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妙寫人心 / 澳網女皇瑪格麗特‧考特(Margaret Court) 拒乘澳航以示抗議澳航霸凌行為

澳網女皇瑪格麗特‧考特(Margaret Court) 拒乘澳航以示抗議澳航霸凌行為

0

澳網女皇瑪格麗特考特(Margaret Court
拒乘澳航以示抗議澳航霸凌行為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網絡

她是第一個在同一賽季裡奪得四大賽事的大滿貫冠軍的女性選手;在她的職業生涯中坐擁24 項大滿貫女單冠軍、62項大滿貫單雙打頭銜,成為了甚至連目前網壇先鋒小威無法超越的人物;國際網球名人堂(International Tennis Hall of Fame)是這樣描述她的︰「世界上沒有一個網球選手可以媲美她。」是的,她就是家喻戶曉的澳洲網壇傳奇人物瑪格麗特‧考特(Margaret Smith Court)。

孩時對網球的興趣

事實上,瑪格麗特‧考特的出生背景並不能代表她未來的成功。瑪格麗特‧考特,1942年出生於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奧爾伯利一個工薪階層家庭,她是家裡四個孩子中最小的么女。父親在乳酪和黃油加工廠工作,一家人對網球這件事都沒有特別的興趣。十分幸運的是,考特家附近有個網球俱樂部,考特和小夥伴們偷偷溜進家附近的網球俱樂部,用那裡的空場地上玩耍。當考特的鄰居看到她對網球如此感興趣,就送給她一副木製的舊網球拍。七歲的考特興奮不已,把這副連自己都拿不起來的球拍精心的裝飾一遍。她和其他的小夥伴也時常跑去球場練球直到被球場工作人員趕出來,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她十歲那年。

網球俱樂部的老闆沃利拉特(Wally Rutter)看到考特經常在球場對著牆壁練球,他慧眼識中了考特打網球的天生資質,決定讓考特成為俱樂部的會員和網球課程。膝下無子的拉特夫婦願意給這個很有上進心的小姑娘提供了她父母不能給予的訓練條件。待年齡足夠大時,考特開始在俱樂部做兼職工作以獲得她的訓練時間。

即使在很小的時候,考特就決心要成為一名網球運動員,豪言壯志的說出「我要拿下溫網冠軍!」為了將來成為一個全能的運動員,考特因此訓練起來比其他的女孩子都更加刻苦努力,不僅是在網球領域,她還與其他運動員一起訓練板球、足球、籃球、壘球、中長跑等多項體育項目。

 

厚積薄發的職業生涯

隨著考特漸漸長大,拉特和當地的教練們認為她需要更好的訓練條件。他們聯繫到世界冠軍選手弗蘭克‧塞奇曼(Frank Sedgman)的澳大利亞墨爾本網球俱樂部,一開始弗蘭克並不情願接受考特這個瘦弱的小姑娘,但是經過一番考慮之後,他決定收下考特,並為她量身定做力量訓練計劃。在得到父母的同意後,考特搬到墨爾本於其他的運動員一起接受訓練。為了支付訓練費,考特還在俱樂部兼職做接待員。在其他女孩子都在憧憬浪漫愛情的年齡,考特排除一切干擾,一心一意投入到訓練當中,因為她知道她的目標是成為世界第一網球選手。弗蘭克和他的團隊根據考特的運動能力,為考特設計出全方位訓練計劃。通過訓練,教練們發現她具有強而有力的截擊能力,得益於她小時候經常跟男孩們一起比賽訓練的經歷。最不尋常的一點是,考特雖然是天生的左撇子,但卻被教練們訓練成右手持拍打球,這在當時的網壇是不常見的。

1960年,考特十七歲那年贏得第一個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後來連續贏得七座澳網女單冠軍。考特儘管可以在賽場上能展現出無與倫比的氣勢,但那時的她面對媒體,卻常常表現的不善言詞。澳網公開賽之後的一段時間,考特開始學習如何自信的面對媒體並發表言論。

在奪得1966年溫布爾登網球錦標賽女子單打桂冠之後,本應到了退役的年齡,但考特的網球事業卻未因此進入尾聲。1967年她嫁給了貝瑞摩爾·考特(Barrymore Court),並改名為瑪格麗特·史密斯·考特。1968年,她又重回賽場,並在1970年贏得女子單打網球大滿貫。1971-1977年,對於考特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個時期,她成為了4個孩子的母親。在這六年期間,她作為「媽媽級球員」,既要在各大網球賽場上馳騁,也要肩負起養育孩子的責任。即便如此困難的情況下,考特依舊憑藉純熟的技巧和過人的毅力完成生涯完全大滿貫(Career “Boxed Set” of Grand Slam titles)的三位選手之一。1973年的 「性別大戰」又將考特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她同意於曾在1939年創造過包攬同屆溫網男單男雙混雙三冠的鮑比·裡格斯進行對決。最終,考特輸給了鮑比,這一戰甚至被稱為「母親節大屠殺」。

1979年,考特被推薦寫進國際網球名人堂史冊。2003年,為了向考特致敬,墨爾本公園的一號球場(Show Court One)更名為瑪格麗特·考特競技場(Margaret Court Arena);同年,澳大利亞郵局則以她的肖像為主題製作澳大利亞郵票表達敬意。

退役之後的信仰歷程

自1977年淡出網球賽場後,瑪格麗特‧考特的人生發生了重大的轉折,她堅定不移的選擇了一條追尋基督教真理的道路,在珀斯的「勝利人生中心」教會(Victory Life Centre)成為了一名牧師。

考特的信主道路並沒有想像的那樣順利。雖說考特是出生在天主教家庭,從小是天主教徒,但她於上帝的真正關係不是從開始就建立起來的。與大多的網球運動員不同,考特沒有殷實的家庭背景,家裡生活環境也不盡如人意,考特只能與其他三位兄姐擠在一個臥室裡住。在這個破舊不堪的小屋裡,考特可以聽到隔壁傳來的各種聲音,考特的父親酗酒成性,父母經常為生活爭吵不休。當時的家裡沒有車,沒有電視,全家人能用的唯一交通工具是一輛自行車。據考特回憶說,母親甚至需要親自騎著自行車去考特父親工作的芝士工廠裡領薪水,以防考特的父親下班後拿著工錢去附近酒吧花得一乾二淨。為了躲避家裡亂糟糟的環境,考特會儘量跑到外面去玩耍,因為這樣她才能享受自由的快樂。

綜觀考特的職業生涯,我們不難發現她全身心投入在網球事業上的熱情是如此強大。因為在很小的時候,考特就明白上帝一直在幫助和保護著她,雖然她對上帝的認識並不是很深刻,但她在一切事上不論困難或成就都通過禱告來感謝上帝。正巧曾在墨爾本訓練的同行好友海倫在珀斯的「勝利人生中心」教會,考特便計劃退役後搬去珀斯居住。在1971年,考特懷了第一個孩子,許多人都勸她退下來,回歸到家庭,但她卻回應使命還沒有完成,她要成為第一個媽媽級的世界網球選手。然而,這一次她帶著另一身份重返賽場——基督徒。如果說以前她去教會的原因是害怕,她害怕不去教會的這種行為是犯了道德上的罪,自己會因此失去信仰,那麼這一次,考特似乎對信仰的有了新的理解。在同年法國比賽期間,她開始在心中大膽的問:「上帝你在哪裡?我想瞭解你,你是真的存在的嗎?」那時的她隱約的感覺到,上帝就在她身邊。也是在這一段時間,她收到朋友送給她的信主的書籍,她讀了過後很受感動,還去了教會聽講道。在職業生涯結束後不久,考特面臨了真正的信仰考驗,她患了抑鬱症,長期失眠。那段時間她覺得生活失去了意義,但卻不知道如何再次尋求到上帝的幫助。在周圍朋友的建議下,考特堅持去教會聽道,開始進行聖經學習,她漸漸發現聖經的話語可以治癒自己的抑鬱,幫助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陰影中。通過長期的聖經學校的學習,考特的家人和朋友看得了她人生的改變。之後的某一天,考特清楚的看到了上帝為她計劃的未來。最終,她響應了上帝的呼召,成為了一名全職牧師。

1983年,她獲得了河景教堂(Riverview Church)神學認證,在1991 年成為牧師,隨後建立了「瑪格麗特‧考特分部」(Margaret Court Ministries)。1995年,考特在珀斯建立了「勝利人生中心」教會的五旬節教派教堂(Pentecostal church),至今依然是這間教堂的高級牧師(senior pastor)。同時,考特的電視節目《一場人生勝利》(A Life of Victory)也在澳大利亞基督徒頻道( Australian Christian Channel)播映,考特是一個信奉「聖經的話語活動」(Word of Faith movement)的信徒。回想起之前的在賽場上的種種輸贏瞬間,以及自己退役後一度抑鬱的那段期間,考特認為是聖經改變了她的生活,讓她重新認識到人生真正的價值。

像考特這樣公開表達自己信仰,直言不諱的反對同性戀的運動員在當代的社會中是極罕見的,特別是在WTA (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這個圈子裡,一些女網運動員曾公開出櫃,這使考特於WTA之間出現了間隙。

 

因反對同性婚姻惹爭議

能與之在賽場上的豐功偉績相匹配的,還有考特如今對澳洲社會的影響力。在澳大利亞,考特因堅決反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態度而出名。在2002年,考特就曾反對西澳政府通過同性配偶與異性配偶享有同等權利的法案。在2011年,考特公開發表演說反對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正在研議的同性婚姻合法法案。

考特因這些公開言論被已經出櫃的同行批評,包括比利·簡·金和雷內·斯塔布斯等。在2012年澳網公開賽期間,曾有一個LGBT權利促進團體要求在瑪格麗特‧考特競技場懸掛彩虹旗,還要求將該場館重新命名,考特對此的回應是「這是一場『政治噱頭』」。

近日,考特因反對同性婚姻遭到支持同性婚姻者的強烈攻擊,據《太陽先驅報》報導,考特發表公開信對澳航(Qantas)公開支持同性婚姻的做法表示反對,從今後她將拒乘澳航飛機。這次事件的起因是澳洲航空的CEO艾倫喬伊斯。喬伊斯是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他強調澳洲航空有責任去維護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他認為這體現了平等價值和權力自由,還主動請願澳大利亞總理,要求頒布將同性婚姻立法。作為一名基督徒兼世界體壇名將的考特不能對此做法坐視不管。在發表於《西澳大利亞》報紙上的一封信中考特鄭重的說道:「我相信聖經裡所說的,婚姻是上帝為男人和女人之間所訂立的盟約。對於澳洲航空支持同性婚姻的行為,我只能說感到很失望,喬伊斯的言論讓我別無選擇,對於今後的旅行我只能乘坐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我愛所有人,任何時候我都會很樂意和相關的董事會談談,但不會是在澳洲航空的休息室。」考特說出了基督教的婚姻價值觀念「上帝定義了婚姻,上帝創造了男及女去互補不足,並且生兒育女。」

考特這樣的做法引來了不少爭議,澳大利亞網協立刻做出回應要與考特劃清界線稱:「尊重考特在網壇的成就,但不予理會考特的觀點。考特的觀點是她自己的,於澳大利亞網協的平等、包容性和多樣性的價值觀不相符。」甚至有人再次要求把以她的名字命名的、位於墨爾本的Margaret Court Arena體育場改名。目前,澳洲政界人士都均表示體育場的名字不會被改變。考特認為這種因表達自己的觀點而遭到社會壓迫的行為是限制言論自由的,她只是在說上帝說的話。考特表示,她將堅定不移的推進反對同性婚姻的活動,因為這個國家的基石就是建構在聖經的準則之上的。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