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特恩布爾的一齣戲

「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特恩布爾的一齣戲

0

「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特恩布爾的一齣戲

最近,一則視頻紅遍全球,這則視頻裡的主角正是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

他用中英文語言夾雜著說:「現代中國是建立於1949年的,當時就有了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句話。這句話代表了主權及尊嚴,代表我們站起來了」。他隨後特別再用普通話和英文強調稱,「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這是源於,特恩布爾之前宣布將推行新的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又指責稱「中國影響力正干預澳大利亞政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8日回應稱,「我們對澳大利亞領導人有關言論感到震驚,這種言論純屬捕風捉影、無中生有,毒化了中澳關係氣氛,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已向澳方提出嚴正交涉。」隨後特恩布爾罕用強硬的措辭表示,不認同中方的批評,並強調「確有外國勢力干預澳大利亞」,並用普通話稱「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澳大利亞總理如此強硬的措辭非常罕見,我們鮮有機會看到澳大利亞在和平時期用另外一個國家的語言來表達對那個國家不滿,這似乎不合邏輯,而事實背後的真相是什麼?

這裡面最大的原因就是政治方面,是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他於本週辭職,此前幾個月,他一直在努力抵擋外界的指責。那些指責稱,他從中國出生的政治捐款人那裡獲得資金後,為中國謀取外交利益。

 

澳大利亞政壇上冉冉升起的新星——鄧森

鄧森曾被一些人認為是澳大利亞政壇上冉冉升起的新星。

自去年有指責稱一名華裔億萬富翁擁有的公司曾為他支付法律費用後,鄧森一直面臨著辭職的壓力。今年,鄧森在一個中國媒體會議上的講話曝光,他在講話中為中國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軍事姿態辯護,雖然他所在的政黨反對中國在該海域的做法。

本月,費爾法克斯媒體披露,鄧森在前往一位中國億萬富翁的家中拜訪時,曾警告這名中國人要提防手機被情報部門竊聽。鄧森當時建議兩人把手機放在家裡,到外面去談話。此事被曝光後,鄧森對澳洲的忠誠度遭到質疑。

之後,費爾法克斯媒體又曝光,2015年,鄧森曾試圖阻止其黨副領袖普利波塞克(Tanya Plibersek)在香港會見民主人士鄭宇碩(Joseph Cheng Yu-shek)。鄧森多次試圖警告普利波塞克,說她在香港與此人會面,會惹惱澳洲的華人社區。

四面楚歌的鄧森,已於週二(12日)宣布退出議會和辭去參議員的職務。

在宣布辭職時,鄧森表示,這個決定是他能為工黨做的最好的事情,因為他的存在已經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 「我知道澳洲需要一個工黨政府,我不能讓我的個人處境將這種前景置於危險中。我始終把對工黨事業的追求置於首位」,鄧森說,「今天,經過深刻反思,我決定我能給予聯邦議會工黨最好的服務是2018年不再返回參議院。」鄧森說他熱愛澳洲,並稱讚肖頓是「一流的工黨領袖」。

 

中國是澳大利亞的朋友還是敵人?

之前,《澳大利亞人報》(The Australia)頭版上有文章稱,澳大利亞情報機構已經確定了十名與中國情報部門有關聯的地方和州政治候選人,這是中國干涉澳大利亞民主體系計劃的一部分。雖然,尚且沒有公佈這些政治人士的名字和消息來源,但是卻確定了一個基調:小心中國,他不是澳大利亞的朋友。

而《澳大利亞人報》在第二天,同樣是頭版上,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約翰·布倫比(John Brumby)等人鼓勵澳大利亞人記住,如果沒有中國的崛起​​,他們就不可能26年沒有經歷過衰退。這清晰而響亮的觀點表示中國有利於澳大利亞。

自從澳大利亞政府上周公布了一系列旨在限制外國對澳大利亞政治施加影響的法律提案以來,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變得緊張起來。那麼,中國到底是澳大利亞的朋友還是敵人?澳大利亞人必須明確,因為這關係到雙邊關係的經濟利益。但為什麼澳大利亞突然這麼熱烈地討論中國,除了鄧森所代表的政治原因外,還有更多的全球和歷史原因。

國防分析師休·懷特(Hugh White)分析說,關於中國,澳大利亞面臨著「一些我們國家從未經歷過的新情況」。因為「長期以來,澳大利亞一直生活在一個由我們強大的盟友英國和美國塑造的地區——從一定程度上講,全世界都是它們塑造的——我們不太習慣與那些不是我們盟友的強大國家打交道,」他說。 「我認為,你看到的一個情況是,我們在與中國這樣的國家打交道時,出現了某種程度的驚訝、迷惑和恐慌。」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副所長安東尼·布巴洛(Anthony Bubalo)也同意這個觀點。 「過去,我們主要的貿易夥伴是我們的盟友」,「商業和國家安全不存在真正的交集。現在有了。」

布巴洛說,這導致需要培養新的習慣,讓視角截然不同的利益各方展開對話。 「澳大利亞的商界和國家安全界之間缺乏真正的對話」,「雙方都沒有真正和對方交流,其實都是在越過對方說話。誰都不真正了解對方的擔憂。」

這才是為什麼,在澳大利亞很多人非常歡迎中國,而另外卻有些人貌似很愁死的原因,人們出發的角度不同罷了。

 

特恩布爾親華還是反華

很多人看到最近的新聞時,會懷疑,難道這位澳大利亞總理本人反華?但答案是否定的,相反他本人很親華。

特恩布爾被譽為澳大利亞政壇史上最有錢的總理,他自己的投資銀行公司。

1994年10月,特恩布爾在中國建立了第一家中西合作的礦山企業——河北華澳礦業開發有限公司。該項目合同利用外資1.325億美元,合作期限為25年。

雖然現在特恩布爾已不是河北華澳的股東,但在2013年之前特恩布爾曾不斷擴大所持股份。據《澳大利亞人報》報導,特恩布爾非常看好中國電商巨頭如阿里巴巴和京東在澳大利亞立足,特恩布爾還曾經幫忙發布「京東全球」。他的兒子曾經在北京學習中文,在此期間偶遇中國姑娘結為夫婦。

 

特恩布爾紅燈高亮

在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及特恩布爾本人之後,也許你會產生疑問,那麼為什麼他會發表這樣的演說。

我們已經知道特恩布爾是商人出身,商人最大的特點是務實,擅長交易,有目的性,追求利益最大化。即便在政壇上,他所有的舉動和行為也都有著明確的目的。

其實,他用中文喊話不是給中國人聽的,而是給澳大利亞的其他政客聽。因為特恩布爾已經感受到了自己作為總理,也是作為聯合黨黨魁在當下面臨的壓力。

先是副總理喬伊斯因被認定有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雙重國籍,失去澳大利亞聯邦眾議員資格,令澳執政聯盟失去議會多數地位;後又黨內地位不穩傳聞迭出,令他不得不出面力斥所謂「逼宮謠言」。

而今,悉尼本尼朗選區原本的聯邦眾議員自由黨的約翰·亞歷山大因為「國籍風波」辭職之後又在舉行補選,這一個議席將再次決定執政聯盟地位,以及他本人的黨內地位。特恩布爾似乎已經四面楚歌,別忘了,自從2010年之後,澳大利亞3位總理都是因為黨內「逼宮」而下台的,他們是盧克文、吉拉德和阿博特。

特恩布爾的這齣戲

特恩布爾所在的自由黨偏右翼、重點在發展經濟的自由黨,而偏左翼、重點在改善民生的工黨如今是反對黨。特恩布爾之前和親大陸的華人走的比較近,於是成為了被攻擊的點。

本屆澳洲政府是自由黨執政,自由黨加快了和中國的合作進程,於2015年簽署中澳自貿區協定。而反對黨工黨自然大肆渲染,通過渲染特恩布爾容易被中國間諜滲透打擊他的聲譽(起因是特恩布爾在一次宴會上請了幾個商人,包括一位英語不流利的中國商人)。原因如下:一則工黨與其很多選民並不喜歡與中國快速發展經貿合作的政策,二則西方選舉政治下反對黨本身就有為了反對而反對的傾向,三則由於普京干涉美國大選的傳聞澳大利亞國確有防止外國干涉本國政治的擔憂,四則於公於私特恩布爾確實一向親華易引嫌疑,他本人甚至在中國有大量投資。

特恩布爾的親華成為了反對黨打擊他的有效武器,他必須盡可能的撇開與中國的關係。於是他發布了這個在中國人看起來十分荒唐的聲明:通過對華的強硬態度,在本國人心中他撇開了親華的嫌疑;引用毛澤東的話並防禦性的強調澳洲的主權,措辭盡可能將不友善程度降低;中澳關係的重點從來都是經濟而不是政治,兩國對中澳經貿都有很大需求,即使政治敵對也不會影響到雙方經貿。

特恩布爾只是在自己紅燈高亮的時候演了一場戲,別忘了他是商人出身,在一個商人瀕臨破產的時候,他總會博一次,如果輸了,反正也要「破產」 ,不在乎再多賠一點,如果贏了,那麼才會「東山再起」。

 

 

「」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