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世情反思 16

周偉文

維州政府撥款$14.3百萬支持少數族裔抗疫

8月13日, 我參加了維州州長安德魯斯邀請的多元文化媒體座談會(當然是在網上舉行的) ,談及政府推出的$14.3百萬的多元文化社區疫症支援方案。出席這座談會的有13位多元文化傳媒的領袖,包括希臘、義大利、印度、猶太、非洲、阿拉伯等不同語言的代表。我是第一位發言,也是唯一發言的華人媒體負責人。

我告訴州長安德魯斯,維州無疑是最重視向少數族裔發放疫情訊息的政府,因為維州政府用了最多的錢,翻譯了不同語言有關新冠毒的訊息。不過可惜的是這些訊息都只放在政府網站,不懂英語的人,無法取得。政府花費大量資源聘請公關公司,向少數族裔媒體發放訊息,可惜不少媒體都已經停刊或停播,因為支持的小企業們也基本上停業,因此社區中根本沒有很多渠道可以發放這些訊息。

我也告訴州長,每一天他的疫情記者招待會都有數以萬計的人在不同平台上觀看,數分鐘後便在各大媒體網絡平台上報導,即時引來巿民評論。再在當晚電視或第二天報章上刊出,可以說,有關新冠疫情,不到24小時便傳遍主流社會。

然而在少數族裔中,情況卻未如理想。就算懂英語的少數族裔,使用主流媒體的並不多。無他,大家對這些以主流社會生活為中心的內容都並不太熱心。第一代華人看中文電視劇的比比皆是,看主流英文節目或是時事性內容的根本沒有多少。所以州長的發言,只有少數從事社區媒體的,包括我在內觀看。然而我看了,卻無人力資源把這消息以中文寫出來,即時上載到《同路人》的網站,因為我們很少扮演澳洲資訊來源這一角色。《時代報》有員工超過3000人,中文媒體可能只有三數人在工作,那有能力提供準確及即時的訊息?

政府提供的中文資訊,大概在一週後傳到少數族裔媒體,不過很多是過時及已發生了的事。公關公司要求媒體免費刊出,紙媒大多拒絕,因為成本不輕。中文網媒以微訊為主,現時競爭劇烈,不少微訊平台在中國以低薪找人翻譯及改寫訊息,結果往往內容混亂,錯漏百出,並且以嘩眾取寵態度來吸引讀者轉傳,成為假新聞及錯誤訊息的源頭。

安德魯斯州長表示明白這情況,知悉少數族裔社區得不到有用的疫情訊息,他邀請各傳媒代表向州政府提建議,改善這情況。維州首席醫官Brett Sutton教授表示,在維州不知來源的感染個案中, 少數族裔佔了很高比例,令他深感不安。Brett Sutton教授更指出,少數族裔大多沒有收到正確的抗疫資訊,政府一定要改善這情況。

維州政府對多元文化社區抗疫的重視,實在值得讚賞,州長多次撥款,雖然未必能解決問題,最少表達了誠意。其實,自二月開始,我已向不同聯邦政府渠道反映少數族裔的困難,碰到的卻是官僚的推搪失責。聯邦政府自去年12月多元文化部長David Coleman請假以來,到今天仍只是由工作繁忙的Alan Tudge代理部長一職, 在這期間,聯邦多元文化部可以說是無所作為。相比維州重視多元文化族裔抗疫,聯邦自由黨政府實在需要反省,並要為忽視少數族裔抗疫致歉。

 

維州緊急狀態

疫症持續半年,維州州長安德魯斯要求議會批準延長緊急狀態法令,由6個月增至18個月,在上議院碰到反對。在緊急法令下,維州醫官被賦予特別權力,可訂出特別措施抗疫,例如每一個人要帶上口罩,或是禁止商舖營業,又或是進行檢疫隔離等。這情況各州如是,不過在維州,這權力是有時間上限,就是最多是六個月。現時州長每四週宣佈一次實施緊急狀態,到9月13日已到半年,在沒有法例授權下,維州緊急狀態無法繼續,那時抗疫措施就要終止。任何維州居民現時都明白抗疫措施要繼續下去,只不過是否要授權州長延長緊急法一年,卻是見仁見智。

不少人覺得州長要求有一年時間,是過份的要求,因為在緊急狀態下,議會確是無法制衡州長的權力。雖然州長安德魯斯信誓旦旦地表示不會濫權,而12個月的要求只是時間的上限,並不代表緊急狀態一定會延長一年。不過人民為甚麼要授權這麼長的時間呢?州長安德魯斯確是提不出更好的原因。其實更簡單的方法,是先提出6個月的要求,在差不多6個月後,州長再提出議案延長,看來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

其實,政府要向人民負責,人民沒有必要無限量的信任政府。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維州州長安德魯斯雖然現時民望甚高,但實在沒有必要,向人民要求更大的權力和信任來抗疫。

 

走捷徑生產疫苗

世界各國政府都明白,國家能否重啟經濟發展,取決於是否有疫苗能抗疫。誰先有疫苗,誰就能首先走出經濟的低谷。大家都在使出渾身解數,來爭取最先有疫苗可用。

美國政府財大氣粗,一口氣向不同研發疫苗機構,訂下超過7億劑的不同疫苗,而且在覺得研發有成功機會時就開始生產。只要一旦疫苗得到認可,就可即時應用。這樣的安排,當然經濟上來說並不化算,因為要是所研發的疫苗最後不獲通過,所花的生產費用就泡湯了。不過美國政府分散投資,務求在最短時間內,最先取得疫苗。要是美國能因此取得經濟復甦先機,也可能是高回報的投資。

澳洲政府則選取認為成功機會高的牛津大學研究計劃,投放資源加以支持,並取得初步協議,獲得在疫苗被通過後授權生產。這是用自己的眼光,來作投資。澳洲機構也有研發疫苗,雖然仍在第二階段試驗,但萬一先行發展疫苗者觸礁,則澳洲的研發計劃仍有價值。而且疫苗發展雖然稍慢,但仍可在稍後時間生產,提供另類選擇,盼望可以降低生產成本,也算是除笨有精的投資。

俄羅斯政府則走捷徑,把第三階段試驗擴大,向國民全面使用。要是發現問題不大,這麼疫苗大量的使用,更可以說服其他國家使用,則是最先在巿場中站立得住。俄羅斯的疫苗,要是獲得西方社會的接納,可以為俄羅斯提供極大的回報。不過要人民作高風險的使用疫苗,是否道德,確是值得關注。在整個社會人的生命及經濟活動大幅受影響之下,俄羅斯政府作出如此選擇是完全可以理解。只可惜俄羅斯人民沒有選擇,他們可能也沒有知情權。要是疫苗的安全性稍有差池,受苦的恐怕也是俄羅斯的人民。

中國政府傳來在七月開始,已經把疫苗用在一些如軍人、邊防、或一些派駐在外的特別的作人員身上。這當然不能算是第三階段的試驗,不過倒是一個權宜辦法,讓疫苗能盡快被使用。不過這些是不是志願使用者,還是被強迫去使用的,卻也是值得關注的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