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同性婚姻」與「安全學校」——大選前最後的堡壘戰

「同性婚姻」與「安全學校」——大選前最後的堡壘戰

0

「同性婚姻」與「安全學校」——大選前最後的堡壘戰

 

文本刊編輯部圖維基百科

 

7月2日的聯邦大選已經近在咫尺,關乎澳大利亞接下來走向的各項政策討論都已經趨向白熱化。上周,繼「三萬難民」之爭(見上期雜誌13頁專題報導)逐漸平息之後,有關安全學校聯盟(Safe School Coalition)的爭論又異軍突起,加之早前工黨領袖Bill Shorten曾承諾若工黨贏得2016聯邦選舉將在100天之內完成同性婚姻立法,令其與支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基督教群體間矛盾愈發難以消解。大選即將來臨,我們又應當以何種角度客觀看待這些事實?

 

LGBT的權益進程

 

安全學校聯盟與同性婚姻看似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情,但實際上二者都與「LGBT」群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LGBT是lesbians、gays、bisexuals和transgender四個單詞的縮寫,意指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群體的統稱,但在某些場合下,這一概念會拓展開來,將intersex(雙性別者)、questioning(對其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等其他小群體也涵蓋在內。

對澳大利亞而言,直至上世紀90年代,同性戀群體才逐漸獲得了同性性行為合法、軍中公開服役等多項權益,且自2009年7月1日起,同性戀伴侶與異性戀配偶也享有同等權利,包括養老金、賦稅、社會安全、勞工補償、醫藥津貼等。2004年,澳大利亞重修《婚姻法》時將婚姻限定為一男一女的合法結合,但可看出社會的爭議一直在持續——2013年,澳大利亞首都特區通過婚姻平等法,令其成為紐西蘭之後大洋洲第二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區,僅僅不到兩個月後,這一法律又重新被裁定無效。不過,一些出版物稱澳大利亞是世界上對同性戀最友好的國家之一;而近年由國會發佈的婚姻平等修正法案報告中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澳人支援同性婚姻。

再說回LGBT這個大群體。總體來講,儘管一直是極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但澳大利亞的LGBT權益自2000年代後期以來正在明顯提升,更多人也敢於在公開場合表明自己的立場、身份與訴求。這也正說明為何這個以往默默無聞的群體,似乎近年突然一蹴成為焦點話題。如今,論題的中心便是由工黨出資啟動的安全學校計劃,由於涉及LGBT議題,令其與同性婚姻一起,令以基督教人士為首的保守團體與LGBT權益宣導者的矛盾於大選前全面爆發。

 

依黨派「貼標籤」合理嗎?

 

澳洲各黨派內部對同性婚姻有不同看法。就現時最大兩黨對同性婚姻立法態度而言,工黨內部也有部分人持反對態度,而自由黨內大部分傾向反對,但普遍認為可以立法保障LGBT人士不受歧視,亦允許其議會成員進行良心投票。在這種情況下,簡單粗暴的以「貼標籤」的方式劃分人群不是簡單的做法。每名參選的議員基本都有自己專注的領域及政治訴求,即便同屬一個黨派,也未必會對一項政策持相同立場。況且,新的投票方式允許人們在投票時更為靈活,選擇自己所認同的候選人,而非根據黨派「一刀切」。實際上,這對民眾也是一項新的考驗——若想要令自己手中的權利發揮最大效用,則必須在投票前詳細瞭解候選人的具體立場與訴求再做決定。

而現時兩大黨派領袖對同性婚姻均持肯定態度,亦有不同程度的促進舉措。工黨承諾會在當選後100天內將婚姻平等法案遞交議會,而自由黨承諾若再次當選將舉行全民公投,而在2016年4月28日7hofm的廣播節目中,現任澳大利亞總理Malcolm Turnbull曾稱自己期待在公投後看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結果。「我會投贊成票,而且我期望投票的結果是積極的。」他說。事實上,就目前社會輿論趨勢來看,「LGBT權益」儼然是一種迎合多數人的政治正確,若舉行投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機會確實較大,而對此議題持肯定態度也令各黨派在此次大選中更為討巧。

另外,「安全學校聯盟」也受到跨黨派及各州多個重要單位及機構支援,並非一些媒體所指是工黨的一意孤行;同時也非強制執行,目前在全國範圍內共有500多所學校自願參與。

 

「安全學校聯盟」擔憂從何而來?

 

先說2014年于全澳正式啟動的「安全學校聯盟」。根據國家教育部網頁介紹,它為學校員工提供一系列免費資源及支持,協助他們以知識、技能與實踐理念為基礎,為LGBTI學生、員工及家庭打造更安全且富包容性的學校環境,減少歧視,以及因恐懼同性戀或跨性別者而產生的學校欺淩行為。換言之,這個項目意在令學生從早年起便有機會站在對方的立場換位思考,因此理解LGBT群體的處境,而儘量消除後天對他們的恐懼與隔閡。

這是一個促進多數人對LGBT群體瞭解與包容的校園項目。可以說就LGBT這一話題而言,現今的學齡兒童正處在時代變革的分水嶺,任何嘗試都是新的。目前,美國、加拿大等國家也有類似專案,但並未有太多經驗可供參考,而這一專案本身也還在摸索完善之中,引起擔憂並不意外。

華人的擔憂可能來自於兩方面。首先,上周在朋友圈盛傳的文章中,將這一項目原意進行了歪曲,引起了華人家長的普遍恐慌。追根溯源,其實和「三萬難民」謠言本質如出一轍。例如,有文章稱全學校原主導人Roz Ward宣導「從小培養同性戀、變性人」等煽動性言論,但之後經維州澳華社區議會的報導中也澄清安全學校原主導人Roz Ward的原話為「保護性取向多元化」。另有人將教學參考大綱中「Same Sex Attracted Experiences」、「Intersex Experiences」等標題譯為「體驗當同性戀」、「體驗當陰陽人」,但稍作閱讀就會發現,這些標題譯為「理解同性戀者的體驗和處境」、「理解雙性別者的體驗和處境」更為妥當,例如模擬一些場景,令學生感受社會對這一群體的壓迫,而絕非「令他們嘗試去做同性戀、雙性別者」。

 

從基督徒角度看問題

 

基督徒則可能有更多擔憂。大部分基督徒認為,根據聖經定義,僅有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合乎上帝旨意。而無論是安全學校計劃中所推崇的包容理解,還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訴求,都有悖這一教導的本質,亦會對社會婚姻觀念、家庭結構、兒童成長環境、社會風氣等造成深遠影響。

那麼對基督徒來講,若安全學校及同性婚姻得到政府支援,一定是令人悲觀的社會倒退嗎?實際亦有基督徒持不同態度。聖經中說,人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又說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對我們的愛就在此顯明了。站在基督徒的立場來講,同性戀不受神喜悅,但基督徒亦是罪人,沒有任何可誇口的地方,更不是阻止我們理解、接受對方的藉口。相似地,安全學校也並沒有慫恿基督徒嘗試犯罪,卻可以被看作是雙方理解的橋樑,亦有其值得借鑒的正面意義。

再說同性婚姻的問題。實際上,若說現今同性戀伴侶享有事實婚姻也未嘗不可,唯有一層「窗戶紙」——一紙結婚證沒有捅破而已。它成了LGBT群體控訴社會歧視的把柄,也是基督徒最後捍衛的堡壘。但我們需要正視的事情是:無論我們是否樂於承認,它已經成了與一個龐大群體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當社會大部分人的呼求與我們的信仰背道而馳時,硬以自己所持的宗教立場淩駕于對方的意願之上,必然于情於理都難以為人接受。因此,目前的矛盾與其說是黨派之爭,不如說無形中擴大了基督徒與外邦人的矛盾。

無論同性婚姻及安全學校聯盟最終走向何種結果,基督徒都有許多事情可做:傾聽、理解LGBT群體的訴求,傳播福音,與社會平等對話,積極瞭解各黨派觀念並參與投票等,一同參與到對社會的改變當中。反觀基督民主黨近期所發出的文章中,大多都是呼籲基督徒基於這幾個立場而將選票投給他們,但未有更多與社會發展緊密相關的議題見諸報端。無論是政治還是社會參與方面,基督徒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而聖經雅各書中說,「因為那不憐憫人的,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也值得成為每一位基督徒的警示。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