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一切都是值得的

2月20日晚,在羅德-拉沃爾球場,WTA前世界第一、賽會3號種子日本選手大坂直美僅用時1小時17分鐘,就以6-4/6-3戰勝賽會22號種子、美國選手布拉迪,贏得個人第2個澳網冠軍,也是她的第4個女單大滿貫。這是日本姑娘再次連續奪得美網和澳網冠軍,她也是連續4年奪得大滿貫女單冠軍。

Published

on

2月21日晚,賽會頭號種子、現男單世界第一德約科維奇僅用時1小時53分鐘,就以7-5/6-2和6-2橫掃賽會4號種子、俄羅斯選手梅德韋傑夫,第9次贏得澳網男單冠軍,也是他個人第18個男單大滿貫。

球員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2021年的第一次大滿貫將不是因為那裡是什麼,而是因為缺少了什麼。

有人調侃,「Australian Open, Victoria Closed」(澳網進行,維州封城)。確實,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一邊進行,墨爾本卻迎來了它的第三次封城。更有趣的是,2月12日,在中央球場羅德拉沃爾球場進行的德約科維奇和弗里茨比賽進行到第4盤中段時,裁判突然告知全體觀眾退場。因為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發布了為期5天的封城令。

本次澳網組委會為正常舉辦澳網,耗費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除了用專機接球員飛抵澳大利亞,組委會還承擔了龐大的隔離費用。澳網此次虧損在4000萬美元以上。可以說,澳網組委會為了這項影響力巨大的比賽順利舉辦,付出了巨大心血。前4個比賽日,澳網也迎來了很高的熱度。觀眾到場助威,網球世界再度煥發生機。

/ 主裁中斷比賽解散球迷

而在本次澳網開賽之前,甚至很多參數的球員不滿維州的隔離政策。但是,想要讓比賽順利進行,遵守防疫政策是必須的,去年墨爾本的F1就已經被取消了。有人說,墨爾本的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難道不可以跟F1一樣,暫時取消嗎?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給了確切答案,如果維州不允許澳網繼續進行,那麼墨爾本可能會將澳網的舉辦權永遠讓給另一個亞洲城市。州長說:「我們看看日本,日本專門建造了一個奧運會級別的網球設施。如果墨爾本今年不舉辦澳網,那麼等到澳網再次舉辦時,可能就已經不在墨爾本了。」 「如果澳網沒有在墨爾本舉行,它會在其他地方舉行。」「有可能會在日本,在中國,在新加坡會。那時對於墨爾本來說,真正的風險是澳網不會回歸墨爾本了。」「因此,支持數萬個工作崗位的澳網是我們重大活動議程的重要組成部分,總而言之,澳網這類的大型活動一共支持了維州大約25萬個工作崗位。」 「更不用說我們所有人,作為納稅人,已經建立了一個首屈一指的網球設施,大約價值15億澳元的投資。」

F1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去年繼墨爾本站取消,F1官方宣布該年中國站賽季推遲舉行不過並沒有宣布取消,直至8月25日F1官方宣布2020賽季不會舉辦F1中國大獎賽。因為疫情原因,原計劃於2021年4月9日至11日舉行的F1中國大獎賽目前被撤下今年的賽歷。主辦方和中國相關部門會繼續探討,尋求在本賽季晚些時間舉辦比賽的可能性。而與此同時,在上賽季繼2006年後首次舉辦F1分站賽的伊莫拉站將頂替原來的中國站進入賽歷,比賽舉行的時間或將定於4月18日舉行。

/ F12021賽歷上海站被移除

從另一方面,澳網選手和工作人員可以入境澳洲,但是很多本國人卻滯留海外,據悉疫情期間儘管有4萬澳人滯留海外無法歸國,然而,邊防局依然允許上千名留學生「插隊」入境。

NCA NewsWire獲得的數據顯示,自去年8月初至今,邊防局已經准許1050名外國公民豁免「封國令」。但這些僅僅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留學生仍然滯留海外。

體育賽事和留學生返澳,是讓人們重整旗鼓,提升士氣的大好機會。就像墨爾本老牌咖啡店前陣子關門時說的那樣,當失去了太多的留學生、遊客和工作族,一家出名的餐廳就難以為繼了。

這也是東京奧運會,從去年延期到今年,今年仍然還在堅持,一定要舉辦的原因。希望大於一切。

法國足球名宿圖拉姆,現在也是反種族歧視的社會意見代表,他說:「體育和足球,應該扮演更加積極的社會角色,尤其是在這樣的時勢。體育所代表的團隊團結、人人相互尊重,是重要的社會品德,如果各種體育賽事,在不需要冒太大風險前提下能重啟,將會有特別的社會意義。」

這樣的故事二戰期間就發生過,當時體育賽事停擺,但英國組織了「戰時足球聯賽」,為了讓本國人民對於未來充滿希望,讓戰場上的戰士士氣大振。

去年,南澳有800名留學生率先返澳,首領地則有350名留學生返澳,該試點對澳洲整個高等教育領域至關重要,據悉,機票費用將由學生和大學共同承擔,酒店隔離設施和將由大學提供資金,其他後勤支助將由首領地政府提供。

當時,聯邦教育部長Dan Tehan提出,國際學生返澳之前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州或地區必須對澳洲國內旅遊開放邊境,二是大學校園必須對國內學生和已經在澳的國際學生開放,允許他們在校內學習。如今這兩個條件越來越可以達到預期,那麼,很有可能澳洲將接更多的留學生回澳。

維多利亞大學米切爾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去年底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如果旅行限制依然存在,到2021年7月,澳大利亞的國際學生將減少30多萬人。

要知道,留學生對於澳大利亞的意義,如果接下來,澳大利亞政府和各大學可以在去年的試點基礎上,包機接更多的留學生返澳,那麼對於澳人精神上的激勵是非常積極的,尤其,來自Study Group的研究描繪了一幅積極的圖景,他們預測,澳大利亞國際學生市場份額的上升僅次於加拿大,而選擇美國和英國的國際學生數量預計將下降。

不如,拭目以待吧。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