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一個關於犀牛的故事

一個關於犀牛的故事

0

一個關於犀牛的故事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天氣的不穩定、氣候的變化、經濟的急促發展,以上種種都是對生態環境的一種破壞。很多動植物都在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犀牛正是其中一個受害者。有見及此,有一名澳洲人提出一個犀牛保護計劃,把犀牛從非洲空運到澳洲,這個計劃引起多方面的關注,現在就一起探討這對犀牛是否一個好的保育方法。

 

首個犀牛保護計劃

一名移民到澳洲30年的南非退休銷售員迪爾沃夫(Ray Dearlove),為拯救家鄉犀牛不致絕種,在2013年,68歲的迪爾沃夫發起澳洲犀牛計劃(Australian Rhino Project),這是作為世界首個犀牛保護計劃,將80只犀牛從南非移居到遠離非洲的澳洲繁衍,為犀牛創造一個安全的生態環保。而這個計劃通過了3年與各單位的協調後,得到了南非和澳洲政府的同意,還建立專屬網站介紹此計劃。

 

犀牛計劃會用飛機把南非犀牛運到相隔一萬一千公里的澳洲,犀牛抵達後將安置在野生動物園,如「種子銀行」般讓犀牛群居及繁殖。迪爾沃夫認為現在每年被殺犀牛的數量超過了出生的數量,犀牛有可能滅絕已成為事實,所以他認為這個計劃是必須實行的。最終,當在非洲摧毀犀牛種群的偷獵不再成為一種嚴重威脅時,來自澳洲的犀牛將能夠重返非洲,並在那裡重建野生種群。
從南非到澳洲的距離超過一萬公里,單只空運一頭犀牛就需要大約四萬四千美元。但由於南非和澳洲兩國對動物出入口都有嚴格管制,犀牛登機前必須被隔離兩個月,抵達澳洲後又要在雪梨一間動物園再接受另外兩個月的隔離檢驗,然後才會被送到野生動物園飼養,所以這個計劃需要很大筆金錢。而這個計劃主要是靠捐贈來運行的,得到了企業的捐贈和環保主義者的支持,計劃到2015年9月便在一年的時間裡籌得了80萬澳幣的資金。

為保護犀牛,動物保護主義者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使用了把犀牛圈養、派僱傭兵保護、甚至把犀牛的牛角切掉等方法,但是犀牛角高昂的價格卻時時誘惑著偷獵者,所以犀牛在非洲很難找到一個安全生長的地方。首批移居的犀牛已被挑選好,目前正在南非飼養,迪爾沃夫期望可將今年年底前可先把六只犀牛送到澳洲,並計劃用四年時間分批遷徙八十只犀牛。

 

犀牛瀕臨絕種的原因
南非非法獵殺犀牛猖獗,而近年的偷獵活動越來越猖獗,遭獵殺犀牛數量急速攀升,即使面對高昂費用與空運風險迪爾沃夫亦要堅持實行。

偷獵猖獗的最根本原因是犀牛角是很有價值的,犀牛角是世上最貴重商品之一,每公斤價值6萬美元,以重量計比黃金和鑽石還要昂貴。在越南和中國存在著巨大的犀牛角市場,不少人相信它可治癒從感冒到癌症的大小病症。然而,當有龐大的需求時,偷獵者便會不斷增加。實際上,一個犀牛角可賣到50萬美元之多。面對如此高利潤的誘惑,大量偷獵者不惜漂洋過海去獵殺它們。最通常的情況是,偷獵者賣通訊息,得知一群犀牛的位置,然後組織小型隊伍,穿越國境競相獵殺其中較大的犀牛。當獵殺成功後,他們就立刻到其他國家,所以當局很難追捕這些人。接著,犀牛角就被運往亞洲銷售。犀牛角的成分和人類指甲一樣,主要由角蛋白組成,而當犀牛角被磨粉後,被指可治療癌症或壯陽,故在中國及越南很受歡迎。所以,除非犀牛角市場迅速下滑,犀牛在非洲就永遠被追殺。

 

現時犀牛已屬瀕危物種,犀牛的懷孕期是16個月,而且只生產一頭小牛犢。近期犀牛被屠殺的速度第一次超過了其出生速度,自2010年以來,有超過5000頭犀牛因有人需要它們的犀牛角而被獵殺。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指去年有1400頭犀牛遭殺害,創下紀錄,而2014年也有1200頭犀牛被殺。

 

計劃的成效

雖然偷獵者日益增加,但空運2噸重的犀牛是一件史無前列的事。犀牛計劃的主要目的是把一小群犀牛放在澳洲作為「生物備份」,以防有一天南非的犀牛被屠殺滅絕。這好像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事情,把犀牛放到澳洲,再等待非洲的偷獵事件解決,這可是一個很長的時期。終止偷獵行為才是一個可行的行為,這才是非洲政府需要考慮的事。

 

另外,這個計劃有可能帶給人們誤導性和是剝削非洲資源歷史的延續,可能是一種知識產權的損失,所以有人促請澳洲和南非政府重新考慮對該項目的政策支持。這次以安全保護的理由將南非的物種多樣性財富帶到西方,就如犀牛,這好像跟歷史上殖民國家侵吞非洲文物一樣。這個項目很難說是一種保護動物的行為,因為有超過800頭犀牛已經被圈養了。有研究人員解釋這個計劃的資金和專業技術沒有用在動物保護上,而圈養會導致這些犀牛進化出一些家養動物的特質,很大可能會影響到動物保護優先等級最低的白犀牛。

 

其次,這計劃會減少了南非當地保護犀牛的動力,而擁有最大犀牛人口的南非並非唯一發生獵殺之地,亞洲等地的犀牛群體也受到威脅。有人批評這項計劃正在轉移保護野生動物的必要行動所需的資金及公眾注意力。研究人員指出,遷徙80頭犀牛所需的數百萬美元資金其實可以用來更好地預防偷獵行為的發生。雖然這個計劃可為犀牛帶來暫時性的保護,但澳洲也時常發生野生動物捕獲和貿易。然而,仍有重要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如果這些運往澳洲的動物成功繁殖,他們將需要被運回到南非,那麼將來運送的資金將從哪裡來?南非的自然遺產被送往澳大利亞,南非是否還擁有對這些自然遺產及其後代的所有權呢?在1992年從津巴布韋進口到澳大利亞的黑犀牛的計劃裡表明澳洲會歸還那些動物,但實際上倖存的黑犀牛或其後代都沒有被歸還給津巴布韋。

 

結語

雖然這個計劃不會產生很大的害處,而大家都意識到犀牛在非洲已經沒有容身之地。一頭犀牛的價值不僅在於動物本身,而在於它與當地生態系統和環境的關係當中。這次犀牛遷移是暫時性保護犀牛,但長遠來說還是要去處理問題的根源。有關當局應盡快打擊非法貿易,不只是犀牛角,還有象牙和鹿角等等,在黑市市場是很有價值的商品,而在世界上還有數萬多種瀕臨的物種需要保護的。

 

生處在這個地球動物還安全嗎?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犀牛在南非被濫殺的情況日益嚴重,而有些野生動物園為了防止犀牛角被盜採,會讓獸醫先割下犀牛角,使盗獵者沒有犀牛角可取,用這個方法得以令犀牛保命,逃過盗獵者的濫殺。但這個方法對犀牛是十分殘忍的,犀牛角是犀牛的特徽,如犀牛沒有角,牠還是犀牛嗎?預先割下犀牛角並不是最好的方法,但諷刺的是,這是目前讓犀牛保命最好的方法。犀牛角就像人類的指甲,割了還會長,每年以6公分的速度生長。

回到根本,前文所提及的原因是犀牛角是很有價值,它的價值來自它的藥用成分,據說犀牛角可治療大小病症。可是,有一項研究指出其實犀牛角並沒有治療的作用,犀牛角的主要市場是來自東南亞和越南。在越南,有機構發起活動去破除犀牛角有療效的迷思,活動在一年內令犀牛角在越南的需求減少超過三成。公眾宣導活動以破除犀牛角療效的迷思為基本,以越南首都河內為中心,透過企業、大學、校園和女性團體散佈訊息。同時,也利用巴士和公佈欄為廣告媒介,或是在校園中散發刊物「我是小犀牛」,成功改變犀牛角有療效的錯誤認知。過去沒有保育經驗的澳洲女性企業家Lynn Johnson為此次宣導活動募款,在越南推出一系列的廣告,警告民眾犀牛角對他們並沒有幫助,甚至可能有害,因犀牛角也不是炫耀社會地位的好選擇。

有時人們便是人云亦云的生物,別人說有效便是有效嗎?其實,做任何事前應了解事情的根本和原因,以犀牛為例,如人們一早知道犀牛其實沒有藥用價值,迪爾沃夫便不用運80隻犀牛到澳洲,可讓犀牛一如概往地在南非生活。

澳洲的犀牛

這次「犀牛保護計劃」第一批白犀牛將會移到近阿德雷德的莫納托動物園(Monarto Zoo)的野生動物園,莫納托動物園是其中一個有名的瀕危動物保護園,距離阿德雷德大約70公里,是一個備受歡迎的戶外動物庇護所。莫納托動物園的宗旨是為那些瀕危的動物提供優良的生活空間,動物在這個動物園內不受籠子的約束,可以隨意地走動,自由自在。在動物園裡,有罕見的白犀牛和澳洲最大的長頸鹿群。而在莫納托動物園內,一共有六隻白犀牛,三男三女,和兩個黑犀牛。而其中有兩隻雌性犀牛是從南非國家公園運來,野生的犀牛為動物園引入新基因,加強了基因多樣性,為那個地區造成一個大成功。有人會擔心南非的犀牛到澳洲後會不適應,可是,動物園的氣候是和是和南非差不多,熱時會熱;冷時會冷。

白犀牛的特點
白犀牛是現存的五種犀牛中頭最大的,體形僅次於大象,共有兩個亞種,分別是北部或是南部。南部的白犀牛主要分布在非洲的南部,棲息地主要在熱帶草原,主要以草為主要食糧。一天中有一半時間用於進食,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剩下的時間則做其他的事情。白犀牛和其他犀牛一樣,它們也喜歡呆在泥漿中,以降低身體的溫度。犀牛遭到大量盜獵,無論在哪裡都陷入困境,情況是十分嚴重。從非洲獅子到大象,非洲的大型動物群中有許多物種的數量都因為盜獵及其他人為因素而迅速減少。這也代表我們失去了莽原生態系中,一種特殊且重要的動物。因為犀牛是保持莽原健康的關鍵,因為牠們專吃特定的莽原植物,因而令其受到抑制。

總結

人類每天面對不同的問題,同樣地,動物也是。犀牛面臨瀕臨的危機,導致有人發起「犀牛保護計劃」,有人認為沒有成本效益,有人認為這是唯一保護犀牛的方法,無論結論是什麼,野生動物面臨絕種是一件迫切的問題。而在我們身處的澳洲,位於昆士蘭的大堡礁,是世界遺產之一。可是,在澳洲大堡礁北部,大約七成珊瑚在去年年底死亡,因珊瑚對水溫敏感,科學家估計是全球暖化導致該區水溫過熱,令珊瑚的共生藻死亡或離開,無法獲得足夠的養分,最後被餓死。所以這不是非洲的問題,而是全球化的問題,這要改善要從改變人類習慣開始,否則,除了生物滅亡外,人類也可能面對同樣的情況。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