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妙寫人心 / 國家生化安全戰線的無名守護者 ——國防部國土生化恐怖襲擊預警任務領導者劉偉民博士

國家生化安全戰線的無名守護者 ——國防部國土生化恐怖襲擊預警任務領導者劉偉民博士

0

採訪/撰文:嚴程鋮、戴智傑
圖:由受訪者提供

在很多的英雄漫畫或電影中,當中的英雄主角自不然被視為該城市或國家的守護者。但事實上,在英雄背後,往往有一支極其出色、卻又不為人知的團隊,為英雄們的行動作出資料分析和對策。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常只會把「英雄」,「守護者」等名譽加在軍人、警察和消防員等前線人員身上,往往忽略了在他們背後,有一班正埋頭苦幹的研究人員,在暗中保護我們的國家,免受一些的疫症、甚至是生化武器的入侵。今期《同路人》邀請了在國防部工作、主要研究疫症和生化武器對人類影響的劉偉民博士,讓他和我們分享一下他的工作內容和對疫症與生化武器的見解。

劉偉民博士(Dr. Tony Lau),在香港出身長大,大學時在香港中文大學主修生物,副修生化。完成學士學位後,繼續在中文大學進修碩士學位課程,研究重金屬對人體的影響。在80年代初,劉偉民博士獲得獎學金,於是他便到墨爾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在完成博士學位後,他獲得一個機會,在澳洲國防部工作,於是他便決定長留澳洲,並在國防部渡過了三十多年的寒暑。

 

防備生化恐怖襲擊

相信大家對國防部的印象,大多停留在電影世界給予了我們的觀感,是非常神秘和威嚴的。當然國防部有它本身的架構和制度,所涉及的資料亦大多須要保密。但幸好劉博士身處的部門,所處理的事項和資料有些需要保密,但也有必要向大眾披露一些情況,故他可以介紹一下他的工作。劉博士在國防部的國防科技小組(Defen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roup)工作,主力研究如何防備生化恐怖襲擊。

他說:「簡單而言,我的工作和公共衛生有關,主要是要建立一個有能力去預防和監察傳染病發生的安全網。因為國防部要對生化武器有一個準備,以防有恐怖主義者用生化武器去攻擊國防部軍隊的設施和人員,甚至對國家保安造成嚴重的影響。」當然,會發生生化武器襲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一旦發生,它對整個國家、甚至是整個世界的影響就會非常巨大。故此、國防部必須防患於未然。

有關生化恐怖襲擊的個案,歷史上亦發生過不少,那在澳洲發生的機會大嗎?劉博士坦言指他並不是情報方面的專家,故此他不能作出評論。但劉博士指一般情況下,他們會對某類的細菌特別專注,例如天花、鼠疫或炭疽桿菌等這些傳統被用作恐怖襲擊的細菌,他們都會有一定的研究和準備,故有信心能防止這類的生化恐怖襲擊。劉博士指:「大多曾被用作恐怖襲擊的細菌,現在在全世界可能已經不存在,亦只有少量樣本在某些國家保存著,但現在仍不能百份百保證安全,恐怖分子是有機會從黑市市場購買到細菌樣本,再加上現今的生物工程技術非常普及,恐怖分子往往能想出一些超乎正常程序的方法出來。」所以可以說,劉博士和國防部的工作仍非常艱鉅。

自然產生流感比生化襲擊更危險

生化恐怖襲擊固然非常可怕,但劉博士直言指自然產生的流感卻比生化恐怖襲擊危險得多。因為會發生生化恐怖襲擊的可能性較小,而國防部基本上已經對生化恐怖襲擊所用的細菌有一定的研究和認識。但是對於一些自然產生的流感,能掌握的資料卻少之又少。故此,國防部亦將部分重點轉移到公共衛生的領域上。

生化恐怖襲擊可以靠情報人員防止,那自然產生的流感又如何可以預防和監察呢?劉博士說:「我們主要是靠數學上和邏輯上的推論,例如有醫生發現有特別的病毒在病人身上發生時,會將資料交給衛生部,而衛生部再將資料提供給我們國防部。那我們會透過一個精算的方法找出一個或然率出來,在一個可以說是不穩定、大海撈針的情況下,找出事發的地點、時間,再推測有可能爆發流感的高峰期和受影響人數。」劉博士指他們設計的程式,可以在爆發流感高峰期前六至八個星期,準確地預測下來,而這程式亦被維州政府正式考慮接納。

近年,世界各地都爆發不同的疫症,例如非洲的伊波拉病毒、韓國的中東呼吸綜合症及近期在巴西爆發的寨卡病毒。自然產生的流感和生化恐怖襲擊不同,生化武器通常由專門的人士帶著病毒樣本入境,在入境時海關仍有辦法防止。但自然產生的流感,通常是經人感染後,由人體帶入境內,因此要在入境時監測得到會是非常困難。今年是奧運年,相信有不少澳洲的運動員和民眾會到現場參加這項盛事,可是舉行的城市——巴西的里約熱內盧卻爆發大型的寨卡病毒,那豈不是會很危險嗎?劉博士指說:「這是由衛生部負責,但通常從這些地方回來的,都會要求他們填寫表格,以便將來如真的發生任何問題時,也有根源可以調查得到。」

部門與部門合作共設衛生安全網

像在澳洲那麼大的國家,需要不同部門負責不同的範疇,才可把所有事情都管理得妥妥當當。可是,如果部門與部門之間欠缺溝通和合作,說沒有辨法讓整個國家順暢地運作起來。那如果澳洲真的不幸地爆發疫症,那國防部當然也會和衛生部緊密合作。劉博士首先指明,國防部最主要的職責,是負責軍人免受生化武器襲擊或在極端天氣下的身體安全問題等,在社區爆發疫症,會是衛生部的工作。但當然,衛生部如向國防部尋求協助,國防部亦非常願意提供相應的資源。劉博士說:「政府部門之間有一個承諾和諒解的共識,正如發生大型的天災時,軍隊亦會派出軍人出來協助救援。如真的發生大型疫症時,國防部當然會提供資源來配合。」在電影世界裏,經常都會有以疫症為題材,當中亦經常會有軍隊封鎖城鎮的場景,那現實中又有可能會發生相同的場景嗎?劉博士笑說:「我也是從電影中得出這概念,但我不是專家,我不能給出一個專業的見解。」

的確,我們要把一條又一條的線結合,才可形成一個滴水不漏的安全網;國家的衛生安全網也是一樣。可是一個安全網能抵擋外來的入侵,但是在內部衍生出的病毒問題,那又如何可以解決呢?劉博士指澳洲政府簽了約定,所以絕不可能發展出生化武器出來。而在國防部的病毒樣本,每年都有外來的專家檢測其安全性,故市民大眾可以放心。而恐佈分子的確有能力在境內製造生化武器,這亦是各地政府所關注的問題。但就機率而言還是很小,故我們也不用太過擔憂。

醫學世家心繫香港


劉博士的學歷和工作成就卓越非凡,想不到他的家人亦在醫學界中各佔一個領域。劉博士在香港已認識的太太,在醫院擔任X-Ray放射性檢查員;他的兒子亦在醫院內擔任醫生,而女兒則仍在求學,主修營養學。劉博士笑言指從來沒有影響其子女的取向,亦想不到兒子最後會走上醫學這領域,相信一家人會在同一領域上感興趣,是巧合多於是故意營造這氣氛。

劉博士自言指自己沒有太多其他的興趣,聽音樂、閱讀、打乒乓球已經是他最大的娛樂。不過,因他是中文大學出身,故此經常會和在澳洲定居的中文大學校友聯誼。而在劉博士擔任校友會主席期間,亦會和香港經貿辦事處合作,在某些特別時刻如香港舉辦奧運馬術、回歸十年等,於澳洲舉辦一些音樂會,用另一種方式去慶祝。明年是香港回歸二十週年,劉博士亦指有計劃和香港經貿辦事處合作,舉辦一些慶祝活動。看來劉博士雖然已經在澳洲生活三十多年,但相信在他心中,香港仍有一定的地位。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