看過完整版本片段的觀眾,都會對如此動粗的「暴民」感到不齒。

抗爭背後

其實在香港所發生的抗爭背後,都藏有一個不可改變的原因。就是「一國兩制」沒有一個清清楚楚的楚河漢界之分。「一國兩制」是包含了「一國」和「兩制」。「一國」清楚明白不過,以一個中國為大原則。但何為「兩制」呢?這兩制又應是誰訂立呢?

「兩制」的原意,就是讓雙方政府各自訂立出自己的一套規制,當中並不存在著必須完全配合或必須完全對立的原則。中國的政制很明顯是中央政府所訂立的,而香港政制則應由香港政府根據民意和香港實際情況而訂立。但現在的問題是京官港官不是各行其是,反而是香港政府處處為了配合中國的政策,作出違反民意和常理的決定。以香港教育局推行的普教中和繁普之爭為例,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但香港教育局竟聲稱為了能讓更多跨境學童更容易融入教學中,建議和鼓勵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去教授中文。做法可說是本末倒置。香港其實還有不少少數族裔人士,難道又要為了能讓更多少數族裔人士更容易融入香港的教學中,就推行以英文去教授中文嗎?難道不是要提供更多的額外訓練給他們,才是常理嗎?

正如《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所言:「相信大部分香港人絕不贊同本土派的暴力行徑,不值他們所為,但亦對他們那份豁出去的憤恨,又並非全然沒有半點理解與同情。」

決意各走極端最終一拍兩散

俗語說得好,「一隻手掌拍不響」。現在香港的局面,可說是由香港政府和香港泛民主派各走極端所造成的。

自1997年回歸中國後,香港政府所推行的重大決策,都有以中國利益為先之嫌。興建大而無當的工程,又不理民意,強行通過政策。高鐵、港珠澳大橋、國民教育、委任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等……無數例子可以說是數也數不清。雖然部分決定最終被撤回,但事實上,有更多的政策是在「議會暴力」下被強行通過。即使部分工程嚴重超支,經濟效益不符合預期,香港政府還是要無條件地支持下去。盡慷香港人之慨,一心只為配合中國政府的政策。

另外,香港的泛民主派亦沒有顯示出與政府談判的誠意。香港被形容為「示威之都」,原因是每當政府的政策出台後,只要泛民主派略有不滿,便用「示威」手段逼使政府屈服。香港政府在最初時或會因害怕而配合,但漸漸發覺民主派只有一招時,便再也不害怕了。泛民主派發覺「示威」不行,就把行動升級,變成在議會「拉布」、擲雞蛋,再演變成社會衝突。當中可顯示他們的政治智慧不足。在這惡性循環下,情況不斷惡化,對話空間進一步收窄。

就是因為雙方自1997年後,先以自身利益為大前提,不惜以各種手段去爭取所要。最終各走極端,形成現在為反而反,「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這一拍兩散的局面。

不可逆轉的局面

當我們再細心分析一下,香港當前的局面,可能在1997年回歸中國時,已經是一場不可逆轉的命運。或者香港人應該要認清事實,對此有所覺悟。

自中國改革開放後,無論在經濟、國際政治、軍事實力上已經逐漸強大,甚至可說是超英趕美。對於中國政府而言,收回香港只是一個必須要做的歷史任務。但香港回歸後的政治前景,對中國政府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而中國在收回香港前,已經不斷向香港實施一些經濟援助和合作。除了達至互惠互利外,還有一定的戰略考慮,以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無可否認的是,香港現時的經濟命脈,已經有一半控制在中國政府手中。以現時香港的能力,是有點無力抗衡。

另外,香港特首是由選舉委員會所選,中央政府所任命的。但當中涉及到的關係千絲萬縷。簡單而言,香港特首除非有極高超的政治技巧外,否則香港特首的命運只有兩種可能性。一,完全聽從中央指令,實施中央政府所期望,而且必須要達成的。中央提供經濟援助,特首任期安然渡過。二,實施不了中央政府所期望的,或違反中央政府的指令。最終中央政府減少經濟援助,經濟下滑,民怨四起,提早下台。

放下成見方可避免衝突

近年,香港的政制問題及其他社會議題引起各界激烈討論,抗爭的社會運動更見頻繁,政府、警方和市民的關係亦變得比以往緊張。2012年,反國教風波,十萬人包圍政府總部。2013年,反水貨客示威,香港市民和內地遊客發生多次衝突。2014年,佔領中環,歷時接近三個月,警方和佔領市民發生多次流血衝突。2016年,旺角動亂,有「本土激進派」人士向警方投擲磚頭,警方向天嗚槍。這短短4年間,在香港發生的衝突場面越演越激,但香港市民又好像已經司空見慣。

平心而論,近年全球經濟不景,生活條件下降,貧富懸殊情況不斷擴大。香港現時的生活環境問題,亦非全是政府政策所致。如將所有責任怪罪於中國和香港政府,是欠缺公允。如果政府和「本土激進派」不肯放下成見,在不久的將來,香港只會不斷發生更多血淚,甚至有人因此而死亡的衝突。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