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三萬難民」謠言,是工黨危機還是社交媒體鬧劇?

「三萬難民」謠言,是工黨危機還是社交媒體鬧劇?

0

「三萬難民」謠言,是工黨危機還是社交媒體鬧劇?

 

文本刊編輯部

 

7月2日的聯邦大選已經近在咫尺,如今,各個黨派與候選人都卯足了勁在選民中贏得聲望,同時也期望給對手一記沉重的打擊。上周,工黨遭遇了其在此次大選中最大的危機——至少在華人社區的輿論中看起來如此。這件事情的起因是一則華人圈瘋傳的消息:據稱澳洲總理候選人之一、工黨領袖Bill Shorten表示,一旦自己當選,便會為已偷渡至澳洲的3萬難民頒發永久居留簽證,並在上臺後廢除自由黨所實施的難民3年有效簽證,令難民來澳後有機會直接獲得綠卡。

新聞無疑聽上去是爆炸性的,但事實究竟如何?具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固然好,但華人在這場紛爭中是維護了自己的權益,還是被當成打擊對手的「槍子」——這就需要理性思考了。

 

「鬧劇」始末

自6月16日這則消息面世以來,筆者的微信消息便呈「爆炸式」增長,可假如你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目睹整場爭端的始末,便會覺得它有些「鬧劇」的荒唐味道。先是17日,開始有人轉載出自一個微信公眾平臺的文章,其中援引一篇16日《每日電訊報》的英文報導,稱Shorten將於當選後「大赦」已偷渡至澳洲的3萬難民,並在上臺後廢除自由黨目前實施的難民3年期臨時保護簽證(TPV)。

這篇文章整體以激烈的口吻寫就,開頭便斥工黨是「嘴炮無下限(意指大放厥詞、沒有原則)黨」,「不把澳洲攪個天翻地覆不甘休」。作者將Shorten提到的三萬難民與「將歐洲各國攪得雞犬不寧」的非洲、中東難民混為一談,稱「澳洲將淪為非洲中東人國家」。此外,作者認為考慮到中國留學生、尤其是會計專業學生技術移民由於市場趨近飽和而愈來愈難的現狀,並與前幾個月在墨爾本臭名昭著的Apex幫派大部分成員據信是蘇丹裔難民出身這個事實相比,華人遭受了極大的權益損害;而「三萬難民」事件便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工黨便是引發這場不公的罪魁禍首。

文章的目的是批判難民政策嗎?不儘然。要知道,綠党對難民的態度更為溫和,但並未成為眾矢之的。相反,這篇文章採取的是「一捧一踩」的策略,針鋒相對地指出工黨與其最大的對手——自由黨的不同,並借此機會號召更多人改變風向,轉投自由黨陣營。就上文中對工黨執政後的悲觀設想,作者針鋒相對地指出,自由黨的競選口號是「停止澳洲的伊斯蘭化」,並順水推舟地呼籲「我們不想讓以後澳洲女人被迫戴頭巾,更不想讓澳大利亞變成澳大利亞斯坦」;更在文章最後直白表示「澳洲的未來命運轉盤已經落入華人手中」、「請大家提醒身邊人,投自由黨一票!」

先不論內容可信度,開玩笑地說,由於口吻太過偏頗直接,倒令它不像是新聞,而像是一篇露骨的自由黨「軟文」。如今微信公眾平臺都愛稱自己是自媒體,因而假如發佈方算得上是媒體的話,那便是將媒體的中立與客觀性拋到了九霄雲外;然而民眾也樂於買帳。為什麼?維州澳華社區議會總結稱,這篇文章涉及「難民、華人、身份、大選、留學生、新移民、工作機會、生活安全」……一系列華人關注的近期熱點,並且還將它們成功地與切身利益串在一起,因此引爆華人社區絕不意外。有意思的是,當天連工黨麾下的志願者都猶疑起來,就這一話題向候選者發問。若說不少華人此前在工党與自由黨的雙重夾擊下搖擺不定,這下可算堅決地站准了隊。

面對這樣的危機,工黨必然坐不住了。當天晚些時候,另一些華文媒體便援引Shorten的親自回應,稱這一報導完全是誤讀。Shorten指出,取消TPV不意味著會放鬆對偷渡者的監管。這部分媒體同時指出,前篇報導最大的錯誤便是對「三萬難民」這一概念的誤讀——實際上,更適合形容這部分人的詞或許是「船民」,他們與我們普遍認知中的難民不能劃上等號。而這場鬧劇,最終以工黨多位候選人發文澄清事實、另有一些微信公眾平臺發文為過激言論道歉而畫上句號。

 

「難民」?「船民」?被掩蓋的真相

真相究竟是怎樣的?許多讀者應該對去年9月,澳洲政府宣佈「在原定計劃外額外接收12000名敘利亞難民」這一新聞記憶猶新。這當時引起許多民眾的詬病,其一是財政已然吃緊的政府將為其付出大筆開銷,其二則是民眾普遍擔心的安全問題。雖然政府曾表示將會有相應的嚴格審查,但基於前段時間IS恐怖組織為全世界帶來的恐慌,加之自今年年初開始,據信由相當比例的蘇丹裔難民組成的Apex等幫派在墨爾本進行的系列搶劫行動,民眾始終對澳洲政府居世界前列的難民接收態度持保留態度。

不過,無論民眾是否買帳,這部分難民是基於人道主義計畫合法接收的難民,並會在登陸澳洲後便獲得相應的居留權與援助。而此次Shorten所提到的「三萬」難民——或者說船民,則不是這樣。新州上議員王國忠撰文稱,「船民」是未經聯合國審核而私自使用海上工具偷渡到澳洲的難民。Shorten所提出的政策,實際上是將這部分滯留多年、被關閉在外島,卻又三年未得到執政黨解決的「歷史遺留問題」難民用最快及最人道的方法處理,並不具有普遍性與可複製性。此外,在對待未來船民的看法上,工黨和自由黨持相同觀點,即確保之後尋求庇護的難民將無法通過這種方式來到澳洲。工黨目前支援合理的離岸審批程式,並支援遣返來自印尼的避難尋求者渡船;但對於這批已經在澳洲居留相當長時間的船民來說,以一刀切的方式罔顧他們的基本權益,想必也不是人道政府該有的態度——但上週刊發的文章中,這些內容被完全忽略了。

事實上,無論對於自由黨還是工黨而言,拒絕未來的船民不僅是對現有民眾的保護,更是對這部分難民的保護。船民有機會登陸澳洲,是建立在「蛇頭」草菅人命、販賣「澳洲定居權」的基礎上,更有許多難民船中途便沉入大海,令他們未能觸及「新生活」便和親人天人永隔;更何況登陸後還有可能面臨「黑戶」與遣返的窘境。因此,對於符合接收條件的難民而言,正規法律程式是最為安全且人道的手段。

 

對待難民,該用何種態度?

 

無論如何,究竟該不該接收難民?自媒體所引發的風波雖已逐漸平息,但這一事件暴露的是民眾根本價值觀的碰撞。實際上,在其他族裔社區中,《每日電訊報》的新聞並未引起如此大的反響;而華人反應激烈,很大一部分源自文章將華人移民不易與難民獲得「大赦」的事實對立起來。不過我們應當認識到,二者是完全獨立的體系,不能也不應混為一談,難民名額亦不會侵佔正常的移民配額。同時,將破壞社會公共秩序的少數人看作「難民」的代名詞,這對大部分遵紀守法的難民並不公平。試想,大陸人也常被外媒因少數人的過激舉動而冠以「素質低人群」的名號,這是許多來自大陸的同胞感同身受、並倍感委屈的現狀。若能換位思考,便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

此外,拋開各黨政策不談,我們是否有資格因為難民有可能破壞現有的生活環境,便阻止他們的到來?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我們為個人發展、家庭福祉等切實與自身相關的權益著想,這本無可厚非;但我們不僅作為宇宙中的「孤島」存在,而是同屬於「地球村」。若跳出自身所屬的階級與群體,站在更廣的層面考慮,或許幫助他人無法為我們帶來切實的利益,甚至有可能短時間內犧牲我們的福利,但長遠來看,卻可能為子孫後代留下了一個更完美的世界。而無論哪個政黨當政,都應在全民利益中尋求平衡的落腳點,否則今天心安理得享有特權的一群人,明天就很有可能因風向變化而衣不蔽體,這種搖獎一般的命運不是任何人所期望的結果。

而對涉事媒體而言,勇於承擔責任是值得讚賞的品質。雖然各方均為自己的言論付出了代價,但散播出去的謠言所帶來的後果並不是一朝一夕便能消除的。對普通民眾而言,無論支持哪個黨派或者候選人都是無可厚非的,但前提是——投出手中珍貴一票之前,應當對真相有足夠全面的瞭解,而不是人云亦云,稀裏糊塗做了黨派鬥爭的炮灰。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