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妙寫人心 / 默默耕耘由低做起 ── 傅四川 香港澳洲商會澳洲全國會長

默默耕耘由低做起 ── 傅四川 香港澳洲商會澳洲全國會長

0

採訪、撰文/何懿羚
圖/受訪者提供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因越南戰爭的關係,不少人對共產政權感到恐懼,紛紛逃亡,越南難民源源不絕地離開家鄉奔向未知的國家。香港──淪為當時的難民港,這一幕幕對於今天的年輕人來說看似不真實,而今天受訪的主角──香港澳洲商會澳洲全國會長,傅四川Simon Pho便是當年越南逃亡香港的其中一員,回頭看以前自己走過的路,所經歷過的辛酸是為了更加享受日後的收成。他以行動告訴我們:出身不是奠定成就的先決條件,後天努力才是實踐成就的核心。

第一次見到傅四川是在我們雜誌社的辦公室內。我與他素未謀面,之前看到他的英文姓氏出現了平常不常接觸的「Pho」便聯想到他本人是否越南華僑,在受訪前被告知原來身為香港澳洲商會澳洲全國會長的傅四川Simon Pho是以越南難民身份到達澳洲,我不禁從心底裡由衷地佩服他,也漸漸對他的故事產生興趣。

我是難民,又如何?

1979年傅四川從越南逃往香港,在香港難民營居住了一年左右,之後重新出發,遷至澳洲生活。當時他有兩個選擇:美國和澳洲。對於逃亡的他,美國和澳洲都是一樣,在美國他有兩位哥哥,而澳洲則有一位比傅四川早到澳洲一年的哥哥。澳洲的哥哥一直游說他來澳洲,幾經思量最終他選擇了踏上澳洲這土地。「當時澳洲還是很荒蕪,不過過了這麼多年已經好很多。」以難民身分過來的他在澳洲不像其他人般順利,經歷了很多,尤其是當時環境不太好,剛到步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動手。

他憶述當年難民中有兩種人:「一種是完全很灰心,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前途,或前途一片暗淡的人,於是他們就隨便找一份工作過日子;另一種人則認為自己已來到澳洲,以後把澳洲作為家鄉,做事勇往直前,會拼命地做事。」而他,想著越南是回不去而選擇後者。當時心想第一件事是把英語學好,在英語的國度裡只有把語言學好才有機會做其他事情。

來到澳洲後,他並沒有正式地繼續學習進修,只在剛到的時候報讀了一個名為「Survival English」的課程,內容大概是教授一些在日常生活中經常運用的對話。他提及當年沒法上學的原因是要照顧家庭,儘管他們一家四兄弟已在外國,但當時越南還有他的妹妹和父母,需要他們定時把生活費寄回去,可以想像他的肩膀背負著不少的重擔。

當時他的哥哥在銀行工作,然後就介紹他入行︰「我在唐人街的ANZ打工,是我第一份銀行工作,當時甚麼也不懂,當時銀行入職要求不高,只要是懂中文和英文便可,所以對學歷要求不大。」當時從最低層做起,接著到匯豐銀行工作,他在銀行界打滾至今時今日,一步步到現在得來不易,現在在Doncaster經營一所Bank of Queensland。

他回憶起當年初來乍到的心情,直言「一個難民來到陌生的地方是非常徬徨,一定要政府資助一些本地團體,特別是心理方面,主要讓他們覺得有人在幫助他們,如覺得沒人幫助就猶如世界只剩下自己」。他慶幸自己是名越南華僑,當年和一群背景相若的人一起在澳洲扎根,像朋友一般相處,在異鄉如果連朋友都沒有,這會更加辛苦。

過程辛苦但收穫良多

他坦然從未想過轉行,因銀行業可給予他想要的東西,當時的他很想學習,「香港人的特點是『抵諗』(不怕吃虧),當你『抵諗』時老闆會看到,老闆自然看得出這個人肯學肯做,那麼他會給予你更多機會。」

「記得當年在匯豐銀行工作,當時老闆是位香港人,但我是從工作兩年後才和他合起來,因為放工時我永遠不會先走,反而我會走去敲老闆的門,主動開口問有沒有其他事情需要幫忙……當時每天我都會敲他的門,有天終於老闆開口讓我留下來幫忙處理事情,但基於什麼也不懂,甚至寫一封信也不知該如何開頭。好在銀行對每一位客戶都有獨立文件夾,於是我便參考一下」,「老闆當然知道我的水平在哪裡,他看完我寫的信會用鉛筆修改,這便是我學習的機會,他亦開始讓我看報告,縱使我看不懂整個報告,但感激有這個機會可讓我提出發問,向老闆請教。」

從什麼都不知道的難民,一步步慢慢地爬到今時今日的地位,自問經歷了很多高潮迭起,其中最為辛酸的經歷莫過於剛剛在匯豐銀行工作的時期。礙於自己難民的身分,有很多客戶看不起他,但他坦然面對自己的出身,有底氣地向初次見面的顧客坦白交待身世,從不掩飾。他認為,人們看不看得起你出決於,你看不看得起自己,出身又有什麼可怕,只要是能抬起頭挺直腰板做人,又會有誰介意你從何處來呢?
當然,剛在澳洲社會工作的他一開始在ANZ由基層做起,難免受到同事白眼,同事們都把吃力不討好的活丟給他,但他不抱怨並和自己說,「你做到的事我也做到,但我會做得比你好……抱著這宗旨做事必定會勝人一籌」。

成功需努力實幹

在銀行界打滾多年,從未想過轉行的他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一顆幫助別人的心,他亦藉此分享一下他成功心得,「比如買房子,有很多人買房子後很徬徨,於是打電話給我,問我一些關於貸款問題,以幫人的出發點去做」,對待顧客如朋友,「自己做得開心,每天上班我覺得是在幫助人」,我想這也是傅四川成功之道。

細心發現傅四川的公司沒有大肆宣傳但也能在業界屹立不倒多年,靠的是每位顧客給予的口碑,他經常對同事說「有些東西用錢可買到,有些東西是不可用錢買到,比如是聲譽」,他寧願做不成一單生意也不願意冒著破壞聲譽的風險處事,他相信即使做不成顧客,起碼能做到朋友。做人亦如是,在外工作到一個地步時讓同行的人認識你,工作自動找上門,因為別人知道你工作的方式,這樣總比在求職網站上默默地找工作來得容易。他分享年少時的工作經驗,「當時做過好幾間銀行,我不用主動找工作,而是外面的人主動找我……做事一定要慢慢做,不怕蝕底,這樣自然便會成功」。

他看出有很多人常常心大心細,還未做好本份便想著做下一件事,他覺得首先要做好本份,才着手其他事情,不能一心二用,否則只會一事無成,「當你做到一件事,其他人也會看到,做到一個地步是你想走,無人願意讓你走」,可能有人不相信,但傅四川確實地說是真的,因為他也是過來人。

進入香港商會

1995的他曾是匯豐銀行Box Hill分行的員工,匯豐在當時已是香港商會的基本會員,匯豐總會派出一個人作代表出席香港商會的會議。1995年時,老闆把出席會議的重任委託於他,於是傅四川一直參與會議直到把這工作傳給下位員工,自此以後他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離開了商會。直至2006年,當時的香港澳洲商會澳洲全國會長打電話給他,藉此探口詢問傅四川有沒有回來香港商會工作的想法,結果當然是「Yes」。

多年後重返商會一開始是當副會長,兩年後便成為了維州地區的會長,能得到全國會長頭銜屬為順水推舟,在首次接觸商會時的他沒料到往後會走到這麼遠,而當時總會長一職也有很多人選,沒有考慮有朝一日事情會向高處發展。問到身為全國會長的他有什麼目標希望在任期間達成,他堅定地說︰「香港商會是一個很特別的商會,因它有香港政府的資助,香港政府是我們的後台支持者,我們是經過貿易發展局(貿發局)而成立。貿發局帶頭,聯同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經貿處),香港投資推廣署,以及香港旅遊發展局支持。我們商會和其他不一樣,我們看到有很多華人商會注重在華人圈子內傳播,然而我們着重和主流社會的合作,希望提供平台讓香港商人與澳洲西人公司合作,成為全澳總會長後,我希望可以於這方面繼續發展。」

除了在澳洲各個城市設立分部外,在全世界29個國家也有分部,可謂是個全球化的商會,而他們定期也會派代表到香港開會,這也是澳洲香港商會特別之處。這對會員來說也是件好事,因他們可認識到來自世界不同各地的人。

傅四川希望透過香港澳洲商會能為雙方作一座橋樑,為有意打入大中華地區的公司提出建議,甚至是站在商人和政府之間為雙方發聲,讓香港政府打入澳洲主流企業;另外亦希望全澳各個分部可聯合團結起來,發揮更大的作用。

他認為香港是一個特別的地方,可以說是很重要的地方。相比中國一些開放城市如上海,香港在貿易或貨幣政策上都佔有優勢,國際都市之名並非一朝一夕可被取締。

訪問尾聲問及未來五年的打算,傅四川說只想做好全國會長一職,讓商會功用最大化。在他看來商會仍有很大空間發展,作為商會,他覺得一定要能夠幫忙公司成長,讓人覺得香港商會不是掛名而已。現在他們致力培養一些剛取得學士學位,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以他們的年紀能接觸到的範圍很少,他們一年起碼有三個活動是為這班年輕人而辦的,藉此拓展年輕人的社交圈子。

結語

有人說,一個人是否真誠可從其談吐得知,在談話間,我真切地感受到傅四川的正能量。他對工作的認真值得我們學習,並以身作則,以自己的經驗告誡年輕一輩︰做事一定要不怕吃虧,現在做的苦事最終一定有人看到。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