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法王」再現墨爾本 政教關係值得探討

「法王」再現墨爾本 政教關係值得探討

0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

3月1日晚,在墨爾本「王朝」酒店,一位神秘人物開筵17桌,宴請墨爾本僑團領袖。這位神秘人物就是去年年末被媒體熱炒最終發表聲明退隱江湖的「祖古白馬奧色仁波切」——也就是俗稱「白馬奧色法王」的吳達鎔。在去年年末被揭發之前,墨爾本是吳達鎔最經常現身的海外城市,如今事件過去不到100天,吳達鎔再度現身墨爾本並且高調宴客,這個「前度劉郎今又來」讓人有點看不懂。

「法王」再現墨爾本

據透露,「白馬奧色法王」吳達鎔於3月1日晚在墨爾本「王朝」酒店開筵17桌, 宴請墨爾本僑團領袖。席間,除共享珍饈美味,更有「獎品頗多」的抽獎活動,顯示主人家的「巨大熱情」,似乎吳達鎔先生希望與墨爾本各界舊識重修舊好。
當然,吳達鎔先生願意與墨爾本各界舊識一叙別情,旁人也無理由干預,只是據稱,吳達鎔先生此番光臨,嘉賓仍是以「白馬奧色法王」名義相稱!去年年末,吳達鎔遭媒體群起質疑法王身份,最終在一個星期之內辭去所有職務、頭銜、榮譽和認證,與所有弟子脫離關係,並向公眾致歉。這一次「法王」重來,到底是怎麽回事?
據悉,吳達鎔先生近期又稱自己「法王」身份確實無疑,得到中國政府認可。不過,去年年末的情形,大家都曾親歷,吳達鎔先生確實是在媒體的巨大壓力下,承認自己的身份僅是一名「瑜伽士」,辭職後將「潜心修行、利樂有情」。農曆新年剛過,吳達鎔先生便又自稱為「法王」,還高調出山,真真假假,令人不安。顯然,此事不能只聽吳達鎔先生一面之詞,當晚到場的人士,以及澳洲藏傳佛教的信眾,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保持小心。

「政府認可」如何解讀

倒是談到「政府認可」這個概念,頗值得探討。耶穌基督曰過:「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宗教和政治應該相互分離,目前世界上許多國家也正是奉行這樣的原則。不過,就藏傳佛教本身而言,和政治的關係是非常緊密的。歷史上,佛教傳入西藏地區之後,經過了很長時期的發展,現代藏傳佛教的體制,基本上在清朝中前期形成和完善。乾隆五十六年,清政府派遣福康安平定西藏變亂,並且整飭藏傳佛教的規章,編成《欽定二十九條章程》,規範藏傳佛教制度以及主要宗教領袖如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等的轉世方式,確立了「金瓶掣籤」制度。1935年,中華民國政府制定《管理喇嘛寺廟條例》,除因襲清朝制度外,規定「轉世者以曾經轉世者為限」,即不再産生新的轉世活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近年來亦頒佈《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規定藏地所有的轉世傳承需中國政府的同意與認可。
顯然,藏傳佛教自清代以來,一直處於中國中央政府嚴密的管理之下,其中的「真」和「假」,也確實只有中央政府有權下最終結論。不過,通常中國中央政府處理藏傳佛教事務,都會充分考慮藏傳佛教傳統。而吳達鎔先生的言下之意,似乎是「只要中國政府認可,不合傳統也可以是真的」,顯得有點兒戲。

中國宗教環境特殊

中國是個典型的世俗國家,又是有著悠久中央集權歷史的國家,宗教問題在中國的表現形態往往和在別國不同。很多時候,宗教界雖然比較反感政府嚴格管理宗教事務,但當有問題需要解决的時候,宗教界又很自然地向政府公權力尋求幫助。
元代初期,元朝統治者崇尚道教,著名的全真派祖師「長春真人」丘處機被成吉思汗封為國師,全真派盛極一時。到了李志常掌教後期,皇帝忽必烈開始偏向佛教,全真教在皇帝主持的辯論大會中落敗,從此聲勢一落千丈,可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全在皇帝一人好惡。中國宗教對政府公權力的依賴,也從中可見一斑。
目前,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正在召開,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督促國務院加快清真食品管理行政法規的立法進程,使之儘早出臺。待行政法規出臺後,再考慮進一步上升爲法律。消息傳出,遭到輿論的强烈反對,很多人認爲,這一做法,會導致中國伊斯蘭教侵蝕世俗環境,進而導致中國穆斯林群體阿拉伯化、離心化,最終危害國家安全。本來,「清真食品管理」是伊斯蘭教內部的事情,但中國伊斯蘭教就會向政府尋求幫助,希望通過國家立法來實現,是又一鮮活例子。

「政教關係」很複雜

說回「政教分離」這件事。所謂「政教分離」,自然要包含一個互不干涉的原則,但怎麼界定互不干涉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當今世界,伊斯蘭教的問題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其中很突出的一點是,部分比較極端的伊斯蘭教人士,要求別的宗教或者非宗教人士「尊重」其宗教習慣。應該說,伊斯蘭教的這種「尊重」訴求是相當過分的,等於把自己宗教需要遵守的教條,強迫別人接受。前不久,伊朗總統魯哈尼訪問歐洲,在拜會梵蒂岡教宗時,要求將現場的裸體女性藝術品包裹起來,在法國時,又要求法國總統在宴會時不飲酒以及不食用豬肉菜餚。最終,教宗滿足了魯哈尼的要求,而法國總統則予以拒絕,當然宴會最終也就撤銷了事。

由此可見,在「政教分離」的問題上,「政」和「教」誰更容易侵蝕誰,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中國是個典型的世俗國家,改革開放之後,教育程度也普遍提高,民眾對宗教極端主義的反感和對宗教侵蝕世俗生活的恐懼舉世少見。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外界看來中國的宗教自由受到了嚴格的限制,但在大多數中國民眾看來,中國的宗教自由簡直泛濫。
近幾年,中國一些地區頻繁傳出消息,中國政府正有組織的拆除違規擴建的教堂,並且拆除一些教堂頂端的十字架,個別教會的牧師(屬於中國政府管理下的三自教會)也因一些宗教以外的罪名(比如經濟問題)遭到訴訟。但是,也就是近幾年,一些中國穆斯林組織所謂「糾察隊」,(依照所謂的《沙利亞法》)進入非穆斯林家中抄查酒類、豬肉,更有穆斯林打砸非穆斯林經營的拉麵館,都沒有得到依法懲處。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對宗教的態度很難得到民眾的普遍滿意,或許要用時間來等待中國政府作出正確的决策。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