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妙寫人心 / 愛裏沒有懼怕 ——訪問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學家Bernie Power

愛裏沒有懼怕 ——訪問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學家Bernie Power

0

愛裏沒

——訪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學家Bernie Power

採訪/撰文︰顏海倫

圖︰受訪者提供

說到伊斯蘭教和穆斯林,你會想到甚麼?穆罕默德?麥加朝拜?包裹全身的女人?不吃豬肉?在信徒人數上,伊斯蘭教是世界第二大宗教。很多人因着對他們的不了解,加上伊斯蘭國(ISIS)的肆虐,會對他們感到懼怕,但宣教學家Bernie Power卻願意走進穆斯林群體中,傳揚基督教的福音,也是愛的福音,告訴我們愛是不會因宗教不同而改變。

到中東作宣教士

Bernie 在1952年出生於悉尼,1970至1974年於悉尼大學化學和數學系畢業,原是一位科學老師。原本平淡的生活卻在上帝的感動帶領後變得不平凡。他於21歲時信主,聽取了福音之後,認為這是一個很美妙的信息,很想讓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大好的消息。有一次,有位由中東來的宣教士分享個人經歷和中東裏面的福音情況,以及穆斯林對福音的認識,他得知中東非常缺乏宣教士,很多人都會到亞洲、非洲、南美等地方傳福音,卻甚少基督徒前往中東地區,他聽後備受觸動,認為當地有很大的宣教需要。1975年,上帝感動Bernie,促使他參與到穆斯林的宣教事工中,從那時開始,他便研究起伊斯蘭教來,為宣教作準備。

當了幾年科學老師之後,Bernie來到墨爾本,並在墨爾本的神學院唸神學,積極裝備自己。他也在那時候結了婚。1986年,他正式被宣教組織「Interserve」差遣前往中東地區,在21年的宣教生涯中主要去了四個穆斯林國家,包括是巴基斯坦、約旦、阿曼和也門。為了能跟穆斯林有更好的溝通,以及更直接地分享福音,Bernie分別在1986年於巴基斯坦學習烏爾都語(Urdu),和在1991年於約旦學習阿拉伯語,兩種語言各學了兩年,他苦笑說,學習語言對他太太來說比較容易,他卻感到很困難。最近,《同路人》將福音光碟《Eternity》翻譯成不同語言,除了翻譯成中文及以華語配音之外,也找來Bernie幫忙翻成阿拉伯語,希望讓不同的群體也能接觸基督教信仰。

傳福音靠「愛」

在穆斯林為大多數的國家中,人民生活並不快樂,在全球幸福指數排名中,這些國家通常是最底的,Bernie指這是源自貪污常常發生,曾有一個成績很好的學生,被考官賣掉成績給另一個學生而進不入大學,加上暴力時有發生,人民感到沒有保障。傳福音十分困難這自不用說,特別是大多數穆斯林都是一出生便歸信伊斯蘭教。不過,Bernie問過很多穆斯林,他們其實很多都不知道信奉着甚麼,信仰對他們來說只是跟從家族的一種習慣或傳統,即便如此,要動搖他們固有的觀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Bernie在這些國家主要的工作是當英語教師,而太太則在診所作醫護人員,問到他們主要的傳福音方式是甚麼,他說他們會藉着一些節日邀請穆斯林一同聚會,以說故事的方式,先從《可蘭經》開始,再跟他們講述《聖經》,由於《可蘭經》只視耶穌為先知,與《聖經》所言不同,有些人聽後會很憤怒,不希望Bernie再說,有些則表現得漠不關心,但也有些人聽完很開心,想對基督教信仰了解更多,這時候Bernie就會跟進他們,與他們有更深入的接觸,由此帶領他們信基督。

不過,在中東本土並不能輕易改變信仰,Bernie表示,穆斯林最大的掙扎是社會壓力,一來要面對其他人的目光和指點,另一方面要面對政府的打壓,如要面臨坐牢或丟失工作等,所以有過千名Bernie所知的穆斯林都是移民去其他國家如歐洲、澳洲才轉信基督教的。在伊斯蘭教中,穆斯林須非常努力去滿足他們的真主阿拉,看重的是靠着良好行為來得救。對於他們轉信的主要原因,Bernie說︰「他們多是受愛所感動而信基督的。」而這是基督教信仰最獨特與重要之處。

在危險中的掙扎與堅持

多年在穆斯林國家中居住後,Bernie覺得穆斯林都很友善,然而政府卻不,由於這些國定並不允許有人傳達其他宗教的福音,他曾被政府要求離開,有次是三天內要離開,有次是一星期內要離開,若他不離開有機會被送進監獄。更嚴重的情況是,他更試過被恐怖份子威脅要殺死他,不過幸運地,Bernie並未受到傷害,但也坦言是經常活在危險之中。

Bernie不是隻身前往中東宣教,他不但帶着妻子,更有兩個兒子一起,他們當然渴望安穩過活吧,Bernie也坦承多次萌生放棄的念頭,這也是人之常情。然而他還是堅持下來,因為他確信這項工作是上帝感動他去做的,是祂所託付的使命,同時在這過程中他不斷經歷上帝對他的愛和保護,感到祂的恩典何等美好,讓他在患難中仍能忍耐、仍能歡喜快樂。不只如此,他對穆斯林有一份愛心與憐憫之心,他看見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很迷失,所以很想把福音帶給他們。

放下恐懼 學習去愛

說到恐怖份子,很多人都會認為它們就等同於伊斯蘭教的形態,研究了伊斯蘭教40餘年的Bernie向筆者娓娓道來它們的由來。其實伊斯蘭教中有大概15%是激進份子,其中只有1-5%是極端及暴力的,傳統的伊斯蘭教徒佔據了大多數(70%),還有15%是自由主義者。他們因為對《可蘭經》有不同的解讀,以及跟隨不同時期的穆罕默德的做法,而採取不一樣的主張來實踐他們的信仰。

Bernie說,根據伊斯蘭教的記載,作為伊斯蘭教先知和靈魂人物的穆罕默德於早期,即是公元570-622年,於麥加傳道,當時的他非常和平,但勢力很薄弱,且常受到逼迫。到了後期,公元622-632年,穆罕默德遷移到麥地那,在那裏他為了壯大勢力,變得暴力起來,甚至以武力攻克麥加。Bernie歎道,是權力令其改變。極端的恐怖份子認為,和平時期的穆罕默德很軟弱,但採取暴力的他卻變得強大,所以他們認為要跟隨穆罕默德後期的做法。

當現今我們活在ISIS帶給我們的恐慌之下時,我們有何出路呢?基督教的信仰沒有教人發起戰爭,也沒有叫信徒以惡還惡,相反耶穌教人「愛你的仇敵」。Bernie特別鼓勵人當接觸穆斯林時,嘗試放下懼怕的心,向他們表達關愛,就如《聖經》所言︰「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4:18)。

回澳後成為宣教學家

2007年,Bernie的二兒子滿18歲,他和太太希望讓他回去澳洲讀書,所以他就結束了21年的宣教生涯,回到自己的家鄉——澳大利亞。回去之後,他又修讀了伊斯蘭研究的神學博士學位,同年成為宣教學家。你可能會疑問宣教學家到底是甚麼?其實他們是宣教事宜的專家,而通常會教授相關知識的人,Bernie認為自己長時間的宣教實踐經驗,以及其在神學及伊斯蘭教領域的學習對他擔任宣教學家很有幫助。這也意味着,他仍然持守上帝給予的感動,繼續推動穆斯林的福音事工。

Bernie分享道,澳洲約有50萬人是穆斯林,他曾問過他接觸的穆斯林,得知主流社會對他們的態度大多是接納的,只是當這些穆斯林在工作上表現不理想時,他們或多或少也會受到歧視。Bernie現時每周六都會和他們接觸,他會在墨爾本市中心Swanston Street擺放三張桌子,設立一個小型街站,寫着「Jesus Loves Muslims, So do we」(耶穌愛穆斯林,我們也是),歡迎穆斯林過來談天,他會預備一些見證分享和福音的信息派發給前來的人。Bernie說,他有時也會與穆斯林作公開的信仰辯論,當然這種辯論一般不會有甚麼結論,也不可能改變對方的看法,但他相信通過辯論,他有機會分享基督教的信仰,說不定能藉此默默影響聽眾。學術研究方面,Bernie除了在神學院教書外,他也出版了三本書,有一本書講述耶穌和穆罕默德,這本書更被翻譯成中文,通過「歡欣華人基督徒傳播中心」出版;另外兩本書則以穆罕默德的「聖訓」(Hadith)為題;現時他在寫第四本書,關於《可蘭經》。

筆者本以為Bernie已沒有再到海外宣教,他卻指他仍有到中東去,不過主要以短期宣教為主,在今年一月,他就通過「Interserve」帶隊到約旦,做着傳承和引領的工作,希望能使更多基督徒了解中東的需要。

後記︰宣教士的孩子

Bernie有兩個兒子,哥哥是在澳大利亞出生,弟弟則生於巴基斯坦,他們都在中東成長,但從未意識到死亡的威脅,反而享受刺激和快樂、飄泊海外的生活,他們做過很多有趣的事,例如是養過猴子,也可以隨心所欲地玩。兩個兒子自小與穆斯林小孩一起玩,也在中東生活,當他們回到澳大利亞,需要時間去適應,特別是從貧窮的地方到達富裕的國家,必定會有一些衝擊,但與此同時也擴闊了他們的視野。

哥哥是個很委身的基督徒,一方面做着安置難民的工作,另一方面在澳洲也藉着與穆斯林接觸,做着宣教的工作。然而,弟弟卻離開了神,因為他自己的想法與上帝的旨意產生衝突,Bernie會繼續為兒子禱告,就如傳福音給穆斯林,相信改變人心的只有上帝。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