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歲月留聲 / 無論離別與重逢——友誼地久天長

無論離別與重逢——友誼地久天長

0

文:李秀辰
圖:維基百科

如果需要用一首歌,來結束這個專欄,無論是筆者自己還是各位讀者,都會第一時間想到這首歌——《友誼地久天長》。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這首歌一旦響起,就意味著離別、分散。儘管如此,離別並不意味著結束,而是下一次相聚的開始。在這裡,筆者祝各位讀者健康快樂行好運,來日再重逢。

《友誼地久天長》(低地蘇格蘭語:Auld Lang Syne)可能是世界上最出名的詩歌之一,原文用蘇格蘭語寫作,意思是逝去已久的日子。《Auld Lang Syne》是18世紀蘇格蘭詩人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據當地父老口傳錄下的。這首詩後來被譜了樂曲,除了原蘇格蘭文外,這首歌亦被多國譜上當地語言,在華語地區普遍被稱爲《友誼萬歲》、《友誼地久天長》或《驪歌》。

《Auld Lang Syne》的旋律從何而來已經難以考證,但這首曲子的五聲音階旋律顯示它應該源自古老的民歌。英格蘭作曲家William Shield(活躍於十八世紀後期)在他創作的歌劇Rosina當中似乎引用過這一段旋律,但很難證明William Shield與Robert Burns之間有單向或者相互的借鑒,反而很有可能兩人的創作都來自同一個民歌旋律。

《友誼地久天長》的中文歌詞有多個版本,源自不同的年代,故此許多人通常可以哼出歌曲的旋律,但不同的人演唱時卻有不同的唱法。早期由華文憲填詞的版本,以文言文創作,並且有「指戈長白山麓」、「矢志復興民族」等詞句,顯示作者是在二十世紀早期以這首歌作為勵志青年、復興民族的意圖。後來白慕如所作版本,則轉為和平年代的畢業歌曲,以「友誼常記心中」、「開創錦繡前程」為念。而現時經常被演唱的版本,則較為忠實地反映原作的「友誼」、「懷念」之意,有「老朋友怎能忘得掉,過去的好時光」等詞句。

有趣的是,《Auld Lang Syne》本身的格調並沒有中文版本那樣感傷,在很多西方國家及香港,這首歌通常會在跨年過去、元旦來臨那一刻演唱,象徵送走舊年而迎接新年的來臨。在BBC逍遙音樂會的最後一夜上,音樂會正式部分結束後,觀眾有自發地合唱這首歌的習慣,一如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最後的「拉德斯基進行曲」。而在很多亞洲地區,這首歌經常被用來作為學校畢業禮或葬禮中的主題曲,象徵告別或結束的情感。曾經也有部份百貨公司或公共機構在臨近關門的時間,會播出此音樂,示意客人盡快離開。

《Auld Lang Syne》作為器樂演奏也經常在各種演出場合出現,比較常見的一種是蘇格蘭風笛演奏。但在現代條件下,蘇格蘭風笛演奏雖然能表現出傳統的滄桑,但有時略顯嘈雜。而交響樂團的演奏,甚至是小提琴的獨奏,反而更能凸顯這首樂曲的特色。

《Auld Lang Syne》何時傳入日本已經不可考,但最遲到19世紀後期,這首歌在日本已經很有知名度。日本國學家、教育家、歌手、詞作家、教科書編纂家稻垣千穎以《Auld Lang Syne》的旋律填寫歌詞,創作了《蛍の光》(這裡要說明一下,作者創作這首歌的時候,歌名叫作《螢》,後來改為《螢の光》,但由於「螢」字不屬於日文當用漢字或者常用漢字,故此改為《蛍の光》)。這首歌在明治14年(1881年)成為一般小學校的唱歌教材。由於時代局限,《蛍の光》的歌詞有一些日本軍國主義的痕跡,故此在戰後日本文部省重新改訂了歌詞。

《友誼地久天長》的旋律往往被一些歌曲引用或部分引用,構成副歌或者重要的間奏。在1991年12月發行的小虎隊告別專輯《再見》當中,第二主打歌《放心去飛》即選用了《友誼地久天長》的主旋律作為間奏,烘托出離別的氣氛。這首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劉虞瑞作詞的歌曲,在很長時間裡被華語地區用作畢業離別的歌曲。

《友誼地久天長》也曾被不少經典電影引用,如在著名的電影《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中,就用《友誼地久天長》作爲主旋律。而在1946年法蘭克•卡普拉(Frank Russell Capra)導演的美國電影《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的尾聲,則是在平安夜,天使在天界微笑,男主角喬治抱著妻兒,站在聖誕樹前,在親友鎮民們的簇擁下,與大家合唱《友誼地久天長》,電影由此落幕。

作為本專欄的最後一期,筆者為大家挑選了七個不同的版本,或許有些耗費大家的流量,但希望大家耐心看完,因為確實都非常好聽:

傳統蘇格蘭語版(演唱:Mairi Campbell)

傳統蘇格蘭語版和大家熟知的旋律不一樣,詞彙的發音也不一樣,但這真的就是原汁原味的歌曲。

《魂斷藍橋》電影選段

《魂斷藍橋》是大家熟知的電影,配合赫本的演出,欣賞音樂絕對是一種享受。

Auld Lang Syne(演唱:大合唱/BBC交響樂團伴奏)

最常見的跨年演出壓軸大戲,全場參與的高潮。特別請大家注意,在西方文化下,這首歌的離別之意遠遠小於華語文化圈。

Auld Lang Syne(演奏:André Rieu)

小提琴與蘇格蘭風笛的合作,一次欣賞現代與傳統兩種風格。特別要指出的是,André Rieu可是世界級的小提琴演奏家哦。

友誼地久天長(演唱:不詳)

這一版的歌詞筆者似曾相識,但又不敢保證聽過。或許這就是這首歌獨特的魅力,旋律不變,歌詞隨興。

蛍の光(演唱:不詳)

非常本格的唱法,構成非常嚴肅的音樂效果。

放心去飛(演唱:小虎隊)

這首歌的主旋律顯然受到了友誼地久天長的影響,而間奏則直接使用友誼地久天長,離愁別緒噴薄而出。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