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被控制了」的澳洲中文媒體?

「被控制了」的澳洲中文媒體?

0

「被控制了」的澳洲中文媒體?

 

 

文:本刊編輯部 圖:相關報導截圖

媒一詞,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應代表著公平、獨立、自主。但是,現實的世界並不理想,在處於不同的壓力下,仍能保持著公平、獨立、自主的媒體,寥寥可數,多數的還是要苦苦經營。在中國,媒體受到政府控制,是人所共知的秘密。確實,中國媒要在那政府嚴格監控的環境下,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媒體,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在南半球的澳洲中文媒體,理應可以站在一個更公平的角度上,評論社會上、甚至世界上的各種大事。可惜的是,大部份身處澳洲的中文媒體,仍被籠罩在「受控制」的陰影之中。

 

在7月10日,《The Age》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Chinese language newspapers in Australia: Beijing controls messaging, propaganda in press》(在澳洲的中文報紙:北京控制新聞消息和宣傳),揭示了在澳洲的中文傳媒,在其內容選取上,仍受到中國政府的控制。

 

 

在文章一開始,他們就指出控制的形式包括誡勉電話、在公開活動中阻擋記者進入、通過指令使和中國內地有聯繫的企業拉走廣告、甚至是中國政府機構直接投資在傳媒中。文中訪問多位曾在澳洲中文媒體工作過的匿名記者,他們均指出中國政府曾多次用不同的手法,去控制他們所出版的內容。

生存環境的限制

 

看到這時,大家的腦海中或許會浮現一個問題:這些事情是真的嗎?相信沒有一個媒體會公開承認這事情,但在現實的生存環境下,很多在澳洲的非主流華人媒體、甚至是部分主流的,根本沒有辦法不去作出妥協、自我審查,期望可從中得到更好的經濟收益。

在澳洲的中文媒體大致可分為兩類。第一類就是受到國外企業支持,又有一定數量讀者群的媒體。以一本支持法輪功的刊物為例,很明顯是一份為打擊中國政府而開辦的報紙。由於他們的取向非常明顯,吸引了一些讀者,使他們有一定的談判條件和空間,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內容,而不怕受到其他人的控制。當然不可忽視的是,有不少帶有政治或商業動機的澳洲主流人士或企業,看中一些報章有明顯的政治取向,加上擁有一定數量的讀者群,都願意在他們身上一擲千金,讓他們能繼續營運下去,並從中取得他們想得到的利益。當然,這類報章內容並不會受到政府或企業廣告的控制,但無論在機構中從上至下,甚至是幕後的支持者,他們的政治動機和利益是一致的,故此內容當然也就並不標榜中立和真實。

第二類的就是沒有政治傾向,但其讀者群又不是龐大得可以吸引澳洲主流人士或企業的支持,只能靠中國政府的贊助、中資企業或在澳的華資下廣吿為生的媒體。這類媒體在澳洲中文媒體中佔了絕大部分。這類媒體的宗旨很明確,就是以賺取利潤作為最主要目的。先不評論他們的目的正確與否,但這類媒體很明顯就要面對一個現實環境,就是要和中資企業打交道。試想一下,在商言商,有哪一個廣告商或企業,會喜歡投資在一個有可能引發中國政府反感的媒體身上呢?公平而言,中國政府是否有透過某一種經濟手段,去控制澳洲中文媒體的內容,這答案像在《The Age》的內容所說,是真實而且是肯定的。但這可肯定不是全是中國政府的問題。

事實上,在中國國內,的確有很多企業是不允許刊登廣告在一些中國政府禁止的媒體,尤其是那些經常批評中國政府的。但這形式只應用於中國國內,但卻有很多企業胡亂猜測中國政府的心意,把這形式手法帶到澳洲,心中自認為把廣告落在一個會報導中國負面消息的媒體上,會引起中國政府的不滿。而這類澳洲中文媒體亦投其所好、自我審查,認為報導中國負面消息的,就會失去廣告客戶,又把這只應用於中國國內的媒體營運模式帶入澳洲。就是因為這些廣告企業的胡亂猜測和澳洲中文媒體在經濟考量下的自我審查,形成這種中國政府控制澳洲中文媒體的「幻像」。

無可否認,中國政府的確是有控制傳媒報導方針的問題,但這一問題其實在全世界、每一個國家、每一家媒體都會面臨的問題,只是在程度上、方向上的分別而已。比如近期,不少德國人就在社交媒體上抱怨,德國媒體執行嚴格的自我審查,對難民刑事犯罪的問題視而不見。在澳大利亞的中文媒體,跳不出這個怪圈,也只能徒呼奈何。

 

一個三贏的局面

 

其實,澳洲華人媒體行業是否不能逃離以上的局面,答案是否定的,只是要看多方有沒有更長遠的眼光和踏出改變的勇氣。

在越來越多華人到澳洲定居工作,他們只會對一份中立、持平、而且沒有政治傾向的中文報章雜誌,如本刊般的,有更多的渴求。而相信從事媒體的人士,都會對中立、持平有一份執著。很多亞洲國家,都會對媒體有嚴格的監管,但身處在澳洲的華人傳媒工作者,則有空間可拋開這種管制,在一個更開放、更自由的環境下,去表達對事件的態度。而澳洲的主流社會,則可透過一個中立、持平的中文媒體,打進澳洲華人市場。而在中國政府或中資而言,投資在一個如本刊般的沒有政治傾向、無論對錯都會公平評論的中文媒體上,除了可達到廣告的效益外,更可對外表明中國改革開放後的新形象、新局面。在這一個良好的系統下,是可達到一個能持繼發展,而又可三贏、四贏、甚至多贏的局面。

當然,以上的想法,在很多華人傳媒工作者眼中,或許會覺得太過理想化。但是有志投身在媒體行業中,不就是為了一個公平公正的信念,使我們的國家、世界變的更理想嗎?

澳籍華人應以澳洲利益為首

 

《The Age》發表這文章,背後是有一個故事的。事緣有一華人組織舉行了一場記者會,邀請了澳洲媒體到場,發表他們對現時南海局勢的看法。他們呼籲澳大利亞政府承認中國在南海的主權。

當然,有不少澳洲中文媒體一起批評南海仲裁案,認為是對中國不公平的。但在西方媒體的角度,為何要澳大利亞政府承認中國在南海的主張呢?事實上,南海主權是一個極複雜、而又充滿國際政治糾紛的一個問題,而澳洲和南海主權問題沒有任何關係。因此在這環境下,對澳洲最有利的處境,就是不要介入這糾紛中。因對峙雙方為美國和中國,兩者均是澳洲在國家安全或經濟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伙伴。

但是,很多已經入籍澳洲的華人,卻在每一件事上都以中國利益為大前題,偏偏卻忘了澳洲的利益。當然他們對中國的關心很值得我們尊重,亦很理解。但是既然選擇了入籍澳洲,也應要以澳洲整體利益為大前題,才可使澳籍華人得到更多主流社會的尊重,並增加其對社會的影響力。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