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妙寫人心 / 澳洲華裔Chris Pang 在西方電影上留下華人的足跡 ——「我是澳洲人,卻有着中華文化的根」

澳洲華裔Chris Pang 在西方電影上留下華人的足跡 ——「我是澳洲人,卻有着中華文化的根」

0


澳洲華裔Chris Pang
在西方電影上留下華人的足跡
——「我是澳洲人,卻有着中華文化的根」

 

採訪/撰文︰顏海倫
圖︰受訪者提供

生在一個功夫世家,以功夫電影《臥虎藏龍︰ 青冥寶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2: Sword of destiny)中「飛刀(Flying Blade)」一角為華人圈子熟悉,這名在澳大利亞出生的華裔演員名叫吳育剛(Chris Pang), 自小活在西方的社會裏,有着流利的本土口音,習慣西方的思維模式,卻又深深埋着中華文化的種子,待他長大時,愈想去發掘,並希望通過電影讓更多人認識中國的面孔。到底Chris怎麼看待功夫?又是怎麼踏上從演之路呢?讓我們現在一起看看。

家庭背景殊不簡單

Chris的父母親都是教功夫的,特別擅長詠春,所以他從很小的時候,大概四、五歲已學功夫,然而小孩子總是比較調皮和反叛,覺得父母親教的功夫是最不酷的,所以認為自己是沒有選擇地被迫去學。「課堂上已經常常要聽老師教課,回家又要『聽課』,就覺得不想學。」不過Chris也悄悄地着筆者不要告訴父母,其實他從小已經很喜歡功夫。

很多人看功夫只是動手動腳的事情,Chris卻表示學功夫不只學打交,也有精神上的領受,例如怎樣尊重別人,他覺得這一方面很有用,他提及一個很有趣的想法︰「我們除了學習打交之外,更多的時候是學習怎麼不打交。」聽上去好像有點難以理解,功夫就是要用來打交的啊。他補充道︰「最好的一場交就是根本不用打交。」(The best fight is when you don’t fight at all)他們會學習不用拳頭解決紛爭,而是用心和言語來化解。

Chris的雙親都是澳大利亞知名的功夫拳師——父親吳國樹(Barry Pang)曾師從於葉問的徒弟黃淳梁,是最早將功夫引入澳大利亞的人之一,而母親黃碧瑤 (Anne Pang) 是澳洲新西蘭全國功夫冠軍、澳洲女子自衛術創始人,1998年更獲得業界認可的最高榮譽——女子自衛術名人堂獎。然而,Chris很感恩,他的父母沒有給他壓力,反而是支持他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這對他在尋覓夢想的路上有相當大的鼓勵作用。

除了父母,不得不提的是Chris的太曾祖父黃乃裳,他曾參與公車上書和百日維新,更直接參與過辛亥革命,是清末明初的重要革命家。Chris的母親曾經為祖先出過一本書,他自己本人也聽過太曾祖父的事述,感到很有趣,幾年前,他就想過要拍一部電影,為此更寫了大綱和劇本,並屬意在中國發放,可惜題材涉及政治和歷史背景,面對不少限制,只好暫停了這項創作。

接觸華語電影

Chris在澳洲出生及成長,雖有華裔的根,卻深受西方文化影響,這本應是他獨特的優勢,卻曾令他非常煩惱。當別人問他是哪裡人時,他都會回答是澳洲人,不過對方一般不太理解,這引起他對自己身份的疑惑,於是開始了一趟尋根之旅,想去發掘更多中華文化。

小時候,他很喜歡看功夫電影,比如是知名影星李小龍、成龍和李連杰的電影。「記得那時父母常常會帶我去野外宿營,連續四天密集地練習功夫。」他一向是個坐不定的小孩,所以當其他人在練功夫時,他就去了一旁看功夫電影。到中學時,他對中國的文化更為渴求,於是看了更多中國、香港的電影,他最喜歡的是《英雄本色》。「看到周潤發、劉德華,就覺得他們很酷,他們可以當作亞洲人的榜樣,但是在澳洲,卻沒有華人可以成為榜樣。」這些電影令他感到更貼近自己的文化,吸引他更多接觸中國的文化資訊。

到2000年的時候,《臥虎藏龍》這部電影在澳洲上映,這是第一次有華語電影出現在澳洲的影院,這令Chris相當興奮,他憶述︰「我清楚記得那時候我們全家一起去看了,這是一部功夫片,亞洲的電影,講中文,在澳洲的電影院——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意義重大的一件事。」

投身電影的世界

Chris喜歡電影,喜歡功夫,讓人不禁好奇他大學唸的是甚麼,出乎意料竟是多媒體科系。原來他受喜愛藝術的母親影響,他從小就喜歡畫畫和藝術。「我不想做典型的理想職業如醫生、律師,也不愛坐在辦公室裏工作,喜歡有藝術感的工作。」他原本以為多媒體可以讓他發掘更多,給他很多自由,誰知他卻發現有很多限制,沒有很自由,也沒有所想像中那麼「藝術」。他發現很多老師心裡面早有一套標準和想法來評分,不管他的作品做得多好也沒用,讓他非常失望。在學期間, Chris有幸接到一些設計商標、網站的工作,本來滿心歡喜的他,卻遇到客戶各自要求的制肘,令他領悟到,他只能跟從老師及客戶的喜好來創作,並不能真正做自己喜歡的藝術。

與此同時,他大學時修讀了一個關於影片的科目,拍了一個小短片,這是他真正享受與覺得有趣的事情,在那時開始,他對拍電影萌生了興趣。

由於對所讀的不感興趣,Chris毅然決定放棄學業。當時他去了當電話銷售員,有次他遇上一個演員甄選團隊,在向對方銷售電話時,這個團隊表示他們還缺五個主要角色還沒找到人,問Chris是否願意隔天來參加甄選, Chris便爽快答應,他因而得到機會,為成龍的電影《新警察故事》(New Police Story)配上英語配音,他感到很興奮。

2008年,Chris對電影行業愈發有興趣,媽媽得知後馬上為他報了戲劇的課程,讓他正式學演戲,由此認識更多喜歡演戲的人,並得到老師的欣賞,推動他想試試這方面的工作。當時他得到老師引薦,接獲拍攝《入籍》(Citizen Jia Li)的機會,成為他的處男作,更擔大旗作男主角。這部電影在2011年上映,及後於2013年憑電影獲得好萊塢亞洲電影節(Asians On film)的最佳男主角(Best Actor」),其演藝的熱誠和才能已嶄露頭角。

「我可以叫自己做演員嗎?」

不過,演藝的路從不容易,Chris一直經歷了着闖蕩、嘗試。2009年,他想着自己長着華人的臉,到中國或許有更好的發展。過了半年,卻發現在中國不需要他,他們不需要有西方味道的人,功夫比他厲害的更多。於是他去了香港,在香港的經驗讓他覺得有機會拍戲,而且他見識了不少導演和製作人,其後又從他們當中聽到一個消息︰在澳洲準備把一本書拍成電影。這本書是澳洲大部分年輕人都讀過的書,主要角色是亞洲人,Chris上網找關於這部電影的聯絡人,對方要求他錄一個片段,他錄完後寄回去。隔了一段時間,對方回覆了他,表示對他感興趣,想叫他前去悉尼試鏡。當時他生活比較困乏,有點掙扎,在想值不值得因為一個試鏡花錢飛過去,電影劇組方面對他說很值得,就這樣他又動身回到澳洲。

這部電影的導演曾是著名電影《加勒比海盜1:黑珍珠號的詛咒》的編劇,製作人也參與過製作巨片《黑客帝國》,面對如此厲害的劇組,Chris更為緊張,加上很不巧,他生病了,更發了燒。甄選後他回去香港,自覺表現得很差︰「我覺得自己失敗了,我在香港小小的公寓裏,心情非常低落。」他更與朋友到泰國散心,誰知卻意外收到被錄用的消息。2009年底,他回到悉尼拍這部電影——《明日,戰爭爆發時》,是他第一部參與的大製作電影。

拍完這部電影後,澳洲的電影圈都認識Chris,「我當時有點驕傲,覺得自己會有更多的機會」,結果卻是,他待在家整整一年,都沒人來找他。Chris終於恍悟,要做演員是很困難的,在訪問中他如此說︰「我不知如何定義自己,我也不敢稱自己為一個演員。」

只可以說,澳洲的電影圈太少,拍的電影沒有太多種類變化,Chris意識到自己要更加積極。後來同樣的導演和製作人找他拍另一部戲——《屠魔戰士》(I, Frankenstein),是一部在澳洲拍的荷里活電影。為了有更多機會,他決定動身前往美國發展,因為他仍記得自己的初衷,很希望在西方社會中留下華人演員作好的榜樣(role model)。雖然美國電影市場的競爭大,但機會也相對更多,而且不同於過往比較沉悶和刻板的角色,Chris有機會嘗試更豐富更立體更有變化的角色。嘗試了一年後,他又接到一個笑片《快到不行》(Superfast!)。

終於在電影裡用上功夫

2014年,Chris萬萬都想不到,他得到拍攝《臥虎藏龍》第二部的機會,他本來就對這部電影有份情意結,可參與其中令他雀躍萬分。那時他飛到新西蘭,與甄子丹、楊紫瓊等著名演員一起演,更令他不敢置信。這也是他第一次在電影裏用上功夫,當時就跟既是導演,也是武術指導的袁和平師傅練習一個月,他坦言很累︰「我學的功夫跟電影很不一樣,我幾乎要把之前學的功夫全忘記掉,因為鏡頭裏的功夫要好看、花俏點。」雖然辛苦,但是他仍大呼很好玩,所有演員都為這部電影自豪。相信看過電影的人必定對當中Chirs所演的,與兄弟好漢誓死護衛青冥寶劍、具有俠肝義膽的勇士 「飛刀(Flying Blade)」一角印象深刻。

談到與甄子丹、楊紫瓊這些名演員的合作,Chris指甄子丹是一個很有經驗的演員前輩,雖然他非常有名氣,但沒有生人勿近的距離感,反而很親切,也會提攜後輩,他記得在等拍戲的時間裏,甄子丹會跟其他人談天。至於楊紫瓊就像是一個大姐姐一樣,會帶大家去吃飯,有次Chris想在周末去吃生蠔,楊紫瓊也沒有架子的很想一起去。能與他們的合作, Chris感到很幸運,也獲益良多。

問到Chris會否擔心拍電影也需要滿足導演的要求,而失去了演繹的自由呢?他這樣回應︰「拍電影時,整個劇組都會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我們都有機會跟他談話、討論。導演不是一個提供意見的人,他反而是多去聽,歸納不同的意見,並且有效地促進創意的自由。」

未來的演出令人期待

最近,Chris剛拍完一部電影叫做《瘋狂的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準備在2018年上映。由於他剛剛拍攝完,所以記憶猶新,很難忘。Chris強調道︰「這是一部荷里活的電影,演員卻全是亞洲人,對上次荷里活出過全用亞洲人的電影已是1993年,所以這部電影很重要。」電影是按一本書拍攝的,這本書本來就很暢銷,楊子瓊也有份出演,又以亞洲年青演員為主,國際熒幕上有機會看到更多的亞洲人,確是讓人非常期待。

筆者與Chris訪問當天,他一直都彬彬有禮,帶着謙卑溫和的態度說話,相信過往的挫折和挑戰給了他不少的歷練,也相信這些經歷會讓他在演技上愈發成熟,我們祝願他毋忘初心,代表中國人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亮。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