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同遊四海 / 攀登烏魯魯(ULULU) — 艾爾斯岩

攀登烏魯魯(ULULU) — 艾爾斯岩

0

攀登烏魯魯—艾爾斯岩

圖文:John Hutchinson

編譯:田田

John Hutchinson是我認識多年的舞友,為人斯文,温柔敦厚。然而,人不可貌相,出於意料之外,他竟有冒險好勝的一面。今年冬天,單人匹馬,長途跋涉,由墨爾本駕車遠征艾爾斯岩,搶登烏魯魯。以下是這次遠遊的經歷,且聽他娓娓道來。——譯者

View post on imgur.com

艾爾斯岩Ayers Rock,位於北領地西南角,臨近澳洲地圖的中央,是澳洲聞名於世的地標之一。艾爾斯岩同時也稱為烏魯魯ULURU,這是澳洲土著Aboriginal的名字,Aboriginal生活在這塊土地上超過一萬年,直至1870年歐洲人William Gosse發現這塊岩石,並以當時南澳總理Sir Henry Ayers姓氏命名(斯時北領地是南澳一部份)。艾爾斯岩是最常用的名字,尤其在國外,現在官方的正式名字是烏魯魯–艾爾斯岩。1950年艾爾斯岩成為國家公園,1995年正式改名為Uluru-Kata Tjuta國家公園,彰顯土著傳統的擁有權,以及與這塊岩土的密切連繫。

 

當我同意寫這篇文章時,我被要求不僅僅寫攀登的過程,且要包括我的所思所感,以及選擇烏魯魯的因由。以往我大多數的旅行,都是注重旅程多於目的地。我第一次去那個地方,是去愛麗斯泉Alice Springs,40年前,1975年乘坐一種名為Ghan的古老火車,旅程最後的1060公里,時速60公里,緩慢然悠閑。雖然仍然可以駕駛四驅車,沿着現在名為Oodnadatta Track的舊鐵路線,前往那個地方;不過這次我挑了一輛普通房車,選擇與新火車線平行,約200公里行程去西部的Stuart Highway公路。除非你極之鍾情穿越澳洲內陸,欣賞遙遠的窮鄉僻壤,否則的話,沿途的風景定令你懨懨作悶:綿延數百公里光禿禿的紅土,無山無水,幾乎沒有樹;只見紅沙一片,數棵濱藜科植物(多爲一年生草本或小灌木植物——編者),一些乾涸的河床,以及平均每200公里出現一間的旅館。令人較感興趣的,是探索出產澳寶的礦產小鎮Coober Pedy。

 

經過多番自問,我發現的確有許多前往烏魯魯的理由,主要是觀賞大自然的神奇,以及岩石塑造的特殊地貌,而最最不可抗拒的是——我要爬上艾爾斯岩。這次的旅行,為的絕對是目的地,而非旅程。

 

由墨爾本東部馳往艾爾斯岩,途中繞經Ouyen、Renmark、Port Augusta和Coober Pedy等地,需時5天,總括來說道路非常完善,尤其是由Port Augusta穿越澳洲中部至Darwin的Stuart公路,雖然不是雙線行車,但路面寬闊,能夠輕易馳經或者爬越Road train馬路火車(一種有至少三節車箱的巨大貨車)。一旦進入北領地,最高時速增至130里。在距離南澳邊界約110公里的Erldunda旅館處,轉入Lasseter公路,Lasseter公路雖不似Stuart公路那麽寬闊,一樣建設完善,時速為110公里。最好在這裏入滿汽油,標準無鉛汽油$1.98一公升,越往西走,油價越貴,在Yulara是$2.25一公升。沿着Lasseter公路大約開150公里,Mt Connor就在眼前,這座Connor山,山頂有若一張桌面,懸崖陡直,山地平坦,距離艾爾斯岩120公里,雖然兩者一點都不相似,卻常常被誤會為艾爾斯岩。大約一個鐘頭後,我到達了Yulara。

 

Yulara離艾爾斯岩20公里,是Uluru-Kata Tjuta國家公園的服務中心,又是艾爾斯岩的舊城,有一個飛機場、各種等級的渡假屋、五星酒店、沒有電力供應的露營場地。我在Yulara停留一夜,第二天出發前往艾爾斯岩,這是一個清凉有陽光的冬日,風很小,小至無風,最高氣温懾氏18度,這種天氣最適合爬山。艾爾斯岩海拔863公尺,由地面計算高348公尺,攀登徑長約1.6公里。雖然這是一個很短的攀爬,但需要很大的體力,且具危險性,任何人體力不勝任,患有眩暈症、受醫療條件限制劇烈運動,都不應嘗試。自1951年至今,已有35人因攀登艾爾斯岩而死亡。

 

由於上山及下山僅需兩個小時,準備的東西不須太多:一頂帽、太陽油、至少一公升水、鬆身舒適的衣服、堅固輕便,能緊緊吸住岩石表面的鞋。根据自己的經驗和能力選擇攜帶物伴,越輕便越好。沿途及岩頂都不設垃圾箱,因此每一件帶上山的物伴,必須照樣帶下山。

 

第一階段的爬山,由山脚至安全鍊的80–90公尺,極之困難,因為我的一雙脚,止不住地往滑下。若非見到前面安全鏈處有幾個爬山的人,我就會放棄了。我覺得他們做得到,我也能做得到。我慢慢開始爬,但山路漸漸陡峭,而能攀扶的東西卻極少。幾個星期前下了大量的雨,把岩石洗得一乾二淨,變得又乾又平又滑,在抵達安全鏈之前,有好幾次,我逼得四肢投地,雙手雙脚匍匐爬行。安全鏈是一連串鐵鏈懸掛在嵌入岩石的鋼柱上,約有150公尺長,此處地勢最陡峭,也最需要忍耐力。中途停下來休息,會給你自己以及其他爬山者添麻煩。如果你一定要停下來喘一口氣,又沒有離開鐵鏈位置,其他的人要麽鬆開緊握鐵鏈的手,繞過你而走;要麽踩着你的身體向上爬。爬到鐵鏈的頂端,山路開始扁平,我有機會稍息一會,飲一口珍貴的飲料。之後再有另一段鐵鏈,這時幾乎是垂直地攀爬,幸好僅有5公尺路程,烏魯魯岩頂便到達了。從這裏到最高之處,山路沒那麽陡,我花了25分鐘。岩頂表面凹凸不平,佈滿裂縫,山脊起伏呈波浪狀,還有一些由侵蝕造成的奇怪地形。沿途畫着斷斷續續的白線,表明最安全最容易的路線。白線到達岩頂之處,有一塊形似垃圾箱的石頭,上面放着一個銅指南針。令人驚訝的是,岩頂竟然可以收發手機訊息。

 

我在岩頂停留了半個小時,一窮千里目,這是令人驚喜振奮,難以忘懷的經驗。四面八方的風景極之獨特,Kata Tjuta國家公園,Mt. Olga山壯觀雄偉,引人入勝、Yulara沒有高樓大厦,似乎隱沒在紅土裏、艾爾斯岩的另一邊,數百公里不見人間煙火,無邊無際,一片廣漠。下山相對來說較為容易,只用了40分鐘。當我到達鐵鏈之處,感到大腿有若灼燒般疼痛,有時我運動過度會有這樣的反應。為避免這痛苦,我嘗試改輕雙腿的壓力,大力拉着鐵鍊,模擬沿繩下降法,身子倒後退卻,這樣下山便容易多了。

 

雖然攀登烏魯魯是我此行主要目標,但觀賞日出日落也在計劃之中。下山後我去了30公里外的Kata Tjuta和Mt. Olga,Olga山是一組圓墩岩層,高546公尺,較艾爾斯岩高198公尺,圍繞Olga山有很多有趣的路可行,遊覽Olga山,與遊覽艾爾斯岩,對於我,具有同樣的意義,隨後便回艾爾斯岩觀日落。紅日西沉,遙望暮色中的烏魯魯,隨着最後一抹餘輝瞬息萬變,這是大自然光的演出,是我首天行程最合適的終結。我頓覺萬分舒坦,再無任何對自身必須實現的承諾。

 

開始寫這篇文章時,我在網上做了些功課,確保所提供的資料和數据正確無誤,沒多久即發現,攀登烏魯魯是一項頗有爭議性的事。離開墨爾本前,我知道攀登烏魯魯是許可的,但並不受鼓勵;之所以不鼓勵,我認為是因為若從岩上滑下,會造成嚴重的損傷,甚至生命危險,原來這只是一部份理由。當地土著守護者屬意所有遊客不得攀登烏魯魯,因為攀登烏魯魯,會穿越土著的神聖之地,冒犯原居民傳統文化,土著希望遊客尊重他們的律法。當日若果我参加了導賞團,或者事前参觀當地文化中心,又或者剛巧經過適當的標識,仔細閱讀不得攀登的告示,否則,任何人像我這樣獨自行動,很難留意到這一點。我期待自己會再次旅遊澳洲中部,若果我再次來到烏魯魯—艾爾斯岩,必定尊重原居民的願望和傳統律法,不再攀登這塊神聖岩石。

 

6-12-2015

(Visited 90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