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此地無銀26億」 談馬來西亞淨選盟4.0集會

「此地無銀26億」 談馬來西亞淨選盟4.0集會

0

文 本刊編輯部 圖 Facebook、維基百科

8月31日是馬來西亞國慶日,但這個國慶非但顯得有些非比尋常,馬來西亞也以一種特別的方式於其前夕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29日,馬來西亞政治組織Bersih成員着整齊黃衣,於首都吉隆坡組織了大規模示威遊行運動,要求涉貪污醜聞的首相納吉(Najib Razak)「下臺」,還馬來西亞人一個乾淨與公平的國家。
此外,旅居在全球各地將近70個城市的馬來西亞人也各自於其所在地舉行聲援集會。其中,澳洲便包括堪培拉、墨爾本、悉尼、布里斯班、阿德萊德等城市。約5000人參加了墨爾本的聲援行動,爲其同胞加油鼓勁。

不懼強權,「黃衫軍」來襲

整齊劃一的口號及黃衣、幾十萬參與者、全球同步的行動,無疑在上個週末將馬來西亞人民及目前與之處在對立面的總理納吉推到了世界輿論的風口浪尖。發起這一行動的馬來西亞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是由公民社會組織及政黨組成的聯盟,其前身是2005年7月成立的選舉改革聯合行動委員會,首要宗旨是推動馬來西亞的選舉制度和程序改革。聯盟的名稱在馬來語中稱作Gabungan Pilihanraya Bersih dan Adil,其簡稱、同時也是組織成員反覆高喊的口號「Bersih」即取自其中一個詞,意即乾淨、清潔,同時也有廉潔之意。其參加者均以黃色衣着及道具爲記號,並被稱爲「黃色浪潮(Gelombang Kuning)」。事件發生後,全世界媒體紛紛用了「人海」、「淹沒」這類字眼,充分形容其聲勢浩大的觀感。淨選盟於集會上提出五個訴求:自由和公正的選舉;透明、清廉的政府;異議的權利;加強議會民主制;以及拯救國家經濟。
集會前一天,馬來西亞內政部長阿末扎希將任何印有「Bersih」字樣的物品列為違禁品,但吉隆坡當日仍有估計超過20萬人到場。民眾穿上被查禁的Bersih黃色T恤,並堅持了兩日一夜之久。前首相馬哈迪攜夫人短暫的露面無疑是此次遊行的最大亮點之一。比起直截了當地表達對淨選盟的支持,馬哈迪更願意味深長地表示自己支持的是「人民」,他的夫人西蒂哈斯瑪也對活動評價爲「人民的力量」。雖然現任副首相以一種頗爲不屑的態度稱其僅出現幾分鐘,「不是個值得討論的課題」,但馬哈迪既出現於「戰場」,無論時間長短,都是迎難而上對民眾極大的聲援——要知道,充分凈選盟督導委員梁信友致詞時都已笑稱,因政府已經查禁凈選盟黃色T恤,且定性此次集會爲「非法」,因此在場所有人已經是「罪犯」——也許沒有什麼比前首相陪自己一同「犯罪」更加鼓舞人心的事情了。或者不如說,「犯罪」的威脅已經沒有任何威懾力。「我們不害怕惡法。我們擁有聯邦憲法所賦予的權利。」 凈選盟主席瑪麗雅(Maria Chin)的發言便充分說明這一點:若法律無法服眾,它便只相當於一紙空文。
示威者們的口號「納吉下臺、乾淨萬歲」將矛頭清晰地指向了現任馬來西亞首相納吉。上月初,納吉被《華爾街日報》指控侵吞國營一馬發展公司(1MDB)26億令吉(約合7億美元)後,隨即下令撤換要求其給予說明的副首相、檢察總長及九名內閣成員,終於引發爭議。政府更稱這26億令吉上來自一名中東人士所捐贈的政治獻金,卻仍無法給出捐贈目的說明。這個模棱兩可的解釋顯然無法瞞天過海,遊行過程中,民眾將「此地無銀26億」、「誰能將26億捐給我」等諷刺語句寫在地上,犀利地傳達不滿情緒。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此次民眾聲討納吉,也可稱爲是「積怨」的結果。凈選盟秘書處成員曼迪星於吉隆坡的集會上稱,大馬人民已經「受夠了納吉」。1987年,坊間便盛傳納吉曾在排華集會期間發表了「以華人的鮮血洗馬來人短劍」的言論。2008年,其擔任副總理期間,他所創立的馬來西亞國民服務計劃管理不善而致16名兒童死亡,他卻稱「死亡的不良報道應儘量減少」。漠視華人、漠視生命、漠視抗議……「漠視」,是民眾最常形容他的字眼之一。
需承認,華裔在馬來西亞受到的種族歧視論一直是值得關注的話題。2008年,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爾便在國會補選中批評「華人只是寄居,即使得權也不會平均分配財富給各族」。此次淨選盟第四次大集會,華裔的比重從最初一成五至此次八成,正逐次增加。在野黨新希望運動領袖哈達南利認爲,華裔過去曾害怕騷亂,如今這是他們不再害怕的證明。但華人社會卻也擔心有心者會將其扭曲爲華人不愛國。「寄居」的敏感仍時刻攪動着馬來西亞華人的神經;但他們於幾年間做出的努力也確說明他們在抗拒當權者強加於他們的不利因素,力圖爲民主也發出自己的聲音。

和平集會,催生新課題

街頭抗議在民主國家都已是十分常見的事情。作爲人民呼聲最直觀的表達形式,它給人造成的觀感無疑十分具有衝擊性,但分析人士指出本次集會人數仍不足以撼動政局。對此,一些參與者樂觀表示推翻極權並非一蹴而就的輕鬆差事,但通過成功吸引國際社會主義,終會等到量變積累成爲質變的結果。而瑪利雅也在演講中樂觀表示,如果還有凈選盟5.0集會,那將會是一場「人民的慶典」。這也充分說明,民眾的遊行趨於理性。比起單純的抗議和發泄,他們確也有考慮過未來事態發展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插曲是,有媒體將「黃衫軍」Bersih與同樣以黃色爲基調的「香港雨傘革命」類比,但卻在臉書招致一些Bersih成員不滿,並諷刺地表示「與香港不同,我們未給任何人造成麻煩」。示威者雖像香港遊行時一般高唱《海闊天空》,卻絲毫不願承認與香港有任何關聯或模仿之意。 「黃色在政治團體中代表自由主義者,還有注意、提醒等醒目的警示作用。」一名網友於知乎上解釋顏色的「撞車」。同爲民主運動,卻彼此不認可對方做法,結果也頗耐人尋味。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運動大多都開始以一些標誌性事物作爲標籤,自由的黃色確也是最普遍的選擇之一。
事實上,對於海外的大馬人來說,集會也許還可以有多層含義。墨爾本Bersih集會領袖之一Danesh將集會氣氛形容爲「歡樂且放鬆」,並直言雖遭遇一場冷雨,但到場人數遠超預想。他表示,集會的首要目的自然是對清廉政府的訴求,但除此之外,他很高興看到馬來西亞裔能聚在一起,爲同一個目標而團結發聲。這令他感到,爲了人們對祖國的掛念之情,也爲人們能被集體的力量所激勵,自己組織集會義不容辭。一名參加者Eric Chiang則表示,他很高興這場集會收到來自各界的支持,並在一種和平的氣氛下進行。「雖然我們離祖國相當遙遠,但我們的心仍在一起。」
納吉在集會過後的表現,則被戲稱爲如同小丑一般。他先是稱集會「僅有兩萬人」,又誓言絕不辭職,並指責抗議者民族精神「淺薄和匱乏」。不可否認的是,民族精神於政權並不等同;高呼口號反對政府的激憤民眾,也正以他們的方式表達對國家的愛。處於民主與極權夾縫中的馬來西亞,民智更多的開啓只是時間問題;而如納吉般愚弄民眾的政府也愈發難以長久。《當今大馬》表示,集會落幕後,如何以凝聚起來的人氣和政治籌碼辟出具體的政治變革之路,是凈選盟下一份不失艱難的「作業」,也確實令人拭目以待。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